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羽毛球 > 正文

林丹:只有奥运金牌才能拯救所有人 伦敦不是终点

2012-08-12 20:51:39 来源: 网易体育
0
分享到:
T + -
在某种程度上,摩天轮就是我们那两年爱情和事业的见证。这之后,我们还去过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摩天轮,就在塞纳河边。后来听说伯明翰的那座被拆了,我和阿芳还感叹了好久,觉得好可惜。

北京时间2012年8月5日,在伦敦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世界羽毛球比赛排名第一的我国运动员林丹再次夺得金牌,他也因此成为首个奥运羽毛球男单项目的卫冕冠军。赛后,林丹宣布,他将于奥运会后与爱人谢杏芳正式举行婚礼。

林丹,被称“超级丹”。他5岁开始练习羽毛球;9岁进入福建体校;12岁进入福州八一体工队;18岁进入国家队。2002年8月,不满19岁的林丹,登上了国际羽联排名第一的位置;2008年,获得奥运冠军;2010年获广州亚运会男单冠军;2011年8月14日,又于伦敦世锦赛上,获得了第四个世锦赛男单冠军;伦敦奥运战后,他的世界冠军数已经达到了16个。

《直到世界尽头》,是林丹首次出书述说自己的成长之路。如何在逆境中调整好状态重新出发?如何在人生低谷沉住气等待转机?除了剖白自己的心路历程外,林丹更书写了与教练、队友、对手的相处以及与谢杏芳的感情……

成长之路

1988年

梦想从上杭启程

2000年

12岁入国家队,

用冠军击退了流言2004年

在上杭体校初学羽毛球时,压韧带是训练里最苦、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一项。我很爱哭鼻子。那时韧带还没拉开,腿压不下去,教练就让我们叉开两腿,上身挺直,他把两手按在肩膀上往下压,疼得我眼泪直流。但晚上回到家我好像忘了疼,会让妈妈继续帮我“开小灶”,这样第二天训练时轻松过关,我会因此得意很久。可一旦比赛中输了球,哪怕对方是比我大的小孩,教练还没说什么,我自己倒先哭起来了。我妈说我不服输的性格,那时就显露无遗了。

2000年

12岁入国家队,

用冠军击退了流言

我在八一队领到的第一套军装已经是最小号了,可还是大得像麻袋。我那时的个子不到一米五,还没发育呢,可只有大人的军装给我穿。我记得妈妈帮我把裤脚挽进去好多,才算勉强走路不绊脚。

2000年,我们1983年这一年龄段的球员开始接受国家队的选拔。然而,第一批选拔名单里并没有我。八一队的高路江主任也很着急,那时他就说,无论如何都要搭个“末班车”,一定要把我送上去。在这之后,又来了一份备份通知,说我又可以去国家队了。其实,这份通知的名单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所以,我是那一批国家队的“插班生”。

2000年5月,我一路北上,心想着一定要为自己、为高主任争一口气。两个月后,亚洲青年锦标赛在日本开打,我拿下了男团、男单两项冠军。这两项冠军像一颗定心丸,让我自己也让高主任稍稍松了口气。万一那次又没打好的话,别人肯定会觉得,我这个“插班生”是靠关系进的国家队。还好,我用冠军击退了流言蜚语。

2004年

偶像盖德是第一个叫我Super Dan的人

2004年初,我到了伯明翰,等待我的是第94届全英公开赛。我一路杀进决赛,面对的是我年少时的偶像——丹麦名将皮特·盖德 。我记得第一局是盖德赢了,但是此后我连下两城,2比1实现了逆转。这是我首次捧起全英赛的奖杯。赛后接受采访时,盖德对我表现出的冲击力非常赞赏,并用了“Super Dan”这个说法,从此“超级丹”这个名字叫响了全世界,并延续至今。

那届全英赛,中国队席卷四金,是历届比赛中成绩最辉煌的一次。

2006年

首次登顶世锦赛

第一次问鼎汤杯时,是一种纯粹的快乐;而第一次在世锦赛上登顶,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瞬间空白。

我一直做着打硬仗的准备,但半决赛我没有等到陶菲克(微博),而是我的队友陈宏。随后在决赛中,等待我的则是鲍春来(微博)。结果恰好应验了李导的预测——决胜盘在小鲍体能下降的情况下,我以21比12结束了战斗。

球落地的一刻,我竟不知该如何迎接自己的第一个单项世界冠军。一切来得太快,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我躺倒在地,用衣服蒙住脸,没有起身,很久很久。

2008年

只有奥运金牌,

才能拯救所有人

北京奥运会是我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有时看着那枚金牌,我既开心,又觉得很奇怪。因为在那之前我拿了很多冠军,打过无数好球,但是人们对我印象最深的就只有奥运会的决赛,甚至连我前几轮是怎么一路打过来的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干净凌厉地赢了我的对手李宗伟。难道这就是我的职业生涯吗?难道我的职业生涯就只是那一场球吗?

虽然那场球对我很重要,对很多人也很重要。但我从5岁开始打球到现在,如果没有这块奥运金牌,是不是这么多年就都白练了,也没有人会记得林丹?一旦失败,所有的陪练、工作人员的努力,都会变成白费,他们的付出一瞬间不翼而飞,我会辜负他们。那么多人的命运掌握在我手里,只有奥运金牌才能拯救所有人。

2010年

全满贯留给广州

2006年在多哈,我与男单冠军失之交臂。当2010年亚运会来到广州的时候,“夺取全满贯”的呼声令我热血沸腾。四年前,陶菲克让我梦断多哈。四年之后,我则要感谢李宗伟。在天河,他与我联手奉献了一场经典战役。时隔两年,从北京到广州,再次主场决战李宗伟,是件挺刺激的事。

一个真正有影响力、有价值的运动员,不在于你的广告代言身价多少,或者你拿了多么重要的冠军,而在于当你进到赛场,来到属于你的舞台的时候,真的有很多球迷喜欢你,甚至你的对手、很多媒体都很尊重你、认可你。

我要感谢李宗伟。我们两个在彼此生命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这么多的冠军,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可能会变得含金量不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成全了彼此。也因为我们一次次的巅峰对决,推动了羽毛球这项运动,让更多的人喜欢看林丹和李宗伟比赛、李宗伟和陶菲克比赛、陶菲克和林丹比赛。

2012年

伦敦,奥运会不是终点

2012年在伦敦参加完劳伦斯世界体育奖颁奖盛典后,我有一个很深刻的体会:每一年我们中国体育界诞生这么多的新科世界冠军,不只是羽毛球这个项目,但真正有影响,或者像劳伦斯的主题“运动改变世界”、改变人生的项目,还没有。最主要的,是要看这项运动是不是具备很大的魅力,是不是让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都很喜欢,是不是面向全球、具备商业价值。有了这个平台,你才能去展现你的个人魅力,否则就很局限。

甜蜜爱恋

阿芳是我人生首次暗恋

我们终于成了“金牌情侣”

我和谢杏芳的故事要追溯到15年前,我还在打全国青少年锦标赛时。有一天,我跟队友一起在看台上看比赛,他们就指着远处一个女孩说:“你看,广东队那个女队员,叫谢杏芳。”当时阿芳好像还在打双打,她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我们在看台上一片惊呼:“哇,腿好长啊,个子好高啊。”

因为离得远,看不太清楚。我们就背地里议论,这应该是打羽毛球的里面长得最漂亮的女生了吧?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谢杏芳。就是这第一次,我远远地望过去,留下了惊鸿一瞥。很快这件事就淡忘了。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觉得那肯定不可能。

然而,有缘分的事,老天总是会替你安排好一切。那次比赛后没多久,谢杏芳就来我们八一队基地备战亚洲青年锦标赛。之后有一天训练结束后站队的时候,也是很偶然的,教练突然宣布:“林丹,你今天下午陪谢杏芳打两点到四点的训练。”我嘴上“哦”着,其实心中窃喜,感觉赚到了。那时候我也没打得多好,但是做个陪练还是可以的,毕竟阿芳是女孩子。整个下午,我们俩只是默默地打球、捡球,也没有聊天,更别说要电话了。因为训练的时候教练都在,所有队员也在,根本没机会讲话。

从我第一次被她“秒”到,到给她当陪练,我心里再也忘不了这个眉清目秀、笑起来很温柔的女孩子。这便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暗恋”的滋味吧。老天把她带到我面前,却没有告诉我故事该如何继续。等我真正要到谢杏芳的电话,已经是五年后了。

我们终于成了“金牌情侣”

从雅典回来,我几乎没有休息,就开始了恢复训练。我和阿芳的恋情成了众人皆知的事。我面对媒体坦白承认,我们就是要成为像当年丹麦的盖德和马丁一样的金童玉女。

转眼到了2005年的全英公开赛。伯明翰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正是在2004年的全英赛期间,我们的恋情被第一次“曝光”。那年我打进了决赛,结果我拿到了我第一个全英赛冠军,而她在1/4决赛中负于周蜜。

再一次一起出征全英赛,天气非常冷。有一天走到体育馆门口,阿芳看到对面的摩天轮,说:“不如等决赛后,我们一起上去吧!”我说:“好啊。”后来,我们再次双双闯进决赛,结果阿芳拿到了她第一个全英赛冠军,而我却输给了队友陈宏。在摩天轮上,阿芳提议,只要以后出去比赛看到有摩天轮的话,就一起去坐。我说“好啊”,心里就想着:明年还要一起夺冠,再到摩天轮上去看看。

难得的是,第二年,我们在伯明翰第一次同时问鼎冠军,成了真正的金牌情侣。2006年1月的英国正值隆冬,即便是周末,街道上也没什么人。可惜的是,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赶飞机,之前的约定没能履行,只能远远地看着摩天轮望而兴叹,成了那次伯明翰之行中唯一的美中不足。

在某种程度上,摩天轮就是我们那两年爱情和事业的见证。这之后,我们还去过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摩天轮,就在塞纳河边。后来听说伯明翰的那座被拆了,我和阿芳还感叹了好久,觉得好可惜。

范晔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天天新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双11后又一波买家秀曝光 看完有点坐不住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