探访网易奥运捐赠学校:圆流动儿童的上学梦想

2012-06-19 10:00:55 来源: 网易体育
0
分享到:
T + -
网易奥运推出的运动无时限活动目标达成,网易奥运也将启动“网易少年体育激励计划”,九月一号网易将向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吉庆庄的明圆小学捐赠体育设施。

网易奥运龙培培6月19日北京报道:

在来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吉庆庄的明圆学校采访前,记者特意在手机地图里搜索了一遍,但在目的地一栏下的所有词条中都没有出现这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名字。

早上,几经问路之后,记者才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胡同里找到了这所学校。铁质大门、砖制的平房、高耸的烟囱、开裂的篮球场地、简易的石质乒乓球案子一下映入眼帘。和相距不到1公里外的公立中心小学那漂亮的校舍相比,若不是正在课间玩耍的孩子们发出的笑声和叫声告诉你这是一所小学,你甚至会觉得这只是一片小平房。

为了20万流动人口儿童也为了自己的孩子

校长张歌真老师接待了我们,从人进人出的校长办公室出来,他找了一间相对安静的大办公室接受了网易奥运的采访。1995年6月12日,明圆学校的前身“务工经商子弟学校”在北京市圆明园内建立。创办这个学校的来由是因为当年来到北京的张校长在为自己的孩子办理入学时遇到了很多的麻烦,为了不耽误孩子求学,他才动了自己办学校的想法。

“我原来是在民办大学工作,95年我自己的孩子来到北京,我没有北京户口,为了给孩子上学,我就在海淀挨个小学去问,有的要赞助费3万,有的5万甚至10万的借读费。我就去找海淀教委,问他们义务教育阶段我的孩子上小学怎么要交这么多费用呢?对方回答我,本市的孩子只要不在指定的小学读书就要交一定的择校费,咱们国家的义务教育是按照属地管理的,95年时,一个小学生的书本成本是5000块钱,不管你是几年级,只要你占人家的位置,你就得交这个成本费3万块钱。”张歌真说,“费用还不是一个问题,95年时北京市流动人口儿童是20多万,全国的公立小学都是按常住户口有比例的建立的学校,就没有这些孩子的位置,所以当时为了我自己的孩子,为了20万流动儿童,我就在圆明园内筹建了流动儿童学校,我们当时叫务工经商子弟小学,一周后改名明圆学校。”

办学之处,张歌真也遇到了很多的怀疑和不理解,甚至被孩子的父母威胁着轰出去过,“一开始没人敢来送孩子,我就在当时北大西门外的一个市场去挨家说,看到有十几岁的孩子跟着大人做小买卖的我就去和家长说,说有一个北京市的离退休老师办的一个学校,每个月每个孩子交120块钱,有钱就交,没钱也能来上学,有的家长特别感谢说把孩子送过去,也有的家长不相信就反问我你是不是人贩子,假如我上午把孩子送去了,下午你会不会把孩子就卖了,北京不要赞助费一个月就百八十块钱就能上学,你不要骗人,你赶快滚,再耽误做生意我就揍你。”

直到凑齐了53名学生后,学校才开始正式开课。而后经学生和家长的口口相传,学生数量迅速增多,一些远在其他区县的外来务工人员也将自己的孩子送来上学,为了方便接送孩子,明圆学校开始在其他区县设立分校,直至现在。

现在学校的师资力量分成四类人群,一类仍是北京市的退休教师,第二类是在原籍从事教师职业但工资待遇得不到保障而离开原籍的老师,第三类是曾经是教师的军嫂,第四类就是北京周边城市师范专业毕业的大专和本科学生。

最大苦恼是得不到政府支持

维持一所学校的正常运营是需要大量资金来支持的,吉庆庄的明园学校现在所有的校舍是当年镇中心小学的旧校舍,条件和设施非常简陋,有很多教学设备还是来自于社会捐赠。

张歌真表示,现在学校主要是靠每个学生每学期缴纳的一百多元的学费来维持运转的,学校人数在500人一下肯定是亏损的,超过500人学校就能维持正常运转。明圆学校现在有三所分校,海淀分校只有200多名学生,一年要亏损2、30万,吉庆庄分校在校生有1500人,资金是有结余的,另外朝阳分校也有1000多名学生,资金尚能维持运转。

记者询问张歌真办校遇到的最大困难,张歌真表示最困难的就是北京市政府的政策不敏感,并用上海市举例,他认为北京市在对待外地务工人员子女入学的问题上落后于全国其他任何一个地区。

“在外地务工子弟学校政策方面,上海做的是最好的。上海市政府要求区政府在所在区县由区政府出面和民间的打工子弟学校签委托书,政府拿钱买服务。不管是本地孩子还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我们看到的是一视同仁。一个学校先给播50万办学条件款,一个学生的补助现在是一年3000块,政府还承担房租和设备的款项,学校不收学生家长的钱,开支不够了再向区政府要补贴。”张歌真说,“但在北京这个情况就差了很多,北京是给部分孩子每半年补助80块钱,在北京我们这样的学校现在整合之后还有150来所,其中只有60所的学校可以享受学生每半年补助80块钱的情况。”

“现在亏欠孩子多少,将来是要还账的”

在学校里采访时,一个低年级的孩子看到我们的摄像机感到很新鲜便凑过来和我们说话,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家里的老三,家里一共四个孩子,记者问他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吗,孩子倒背如流。记者又问他回去过农村的老家吗,他说回去过,爷爷奶奶过年还给了压岁钱。“你喜欢老家还是北京?”记者问他,孩子笑着说“北京,因为可以吃汉堡包,我最喜欢巨无霸了。”

和这个孩子一样,这里的很多学生都是父母在京务工期间生养在北京的,他们成长在大都市,并不习惯老家小城镇的生活,而他们在这里有不能享受到本地孩子那样优越的教育资源,在这个大城市里,他们成了真正的边缘人。

“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你看起来都是比较快乐的,和北京本地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你要和他们深聊的话就会觉得很不是滋味。”张歌真对记者说,“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2001年9月,我在五年级一个班里问了学生们一个问题,让他们说说心里话,我很平淡的问他们你们对警察叔叔是什么看法,这个班里50多个学生一下鸦雀无声,静了几分钟后一个小女孩小声的说‘校长,我怕’,她说完一个男孩子腾的站起来说‘我恨!’,还一个孩子说‘我长大要杀了他们’,大家说的七嘴八舌,这些答案是我没想到的,说实话我觉得脊梁骨都发凉,他们长大之后这可是个大问题。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从自己懂事开始大人就吓唬他们说‘别哭,警察来了’,他们睡觉的时候都让房东把门反锁,怕警察来查暂住证。”

张歌真当时用自己在110巡逻车上一夜的体验来告诉这些孩子,其实警察的工作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我问他们如果你家人的财产、生命受到威胁时,你向谁来寻求保护,孩子们还是说找警察,我又说,假如没有警察你们还能在这里上课吗?你的爸爸妈妈还能在北京安全的打工吗?就在你们睡觉时警察叔叔还在为了保护我们而工作。虽然有些警察的态度有问题,但你们不能把这些不公正的对待变成恨。”

大文豪雨果曾经说过:多建一所学校,就少见一座监狱。教育对于孩子的成长、世界观、价值观、道德观的形成是无比重要的,但是在北京这座大城市,很多流动儿童却难以享受到宪法所赋予他们的权利。

“按照宪法和义务教育法,这些孩子都该享受到义务教育,北京市现在有47.8万流动儿童,全国是2000多万,这些孩子也应该按照宪法享受义务教育,咱们国家的义务教育是属地管理,但是改革开放农民工进城,给城市建设带来巨大贡献,国家也必须承担起他们的子女的义务教育的问题,现在亏欠他们多少,以后是要还账的。”张歌真说,“他们75%以上长大以后会留在城里,那么他们现在应该有地方读书。城市在算GDP的时候已经把农民工的工钱算进去了,城市有责任、有义务也必须落实好流动儿童在城市享受义务教育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呼吁了17年,希望北京能像上海学习。”

小白菜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龙培培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探访网易奥运捐赠学校:圆流动儿童的上学梦想
  • 第2页:70岁老体育教师:把知识带进棺材不如教给孩子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辽宁铁岭一居民楼内惊现2亿元钞票 用坏3台点钞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