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毕熙东:顶多给伦敦奥运会打70分

导读

毕熙东:伦敦奥运会很丑恶 充斥着种族歧视

伦敦奥运会结束了,毕熙东说顶多只能打个70分,伦敦能把奥运会办下来就不错了,奥运会还是中韩组织得最好。而作为现代奥利匹克发源地的英国,毕熙东认为他们还保有办贵族沙龙的心理传统,看不上中国崛起,想方设法要打压。因此伦敦奥运很丑恶,很沙文主义和种族歧视,典型表现就是操作国际羽联惩罚中国的消极比赛。毕熙东认为国羽女双消极比赛很合理,利用规则漏洞是本事。说道女子举重周俊的梦游表现,毕熙东称这是体制弊端,历年都有,地方官员为了金牌争的和乌眼鸡一样…[详细]

本期嘉宾

毕熙东

《北京青年报》资深记者,著名体育专家。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周俊梦游表现的背后是地方利益的平衡。

奥运金牌影响晋升 地方官员像乌眼鸡一样争

网易体育:第一个引起轩然大波的就是举重赛场上53公斤级周俊三把没成绩。在举重的问题上,地方利益,湖南体育局和湖北体育局来回争夺,因为王明娟拿了48公斤级的出赛名额,53公斤级,就算纪静去不了,也得是湖北籍选手去,反正不能湖南的去。

毕熙东:这是体制的弊端,历年都有,一块奥运会金牌在全运会上能算三块金牌还是两块金牌,为了这个,而且全运会牌的成绩直接决定着某地区体育官员的晋升,升迁问题,这是衡量他们政绩的唯一标准,所以他们对这事儿乌眼鸡一样地争,比如各省市体育局,我是刘鹏,底下的都争的乌眼鸡似的,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那我得平衡吧,让运动员以一种和谐的气氛出去,不能怎么着吧,觉得在平衡过程中觉得这俩人也差不多多少,那就能平衡就平衡。[详细]

于洋/王晓理的消极比赛是合理的吗?

羽毛球消极比赛是合理的 利用规则漏洞是本事

网易体育:羽毛球女双消极比赛的问题,直接导致世界羽联大下杀手。有的说,规则有漏洞,我去利用无所谓,谁让你规则制定成这样呢?就给我留了空档。不知道毕老师怎么看?

毕熙东:凡是竞技规则都是人制定的,一定会有漏洞,合理利用规则是你的本事。

网易体育:这种消极比赛是合理的吗?

毕熙东:我觉得当然是合理的。我们合理利用规则它就要用奥委会操作国际羽联罚你,他们英国自行车手成心摔倒了,也是合理利用规则,也在那儿作假,它认为是合理。所以它这次在本届奥运会上,东道主作假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比如戴利,说没跳好,要求重跳,他就让重跳了,比赛就是六轮,你凭什么跳七回?[详细]

奥运会还是贵族沙龙组织吗?

伦敦奥运会很丑恶 非常沙文主义和种族歧视

网易体育:但我们羽毛球强大不是今年才强大,我们统治很多年了。

毕熙东:这次是伦敦奥运会,英国人是主办,也就是现代奥林匹克发源地,他们来弄这个。这些人呢……我以前在这儿做节目我说过,现代奥林匹克从顾拜旦那时候开始就是一个西欧的贵族沙龙组织,从此延伸,逐渐扩大,扩大成国际大家庭,但它的根儿是不会变的,思想意识是不会变的,这次伦敦奥组委出的错判、漏判大部分都发生在中日韩身上、亚洲身上,他们对亚洲,原来他们是殖民者,你是被殖民者,你的崛起能够把它打压下去,它从内心里感觉上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它要利用一切机会打压你。

毕熙东:日本也接受不了中国老大的现实,硬要拉着美国、拉着韩国跟你这儿折腾,它不会接受的,所以英国这次表现得非常非常沙文主义也好,说它是种族歧视也好,它表现得很强烈,这是伦敦奥运很丑恶的一面。 [详细]

《中国青年报》毕熙东给伦敦奥运会打70分。

伦敦奥运会顶多70分 还是亚洲国家办得好

网易体育:关于这届伦敦奥运会,如果给它打个分,您能打多少分?

毕熙东:70分吧,顶多了。

网易体育:大概都到不了“良好”。

毕熙东:我觉得它能够办下来就不错,英国这个国家呢,你还是对它要有一点儿尊重吧,1948年那届奥运会,战后都没钱,它挺身而出办的,这次,全世界金融危机,尤其是英国,玩金融的,以金融为主的国家,它受到的损害是最大的,它还能办成这个样子,我们说就不错了。至于什么地铁罢工啊,这块又干嘛啊,安保漏人啦,反正我参加这么多届奥运会,就是中国和韩国的奥运会组织得最好。

网易体育:这是亚洲国家。

毕熙东:亚洲国家,它有这传统,出门如见大宾,这么多人都来了,我得要很像样,哪儿都办得特别好,不能让人说出不字来,从官方就是这种想法。在欧洲,人家奥运会就是你奥组委的事儿,跟我没关系,这一点跟我们完全是两回事。[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网易体育: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伦敦奥运会特别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在伦敦奥运会上中国军团最终以38金27银22铜的战绩结束了伦敦征程,这也是北京奥运会之后第一次在客场征战奥运会,对于这次中国军团的成绩,我们应该怎么来看待?在伦敦奥运会上出现的种种争议,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们又应该怎么面对呢?今天我们也是请到一位资深嘉宾跟我们一起聊聊这次伦敦奥运会,他就是毕熙东老师。

作为《中国青年报》的资深记者,您也是见证了中国体育从1984年重返奥运大家庭以来的这么多届奥运会,您觉得北京奥运之后的伦敦征程,战绩答卷您满意吗?

毕熙东:我挺满意的,我觉得很正常,因为赛前的时候估计,体育总局估计在41块左右,我当时估计就是36块左右,大概跟雅典差不多,比雅典能好点儿,也就三十六七块吧,三十五六块,结果是三十八块。

但我觉得好的东西是银牌数量非常多……

网易体育:27块。

毕熙东:银牌数量,铜牌数量都在增长,这一届奖牌总数比以往有了很大进步,我觉得这一点上说明我们的竞争力不是以前那样塔尖上一个人了,现在有了团队的意思,我觉得这点还是不错的。

网易体育:但我们毕竟在北京奥运会上拿了51块金牌,金牌、奖牌榜都独占鳌头,这次我们确实被另一个大国美国超过去了,重新回到了金牌榜第二,这样的成绩是说北京奥运会上我们超水平发挥了,这次才是我们的真实实力,可以这样说吗?

毕熙东:可以。因为东道主英国在历届奥运会上也没有超过十五六块牌,这次它二十七块还是二十六块了,反正也不少,但它是不可能拿那么多的,主场因素还是很重要的,但要看你的主场因素是怎么个利用法,在奥林匹克宪章、奥林匹克规则之内去合理运用是可以的,但超出这个范围就不好了。

网易体育:这次伦敦奥运会上,除了金牌数、奖牌数大家很关注之外,很多问题都让大家有不同的体会,我们可以先从时间顺序上开始,第一个引起轩然大波的就是举重赛场上53公斤级周俊三把没成绩,B组比赛,没有成绩排在最后,而夺冠的53公斤级、63公斤级全是哈萨克斯坦选手,但最后被曝出全都是从我们国家“交流”出去的,不知道对这一切您是怎么看的?

毕熙东:因为周俊接受采访时觉得也是鬼使神差,她也说不出原因来,其实这在竞技场上是很正常的事儿,不是不正常,她没举起来,有可能她当时减体重太凶了,肚子里没食啊,因为减体重老出汗,人也容易虚脱,都有可能。再加上临赛心理紧张,都有可能出现这种事儿,不要把它当成很奇怪的事儿。

网易体育:但大家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去,为什么我们这么有实力的选手最后却代表了另外一个国家获得金牌。

毕熙东:交流出去的事儿也很好,中国从总体大环境上加入WTO,融入整个世界,应该说,2008年北京能够举办奥运会,说明全世界拥抱你中国了,中国就已经融入这个大家庭了,再加上跳水、乒乓球、羽毛球,恨不得全世界全是中国的教练员,这些事儿,他们出了成绩,我们也应该替他们高兴,没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

网易体育:但大家会提出,在举重的问题上,地方利益,湖南体育局和湖北体育局来回争夺,因为王明娟拿了48公斤级的出赛名额,53公斤级,就算纪静去不了,也得是湖北籍选手去,反正不能湖南的去。

毕熙东:这事儿就跟奥运会没关系了,是全运体制的弊端,历年都有,一块奥运会金牌在全运会上能算三块金牌还是两块金牌,为了这个,而且全运会牌的成绩直接决定着某地区体育官员的晋升,升迁问题,这是衡量他们政绩的唯一标准,所以他们对这事儿乌眼鸡一样地争,比如各省市体育局,我是刘鹏,底下的都争的乌眼鸡似的,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那我得平衡吧,让运动员以一种和谐的气氛出去,不能怎么着吧,觉得在平衡过程中觉得这俩人也差不多多少,那就能平衡就平衡。

网易体育:但平衡到最后的结果是我们的金牌榜受到了伤害,如果李平(音)去的话,以她的成绩能拿冠军吧?

毕熙东:也未必,刘翔去了拿到冠军了吗?也没拿,运动场上什么事儿都可能出现,关于我们国家全运体制的问题,在奥运会这儿就不讨论了吧。

网易体育:全运体制不改变的话这个问题就解决不了。这个风波过后,另一个风波就来得更猛烈了一些,羽毛球女双消极比赛的问题,直接导致世界羽联大下杀手,一对中国选手、两对韩国选手、一对印尼选手都被逐出了奥运赛场,当时全球媒体,包括我们自己也有很多这方面的探讨、反思,观点大家也都争锋相对,有的说,规则有漏洞,我去利用无所谓,谁让你规则制定成这样呢?就给我留了空档。有人说,中国羽毛球这么强大还要玩小心眼,并不是为了拿金牌,而是我们确保冠亚军,为了确保我们的选手只能在决赛中会师,而不是在半决赛中会师,人家觉得也挺“鸡贼”的,不知道毕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毕熙东:凡是竞技规则都是人制定的,一定会有漏洞,合理利用规则是你的本事。

网易体育:这种消极比赛是合理的吗?

毕熙东:我觉得当然是合理的,这事儿是这样的,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得从这次……这次是伦敦奥运会,英国人是主办,也就是现代奥林匹克发源地,他们来弄这个。这些人呢……我以前在这儿做节目我说过,现代奥林匹克从顾拜旦那时候开始就是一个西欧的贵族沙龙组织,从此延伸,逐渐扩大,扩大成国际大家庭,但它的根儿是不会变的,思想意识是不会变的,这次伦敦奥组委出的错判、漏判大部分都发生在中日韩身上、亚洲身上,他们对亚洲,原来他们是殖民者,你是被殖民者,你的崛起能够把它打压下去,它从内心里感觉上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它要利用一切机会打压你。

网易体育:但我们羽毛球强大不是今年才强大,我们统治很多年了。

毕熙东:日本也接受不了中国老大的现实,硬要拉着美国、拉着韩国跟你这儿折腾,它不会接受的,所以英国这次表现得非常非常沙文主义也好,说它是种族歧视也好,它表现得很强烈,这是伦敦奥运很丑恶的一面。

网易体育:但女双这比赛我们自己确实打得很丑啊。

毕熙东:我们合理利用规则它就要用奥委会操作国际羽联罚你,他们英国自行车手成心摔倒了,也是合理利用规则,也在那儿作假,它认为是合理。所以它这次在本届奥运会上,东道主作假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比如戴利,说没跳好,要求重跳,他就让重跳了,比赛就是六轮,你凭什么跳七回?

网易体育:但这个问题我咨询过于芬老师,奥运会跳水规则上是规定你可以申诉的,主裁判认为如果现场确实让你受到影响,确实可以重跳,只是以往大家都没有用过而已。

毕熙东:你不要听她一面之词,比如这次德国的克莱因,克莱因的后面就是戴利,克莱因每次还没跳呢,后面就嗷嗷嗷嗷地为戴利嚷嚷起来,那克莱因不受影响吗?

网易体育:他也可以申请,但他没有申请。

毕熙东:但人家知道我在这儿没理可讲,我也不申诉。包括田径运动场上张文秀那块铜牌没了,不也一样吗?也是投六次,德国人可以投七次,你凭什么呀?

网易体育:因为第五投当时的完全重合没看出来,解释是这样的。

毕熙东:这个没法儿解释,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包括这次我倒觉得中国自行车联合会还不错,为这块金改银跟他们多次提出交涉,到现在还没完……

网易体育:已经第三次了。

毕熙东:你没有一个合理解释就不行,而且你的罚款我不接受,说我占领了你的裁判席,是你让我站到那儿的,你别来这套。我觉得每一块牌都应该这么去争,这点应该学韩国人,你判我输了,我坐在剑道上不起来,你下面别比赛,我看你改不改判。

网易体育:其实也没有改判。

毕熙东:就说他们从骨子里是殖民主义歧视的思想。

网易体育:毕老师,我是否可以认为,只要是人制定的规则就不可能是完美的,一定会多多少少有漏洞,既然漏洞在那里,其实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别人都没有去利用,你利用了,是说你聪明呢?还是说你不择手段呢?或者说因为英国或其它的日韩美耍了小阴谋、小手段,并且获利了,以后出现问题咱就这么做,大家就比谁更无耻地利用规则吗?

毕熙东:你不能说这是无耻的,你别看中国羽毛球全都包揽了,但从出发一开始李永波也是如履薄冰,包括你看林丹打日本那个选手,打得很艰苦啊,你不知道哪儿又钻出来一个,所以这种东西,作为一个教练员,而且我们国家的体育代表团又不像国外,不像美国,不像德国那种,你赛成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我们是领着任务和指标去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合理利用规则我觉得完全没什么可说的。

当然,奥林匹克是一个全人类都关注的盛会,你应该把最好的一面奉献给大家,这是应该的,但允许你利用,也得允许我利用,我只要没违反规则你就没法儿判我。

网易体育:有人说这次世界羽联痛下杀手,一下子罚掉了四对八名选手,也跟中国羽毛球历来让球、为了让陈金参加奥运会,林丹不断退赛,不断保他,甚至于故意输球等等,以往已经有很多积怨了,所以他们是在以这样一个契机狠狠罚你一顿,也是杀鸡儆猴。

毕熙东:我觉得不是这个原因,原因就是你中国、韩国、马来西亚、印尼太强了,有你们玩,别人就没得玩儿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要搞一平衡,说好听,我要让这个运动在世界上开展得有普遍性,不由几家垄断,或是不由一个洲垄断,不由一个地区垄断,说难听点儿,我打不过你就这边帮帮忙,我要掐掐你。

我不知道你看体操比赛没有,女子团体或是女子全能,当时中国那个解说金保成,他一直在说,说像美国人这样跳马这么优秀的,在运动规则上应该对他们加以限制,像中国的平衡木,要是有三个空翻动作,我要扣你分,不是加你分,因为你太强了,对美国的跳马也应该加以限制。按说这个,如果是在国际体操联合会,在单项协会里讨论,作为正常议题提出来正常讨论,但现在你把它提出来人家根本不会受理你的提案,为什么?因为你是亚洲人,因为我歧视你,一切根源都在这儿。

网易体育:比赛总是中韩四个选手打出来的,你作为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一发球就直接到网上,一回球就出界,实际你是给了人这样的口舌,难道中国代表团,或是中国领导人、运动员们都不知道我们的强大受到了他们的嫉妒、种族歧视,还故意给对方这样的口实?

毕熙东:不是那意思,中国人很善良,中国人认为没有人怀着这么阴暗的心理去操作一届奥运会,我绝想不到英国人会那样,包括我们那个小孩十字韧带拉伤,撕裂,地上有汗申请擦,不允许擦。试想,如果是英国人让擦,他肯定擦,这时候因为地上有汗,滑了,我的十字韧带撕裂了。所以中国奥委会这时候就应该看清他们的嘴脸,应该提出诉讼告这裁判故意伤害,因为规则规定有汗必须得擦,现在你凭什么不让我擦?而且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你这不是故意伤害吗?

网易体育:您的意思是,这届伦敦奥运会组委会从一开始就一直怀着这样卑鄙的种族歧视的心态在面对中国,所以无论在比赛设置上或是规则执行上,或是等等方面,反正就是故意找中国人茬儿?

毕熙东:不是不是,你说得太极端了,它不会,那它也太累了吧,它研究中国还研究不过来了,让你这么说的,不是那样的,它完全是下意识地做出这种判断或是决定,它这下意识的思想根源是种族歧视,是贵族沙龙,是这样的,它是殖民者。

网易体育:我想问个问题,在体操男子团体决赛中,日本最后一项是鞍马,当时内村航平最后在下法上因为出现失误,导致技术分没有被算,后来日本代表团也是进行了申诉,后来被认为下法应该算到难度分里去的,因为这个改判导致了东道主英国队银牌变成了铜牌,而日本队是银牌,如果一直是沙文主义的心态,力保东道主,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结果?英国是东道主啊。

毕熙东:因为日本在亚洲是特例,日本也是殖民者,也是侵略者,原来八国分会就有日本,完全是七个欧美强国加一个日本,它不把你算成中国和韩国里的,你明白吧?

网易体育:那为什么韩国朴泰桓在男子400米游泳预赛中出现被判罚本来没有成绩,后来韩国队申诉后朴泰桓就可以进决赛了呢?照您这样说,也不应该照顾朴泰桓嘛。

毕熙东:不能这么说,这里头有偶然因素,或者如果我是他们的这个,它去申诉,包括孙杨那个怎么就抢跳了,都说是有外界干扰,或是有什么东西,它合理,而且是掷地有声的合理,它没法儿不接受,这是一种情况。另外一种情况,有一朴泰桓还能制约中国人,它也愿意,就这些东西。凡是中国人申诉的,一概不受理。

网易体育:我想问个问题,刚才您说,戴利的重跳,因为他没有跳好,他说现场干扰太大所以要求重跳,裁判也允许了,当然首先规则上规定是可以这样申诉的,像孙杨的抢跳,其实他当时跳下去之后我们看他的面部表情,他也完全傻了,以为自己的奥运之旅结束了,最后说是因为现场干扰,裁判的枪没有响,导致跟他没有关系,如果是刻意想黑我们,那可以说孙杨就是抢跳。

毕熙东:不是,你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你现在纠缠的是每一件小事儿,我说的是造成每一件小事儿集合起来的心理来源。

网易体育:我的意思是,并不是我们永远都吃亏。

毕熙东:当然,你永远都吃亏,那别举办奥运会了,它基本还是按照奥运规则来的,但在个别个案处理的时候,它这种种族心理和殖民主义的心理会作怪的。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所谓绝大部分是好的,可能出现了极端的,不公平的、丑陋的东西相对是比较少的,是这样吗?

毕熙东:是这样,你要追究为什么,为什么为所欲为地可以跳两次,可以多投一次,为所欲为的它就可以利用规则不挨罚,你利用规则就得挨罚,为什么?要追究这个,那是我们媒体的责任,我们要告诉他们为什么。但在现场当时所有让你看见的情况,你说不出为什么,你只能憋气,但我们要告诉大家,它之所以有这种对你的不讲理的判罚,它的心理来源是什么,我刚才说的实际上是这个问题,不是说我要每一个错判都跟你争,你说那这怎么回事,那怎么回事,不是这个,这不能够往一块儿扣的,它整个犯的错误是由于它这种心理情感,扭转不过来的。

我去过英国多少次,在地铁里头,老头儿拿张报纸穿得很讲究,戴着一个他那贵族的徽,麦克劳伦家族,戴一徽,要饭的,拿张报纸,旁边搁一小纸盒,他要饭的,你给他钱他照样还瞧不起你,他觉得我是贵族,这心理很难琢磨的。

网易体育:通过这届奥运会,网络上一些民意、民情,汹涌的抗议等,我也在想到底真的是因为受到了侵害不平则鸣,还是我们把一些事情看得太重了呢?比如在中韩国旗的悬挂上,当时因为孙杨和朴泰桓姓氏的问题导致韩国国旗在上中国国旗在下,于是很多人认为这是国耻,但颁奖规则上说过,如果宽度不够是可以按照获奖人的姓名来排列的,为什么有时候会出现这种明明已经说明白是怎么样,但还有人有很强的受迫害心理呢?

毕熙东:因为中国从1840年以来受迫害时间太长了,现在我们从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亚洲第一,就更不能容忍对中国人的欺负,再加上中国人历来对这些事情,从来官方不出面说这些事儿,老百姓心里火儿就大了,那我就说吧。

当然,这里头有一种民粹主义的心理,这也是要不得的,你既然进入国际大家庭,就要向外国人熟悉中华民族一样,你也要熟悉国家以外的实力,这样的话才能够逐渐地……因为我们参加奥运会,毕竟从1984年才真正地参加比赛嘛,走入国际体育大家庭也没有多少年嘛,外边的新鲜事儿还有很多,将来会遇上比现在还要新鲜的事儿,还会有,所以我们不要一来就跟国家、政治、两国关系搁在一起,网友们可以心平气和一点,因为现在以中国的本钱、中国的实力,我们是可以心平气和一点的,不像八一年女排刚拿冠军的时候,什么团结起来振兴中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不是那时候了,而且老百姓也不要把金牌看得太重,奥林匹克说了半天,它是一个Games,就是一个游戏,大家都来做游戏,我有游戏规则,谁做得好谁胜出,就像你上游乐场一样的心情来看待奥运会,我觉得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愤青情绪。

网易体育:您刚才说到这儿我倒想起一个很合适的离子,在网球女子单打颁奖现场上,当时因为现场风比较大,结果把获得第一名的美国国旗吹下来了,我想这事儿搁在中国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说组委会是故意的,没把中国旗子挂牢,实际上获胜的美国选手小威廉姆斯在接受采访时笑着说“我想是因为国旗太高兴了,它要下来拥抱我”,我想这是更平和、更开放的心态。

毕熙东:从十八世纪开始,工业革命以后,资本主义革命,然后科学啊、民主啊,这一套制度延续好几百年了,他们已经很习惯这些事儿了,所以所谓英国这些冷幽默,让女皇跟007一块儿跳伞,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为什么人家可以,你就觉得不可想象呢?同在一个地球上,是因为传统文化积淀完全不同,那还得了……

网易体育:调侃领导人。

毕熙东:对,可是你看美国拍电影,《白宫风云》啊,总统这个那个的,他们什么都敢拍,我们敢吗?不行,包括日本,一些电影,也是直接抨击内阁,抨击这个那个的,它就是那个国体、政体,那个氛围。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中国要走到非常开放的心态,把很多事情当玩笑的时候,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走。

毕熙东:那是,很长很长的路。

网易体育:刚才您提到了八一年女排夺冠,我们也不得不说说女排,说句实话,中国在这届奥运会上获得了38枚金牌,夏季奥运会上得到了200枚金牌,但乒羽中心就包揽全部9块金牌,但足球没出线,唯一出现的男女篮和女排,男篮小组没有出现,大家很不满意,每场比赛平均输25分多就回国,女篮也是小组出线后马上被淘汰,中国女排更是在八进四比赛中2-3输给日本,而我们的近邻日韩偏偏都进了女排四强,大家觉得心理上很难接受,我们的三大球怎么衰落成这个样子了?

毕熙东:三大球衰落就是体制问题了,因为都进入职业化了,退到市场里了,但你的市场机构、市场法律法规完全不科学、不完整、不规范,所以它就直接影响到你的运动,因为管理运动队伍的思想、手段、方法还是原来举国体制那一套,但它管理的那套方法和市场经济的规律是完全相抵触的,在这种情况下……等于我们中国自己把自己的三大球给拉下马了,这个怨不了别人。

如果说女排输给日本队有一点遗憾,女排应该说打得还算不错的,关键时刻把韩国打下去了,关键时候,我看郎平急得自己要上场了,我觉得这帮孩子年轻,不够耐心,实际就是一个不耐心的问题,日本人就是狗皮膏药,它打球就那样,你打不死它,再打它,打不死再打,我们老想一下就成了,不是实力不如她们,是这么回事。

女篮呢,我觉得打得很不错。

网易体育:确实是实力差距。

毕熙东:对,就那样。而且我们在热身赛的过程中人家也不会拿出真本事,特别是男篮的,斯坦科维奇杯和那些热身赛没有什么价值,人家一说也是塞尔维亚的来了,克罗地亚地来了,俄罗斯的来,到时候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打的你根本不会动了,男篮呢,对欧洲篮球打法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差的,但是对西班牙打的,如果我们是对西班牙、阿根廷这样的队,可能我们会打得好看一点,输是肯定会输的,我们输西班牙也就是十四五分吧,你可以有施展能力的余地,但是对俄罗斯、对这些,你根本就没有余力,对美国都好打一点儿,对俄罗斯简直没法儿玩儿,人家防得你球都出不来,这种东西还是有对欧洲篮球、美国篮球之间的差异,我们的适应能力还是要提高的,再加上这个队的邓华德是一个……我这儿说不好听的,他就是一废物,不知道谁把他给请来的,所以我觉得……再加上姚明不出现,和姚明在场上,这是有很大差距的,起码是二三十分的差距,这一点呢,要有一个过程。

网易体育:但现在很多人认为,以我们现在的培养方式,比如技巧类项目,我们可能都可以在很少参与人员的基础之上拔出非常漂亮的尖子来,但对于三大球这种需要非常庞大的参与人群的项目,我们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有人说乒乓球包揽、羽毛球包揽,跳水拿六块,其它项目非常强大,但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在大家对你的看法上,可能很多时候真的是不如团体类项目,让我想起很明显的一个例子,墨西哥,他们在本届奥运会上就拿了一块金牌,但这块金牌是男足金牌。

毕熙东:那是命,巴西就没有夺冠的命,就跟王皓,他就夺不了金牌,谭梁德(音)什么的,这就是命。现在打乒乓球的人多吗?我觉得不多,打羽毛球的都比打乒乓球的多,可是打篮球的孩子可是不少,别看我们说现在不普及,可是学校篮球开展得都不错,我们就说篮球的苗子、人的基数比欧洲的人口小国还是多得多,关键是我们青少年的培养和竞训体制能够建立得更科学才好,我想篮球会在足球之前走出来。我们足球就更甭提了,学校就不让踢球啊,没有人供你选拔,所以这一点很悲哀,在巴西选这么一个国奥队,15万个队员中选出20多人,我们呢?一百多人就选一个队出来,你怎么跟人比呢?人家一个俱乐部就有好几百支各个年龄的队伍,我们整个中超中假加一块儿,所有俱乐部加后备队伍也没有五百多支吧,巴西一个圣保罗俱乐部就有五百多支。你怎么跟人家比?没法儿比,十年之内不去谈论它,我们只给它提建议,看看怎么样,有没有效果,没效果我们就只当不玩儿它了吧,又怎么样。

网易体育:在北京奥运会上我们当了金牌第一,很多人认为中国金牌至上的心理应该脱敏了,因为我们已经当过第一了嘛,以后是不是应该更多走向学校的业余体制,而不再继续这种举国体制,实际上是在以专业打业余,让我们的体育真正走向普通老百姓,不知道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毕熙东:我觉得这种心理扭转不过来是媒体造成的,不是老百姓,尤其是北京老百姓,51块金牌,北京奥运会拿到40块金牌的时候老百姓就说了,哥们儿这不是你们全运会,给别人留点儿吧。就说,老百姓对金牌的渴望……

网易体育:没那么强。

毕熙东:完全不是以前那么强。但我们的媒体还在那儿没完没了地炒这些奖牌、金牌,所以我觉得媒体的观念首先要转变,才能够慢慢地去影响老百姓,只要这么做了,就把它看成一个很普通的事儿、很平常的事儿,到比赛的时候反映出你的正常水平就可以了。

我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我们的国家体委就是……那时候还不叫中心的,训练局,举重队多少块、那个队多少块这个队多少块……一直到今天,仍然是这样,可是我们国家的总体环境,国际的总体环境,老百姓的思维方式早就改变了,说原来参加奥运会是为国民服务,工农兵开荒,你写这个人家还看吗?因为现在的工农兵都有本机了,人家可以通过那个看世界,不一样的,环境变了,一切的思维、方式也应该跟着变。

网易体育:您的意思是,媒体的思维方式要跟着变,体育总局的模式也应该变?

毕熙东:对,假如总局不把金牌战略放在第一,把全民健身房在第一,有多好。

网易体育:那官员的政绩怎么考核呢?

毕熙东:政绩考核的标准也要随着变,这样就好了,比如我们每天做广告,怎么一抹就白了,喝露露怎么好,都是这些广告,我说农村山沟里的小孩,一个老师带着十几个孩子,几十年不出山在那儿做教育,如果把这些做公益广告,占现在我们广告的比例大一点的话,我想会比现在的效果好,山沟里连饭都吃不饱,看着这个得生气,这都属于转变观念的事儿,因为社会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原来那些东西还在那儿,还是原来那些东西在那儿统治着,驾驭着,控制着,控制着我们机器的运转,当然运转得不好。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我们很多观念和思维实际上是落后于我们经济前进的脚步的。

毕熙东:对。

网易体育: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我们的思维模式、思维定势可能还远远落后于现在我们GDP世界第二的大国风范。

毕熙东:我们去申诉就不行,人家申诉就行,人家认为中国人就不会申诉,中国人从来也不申诉,能忍就忍了,你们怎么忽然也申诉起来了?不行,它就有这么一种反弹心理。欧洲人,你要欺负我,那我是有仇必报的,不行,你这事儿不成,说不清楚咱们俩得怎么着,咱俩决斗,得这样,所以它马上就改,它认为这是对的,你申诉是对的,因为你历来就这样,你中国……美国人有一篇评论,中国人对金牌的渴望已经到了不是疯狂的地步,对金牌的渴望已经到了极端了,可是出现这种错判漏判他们却不去申诉,很奇怪。人家是从客观的角度上写,但那些……你去申诉它,它要面对申诉人的人,他的心理就是中国人从来不申诉的,你来起什么起哄?你申诉什么?滚蛋!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这些都属于中西文化对接,适应环境(的问题),给你的权力你就要理直气壮拿出来使,你不要忍着,不是你的权力你也要释然,裁判说了算,裁判说了算,你吃了亏了,你也得明白,也得释然,谁没吃过亏啊?只不过你吃亏多点儿。

网易体育:可能我们看待世界以及世界看待我们的方式都在不断更新的状态中。好的,最后想问您一个问题,关于这届伦敦奥运会,如果给它打个分,您能打多少分?

毕熙东:70分吧,顶多了。

网易体育:大概都到不了“良好”。

毕熙东:我觉得它能够办下来就不错,英国这个国家呢,你还是对它要有一点儿尊重吧,1948年那届奥运会,战后都没钱,它挺身而出办的,这次,全世界金融危机,尤其是英国,玩金融的,以金融为主的国家,它受到的损害是最大的,它还能办成这个样子,我们说就不错了。至于什么地铁罢工啊,这块又干嘛啊,安保漏人啦,反正我参加这么多届奥运会,就是中国和韩国的奥运会组织得最好。

网易体育:这是亚洲国家。

毕熙东:亚洲国家,它有这传统,出门如见大宾,这么多人都来了,我得要很像样,哪儿都办得特别好,不能让人说出不字来,从官方就是这种想法。在欧洲,人家奥运会就是你奥组委的事儿,跟我没关系,这一点跟我们完全是两回事。

网易体育:好的,不管怎么样,伦敦奥运会会给我们留下很多难忘的时刻,无论这个时刻是让我们觉得有一点痛苦,还是充满了骄傲,因为体育的精彩永远都不会结束,伦敦奥运会要与我们说再见了,四年之后,希望里约这个在南美举办的奥运会会带来别样风情,好的,今天谢谢毕老师,也谢谢所有网友们。

毕熙东:再见。

从十八世纪开始,工业革命以后,资本主义革命,然后科学啊、民主啊,这一套制度延续好几百年了,他们已经很习惯这些事儿了,所以所谓英国这些冷幽默,让女皇跟007一块儿跳伞,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为什么人家可以,你就觉得不可想象呢?

————毕熙东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