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刘翔 > 正文

刘翔术前嘱咐:照顾好我爸爸 赛前两晚未能合眼

2012-08-13 09:09:00 来源: 解放牛网-新闻晨报
0
分享到:
T + -
今年7月底,刘翔的父亲刘学根曾说过,想在儿子跑预赛前见上一面,哪怕只是隔着奥运村大门打个招呼也好。但他绝没有想到,如此简单的愿望却很难实现。

对于一个刚刚年满29岁的青年而言,8年来的职业生涯,差不多已经耗尽了他的心力。在这漫长的8年时间里,他用不胜枚举的胜利,支撑起了中国田径在世界舞台上的半壁江山。但这些,在刚刚过去的十天里差点被颠覆殆尽。

  刘翔在手术前和父亲轻松交谈  
刘翔在手术前和父亲轻松交谈

从8月3日到8月12日,这个29岁的青年——刘翔39万,可能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为纠结也最为复杂的10天。只是周而复始的过程中,惟一不变的是他对跨栏的热情,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心痛的原因。

抵达伦敦已现脚伤征兆

现在回想起8月3日伦敦希思罗机场的那一幕,会发现很多可以解读的地方。无论是师傅孙海平看似谈笑风生的表情,还是刘翔不露声色的动作,但很多人拒绝如此,就像4年前一样,在一个美好愿望的操纵下,大多数人对于一些细节作出了选择性的无视。

那天,孙海平的确提到了刘翔的伤势,也谈到了刘翔现在跟腱伤势有反复的问题,但从孙海平当时的表情来解读,一切都是乐观的,在场的记者也愿意盲目地去相信这种乐观。

只是当天的刘翔没有那么开心,即使是面对最熟的上海媒体,他依然显得热情不高,推着行李的他甚至懒得对着镜头笑笑——他很少这样,至少面对镜头前不太会板着面孔。

而更富深意的是,当天的安保达到了相当可怕的级别。几乎从未接待过中国记者的希思罗机场五号航站楼,面对区区两架摄像机和极少数的文字记者,居然出动了将近10个人的安保团队,他们负责围堵记者,甚至还特意派出了三名彪形大汉来遮挡电梯。

恰恰因为如此,当记者为了避开安保,从楼梯爬到五楼再返回一楼时,目睹的只是刘翔挥手告别的动作,而他身边,华山医院骨科专家陈世益的脸一闪而过,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清。

赛前两晚整宿未能合眼

在刘翔抵达伦敦的当天,关于他的伤势的很多版本从网络上传了出来。和四年前不同的是,经过北京奥运会退赛风波后,有那么一部分人不再愿意看好刘翔的未来,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在网上断言,刘翔这次完蛋了。

只是在当时,这部分声音丝毫没有冲淡大家乐观的情绪,很多人都在想一个问题,今年6月也就是两个月前刚刚跑出过12秒87这么伟大成绩的刘翔,怎么可能又重复自己四年前的悲剧?

进入奥运村后,8月4日一整天,刘翔并未进行训练,但他也并非如传说那样呆在房间里不出来。而8月5日差不多是一切转折的开始,那一天,刘翔跟腱伤势的反应达到了巅峰。

接下来的两个夜晚,刘翔整宿未能合眼,而这或许就是为什么7日上午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刘翔,带着一种疲惫的神情。

在刘翔站上起跑器的那一瞬间,摄像机镜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皱眉的表情,差不多从这个时候起,很多人的心沉到了谷底——这个画面实在太过熟悉,四年前在北京,刘翔也是皱了一下眉。

父母赛前到洛桑祈福

今年7月底,刘翔的父亲刘学根曾说过,想在儿子跑预赛前见上一面,哪怕只是隔着奥运村大门打个招呼也好。但他绝没有想到,如此简单的愿望却很难实现。

距离“伦敦碗”几十英里外的罗姆福德小镇,刘翔父母从抵达伦敦开始就住在那里。8月初的时候,他们趁着儿子还没有到伦敦,特意抽空去了一趟洛桑。6年前,刘翔在那里破了世界纪录,那也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顶峰。

由于当天没有比赛,洛桑体育场的大门紧锁着,并不擅长英语的刘学根绕着外围走了两圈,才找到了守门的工作人员。老刘用很蹩脚的英文告诉对方,他是刘翔的父亲。

工作人员一听到刘翔的名字,很高兴就把门打开了。在体育场的墙上,夫妇俩找到了留有儿子名字的两块牌匾,一块正是他2006年破世界纪录所留的。

为了给儿子带去好运气,刘学根拉着吉粉花特意在起跑点和终点线两个地方合了影,“当时的希望是,能把洛桑的运气带到伦敦。”

这一切在现在来看还是有些唯心。刘学根说,一家人实在不知道该为孩子做些什么,“如果能带来一些幸运,那么也未尝不可”。

只是刘学根和吉粉花绝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噩梦并没有因为这场祈福之旅而推迟。8月7日,这个对刘翔最重要的日子里依然如期降临。

决赛那晚“睡的最香”

8月7日上午,伦敦市区突然降温,大风加上寒冷,逼得每个运动员都必须穿上厚厚的保暖外套。而这也使得刘翔的热身看上去有些草率,他跨了两个栏,前后三次,量非常小。大多数目击者以为,这不过是天气寒冷导致的肌肉萎缩,毕竟以刘翔的实力,晋级半决赛丝毫没有问题。

当天上午10点多,在少数记者的注视下,刘翔告别孙海平步入检录通道。在挥手告别转身往里走的瞬间,很多人都发现了刘翔跛脚的迹象,而他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很快就控制好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在这两天的电视镜头中被无数次重放:在起跑后的第七步上,由于跟腱伤势的原因,刘翔直接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跑道上。而那一刻,全场的反应像极了四年前的北京。

在刘翔摔倒的那一刻,守候在罗姆福德小镇电视机前的刘学根和吉粉花已痛到揪心,吉粉花当即抱着记者嚎啕大哭,刘学根好些。但在送走了前来陪伴的朋友后,坚强的老刘躲到了屋子里,任由泪水侵袭。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爱开玩笑,8月8日也就是一天之隔,伦敦露出了久违的阳光,现场气温最高时居然达到了近30℃。

刘翔在电视机前看到了师弟谢文骏跑完了半决赛。在知道师弟最终与决赛擦肩而过时,刘翔的眼眶微微有些潮湿。

事实上,那天晚上,刘翔等到了很晚,他看到罗伯斯因为大腿肌肉拉伤在第六个栏上止步不前时,还"啊呀"了一声,然后看到梅里特(微博)以绝对的优势飞过终点线后,他才让保障部部长李国雄关掉了电视机。

在这个本该属于自己的夜晚,面对让人发慌的空虚,但刘翔却说,那一夜他睡的最香。

手术前叮嘱“照顾好我爸爸”

8月8日这天上午,刘学根收到了儿子发来的两条短信。在短信里,刘翔亲昵地叫他“虫哥”,这是两人私底下的称呼,“他告诉我,康复治疗好了,他还想继续跑下去。”

老刘说,看着这两条短信他的内心五味杂陈,但手指上发出的回复短信还是以鼓励为主,“我跟他说,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我和他妈妈都会支持。”

如此积极的心态下,老刘8月9日再见儿子时发现,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充满希望的迹象。而在上午抵达威林顿医院时,他也丝毫看不出担心。面对守候的媒体,虽然没有作出搞怪的表情,但那种淡定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那天也是刘翔抵达伦敦后第一次见到父母。当时刘学根和吉粉花坐着一辆车紧紧跟在后面,在儿子下车的第一时间,吉粉花就跑过去搀扶。但当裹着厚厚纱布的右脚真的出现在她眼前时,原本说好不掉的眼泪突然间涌了出来。

为了回应外界的关心,刘学根和几位领导先后出现在了记者的镜头前。但在医院里,刘翔和家人却是另一番光景,虽然哀伤在第一时间击垮了他们敏感的神经,但团聚的亲情很快让他们找到了必须坚强的勇气。吉粉花搂着儿子的肩膀心疼地说:“翔翔,不要难过哦,你要乖乖的,妈妈这两天都会陪你……”

刘翔笑着搂着妈妈一脸的甜腻。一转头,看到刘学根的领子没有翻好,还特意让父亲凑近一些,帮着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心点,没事的,你看你这个样子,衣服嘛也是乱糟糟的,头发也不弄一下……”

老刘也呵呵一笑,一家三口仿佛又像是不曾发生过什么一样,那么温馨。

下午3点左右,一家人嘻嘻哈哈了几个小时后,护士终于准备把刘翔推入手术室。

在推出病房的最后一刻,刘翔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起身叫住了工作人员,嘱咐说“请帮忙照顾好我爸爸”。

老刘在边上听了没说话,但之前还喜笑颜开的眼睛瞬间红了起来。

手术后恢复天性模仿擎天柱

漫长的等待对任何人都是一种煎熬。两个小时20分钟后,刘翔被推出了手术室。

在这之间,刘学根和吉粉花只是咬了几口三明治,夫妇俩紧张地冲到了最前面,关切地问了问儿子的情况。不过,由于手术选择了全身麻醉,刘翔当时并没有醒。

差不多在被推回病房的第一时间,刘翔清醒了过来。一旁的护士用英文问他在哪里,他不知道怎么地就起了开玩笑的性子:他用变形金刚里“擎天柱”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回答护士说:“我,是,地,球,人!”“当时老伴吓坏了,还以为儿子怎么了,是不是麻药弄坏了脑袋。”老刘说。

很快,刘翔也意识到这个玩笑实在不合时宜,他立即用英文回答了问题,只是舌头有点大。

看到开心的母亲,刘翔还口齿不清地说了句:“没事,放心”——这句话让吉粉花伪装了好几个小时的坚强终于崩溃,她和老刘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晚上9点多的时候,刘学根和吉粉花陷入了陀螺一样忙的境地,他们一直想给儿子弄点好吃的,但无奈驻地太远,只能就近解决。

为了给儿子找到中餐馆,夫妻俩让司机开着车绕着医院周围走了15分钟左右,才终于找到了一家店。而在随后的两天,他们分别在这家店里点了鸡汤面和红烧肉,这些都是刘翔最爱吃的东西。

也就是在这两天,老刘逐渐恢复了他之前饱满的精神,虽然可能有些硬撑,但至少从场面上来看,他是开心了不少。

妈妈的愿望还要再等等

当地时间8月11日傍晚,记者把刘翔父母送上了回上海的飞机。和当初接二老时那种喜悦相比,这一次告别大家都有一些东西郁结在心。

老刘打破沉闷开腔说,揪心的事已经过去了,虽然短时难以摆脱,但日子总得继续,“比如说你看小赤佬,今天比昨天好,昨天又比前天好,日子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是不是?!”

事实上,在出发前往伦敦前一个月,刘学根和吉粉花还憧憬着儿子从伦敦回去后能回归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而吉粉花更是特别希望儿子能谈一场真正的恋爱。为了给儿子物色女朋友,她有时在买菜的路上都会像探照灯一样的寻找对象。

就在刘翔发短信说还想跑的第一天,刘学根就说会无条件支持儿子的决定。但作为一位父亲,他明白这8年来儿子承受的东西,他何尝不想让儿子抛开这些压力,只是他无法为儿子解答这个选择题,毕竟对于跨栏的感情,对于现在的刘翔而言,是比爱情更为重要的东西。

这几天,刘学根一直说自己的心情说不清,他无法形容是心痛还是哀伤或者是遗憾,他说自己无力在浩瀚的中文里找到一个能恰如其分表达自己情绪的词语,“感觉心里发空、发慌。”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刘依然保持着他原有的风度。临上飞机前,刘学根和记者挥着手说,谢谢,回上海再聚。

——这声谢谢让人感觉颇为沉重。刘翔的29年,他比谁都担当得起这句“谢谢”,无论他在接下去的人生选择怎样的一条道路,他的故事都是未完,待续。

christin 本文来源:解放牛网-新闻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这位称印军要么撤走要么被歼的中国外交官啥来头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