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蔡赟,傅海峰:就打不过自己人

蔡赟,傅海峰这对风云组合,在08年北京奥运会屈居亚军后,在伦敦成功夺金,其中傅海峰打封闭战奥运,更是殊为不易,风云组合表示,奥运会后不退役。[详细]

本期嘉宾

蔡赟

江苏苏州人,多次夺得各国公开赛冠军,伦敦奥运会羽毛球男双冠军。

傅海峰

广东揭阳人,左手握拍。伦敦奥运会羽毛球男双冠军。

董炯

男羽世界亚军,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

滚动图集

  • 男双组合
  • 男双组合
  • 男双组合
  • 男双组合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羽毛球男单亚军董炯和专家李晖做客点评。

董炯:男双夺冠证明国羽“冲上来了” 担心后继无人

主持人:我们一直在说羽毛球队很强大,中国统治羽坛,这次统治得更完整了,一点缝隙都没有给外国选手留下来,此前有人担心羽毛球2016年的前途如何,包括世界羽联那时候那么狠地下杀手,也是想拯救羽毛球的形象,这次拿到五块金牌,恐怕就更甚嚣尘上了,您怎么看?

董炯:虽然这一届很好,但不是很乐观,只是这五块金牌证明了李永波这20年的成绩。因为李永波上任的时候是最低谷的时候,我们当时是作为年轻运动员赶鸭子上架,冲上来的。冲上来保持这一段时间以后就奠定了中国往上走的基础。女双先出来,然后女单、男单,然后是混双,然后是男双,实际上男双走到今天才真正叫“冲上来”了。 冲上来以后能不能在上面一直保持平稳,关键在于后面的梯队,其实后面梯队的人很多,但真正走到这个点上不太容易。后梯队还有没有林丹这样技术的人,或者是有这种心态、这种霸气,能够叫做“一哥”的,目前也是我们比较担心的。[详细]

羽毛球男双决赛,傅海峰发球。

男双冠军是梦想 因此忍不住痛哭

主持人:夺冠好像是特别特别的开心,傅海峰也是,跪在地上痛苦。

傅海峰:对,赛前我也想,不要去刻意克制自己,不要去哭,不要去哭。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吧。就是忍不住了。

蔡赟:过去不管是世锦赛也好,苏迪曼杯也好,汤姆斯杯也好,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奥运会一直是中国男双的一个梦想吧。不光是我们两个人的,这是男双第一次在奥运会拿到冠军。大家都很期待。而且在这个队里,男双一直被认为是软肋,不管是朋友也好,舆论也好。所以我们作为男双运动员一直想正一口气。我觉得昨天我们能做到这样,是非常不容易。[详细]

风云组合展示国旗。

外国教练不懂羽毛球 训练方式显神威

主持人:其实和很多运动员聊得时候,就说中国教练员和外教的区别就是,外教的训练方式,不是那种拉的特别长,马拉松式的。他是比较集中,或是你们说的趣味性的东西,能跟我们说说趣味在什么地方吗?

蔡赟:以往的力量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健身房那些。而他器械练得比较少,因为羽毛球运动员,不是说要你扛着东西上去。更多的是一种跳跃,而且你跳跃的时候也不可能扛着杠铃。他可能通过一些别的动作,球的动作,来让你达到你羽毛球需要的效果。他让我觉得比较好就是,他来了先看你训练,他不是上来就教你,他要看两个星期的训练,因为他不懂羽毛球。

主持人:他不是专门的羽毛球教练。

蔡赟:他不是,他以前是篮球的。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08年的时候就是他帮忙带我们很久,然后我们一直有保持联系。我们私下关系也非常好,我也打电话给他。教练也给他打电话,希望他来,他也很高兴。而且不光是我们男双,包括混双,混双这次拿冠军,这两对,也是他带。我们四个人。[详细]

蔡赟傅海峰完胜丹麦组合夺冠。

打不过自己人 不退役不放弃

主持人:我看赛后采访,蔡赟说谁说我们要退役了,为什么反而更想继续下去了呢?

蔡赟:因为08年我觉得那会儿年轻,想赢怕输的心态特别厉害,想得到,我觉得我付出那么多我希望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是大家都知道比赛很难说嘛,而通过08年的失败,我们两人的心态变得越来越好,比赛成绩越来越稳定,不管输赢都能够比较平静的去对待,患得患失,想赢怕输的心态就没有了,反而会更稳定。所以从奥运会去年5月1号的积分赛开始到今年,我们只输过两场,所有的比赛全部打进决赛,只有一次因为因伤,傅海峰他身体不舒服,我们是最稳定的一组,这也是08年失利带给我们的一个成长。

主持人:就像你们说的,你们俩好像和夫妻一样,是吗?肯定有很多人会这样形容或者问道这个问题,这么多年了状态这么好,是要再继续配对打下去吗

蔡赟:以前新闻上也说,我们除了怕自己人,外国人我们一个也不怕,因为在队里我们俩成绩最好,谁跟我们打都是心态很好,队里球熟,奥运封闭训练我们俩就赢过两场球,自己人我们很难打过,我们天天在输球,一个月就赢过1场球,我们现在连混双都输。羽毛球是我们坚持了20年的事业,也不舍得放弃,除非有一天有人真的把我打的不行了。[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

在伦敦羽毛球赛场上,最后一枚男双金牌也落入了中国队帐下 ,在男双决赛中大家都熟悉的“风云组合”蔡赟/傅海峰以2-0击败了丹麦组合鲍伊/摩根森,最终把这第五枚金牌收入囊中,从此中国羽毛球队也实现了历史性的包揽五金。首先恭喜羽毛球队在伦敦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起和我们聊聊这场男双的比赛,他们是董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男单亚军,他身边的是《北京青年报》资深羽毛球专家李晖老师。

主持人:此前的比赛,不管是相对轻松的混双、女单、女双我们都拿了,比较艰难的男单也拿了,最后就剩这块男双的金牌,此前两位老师一直说,包揽五金没什么问题,是因为男双比赛看得很轻松吗?

董炯:谁也没说过,说会有希望,但没说没问题,08年开始有人问,我说机会很大,但08年没有实现。而且李永波自身也想,我觉得作为教练员来说,希望自己的徒弟全拿冠军,运动员希望自己上场就能赢球,这是运动本身的精神所在。为什么我特别期待,希望他们每个人都拿冠军,确实,四年,每个人的运动生涯,大家熬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上上下下,尤其是“风云组合”经历的风风雨雨,所以我觉得真的不容易,而且他们也能够在家庭、训练、生活上做得很好,作为现在的运动员,从管理上也有针对运动员的办法,从现在运动员的自我管理能力、自我展现上,也都很好。

主持人:李晖老师,最后的成绩是2-0,21-16、21-15,感觉打得不是很激烈。

李晖:在这之前“风云”的主要对手挺多的,包括丹麦这一对也是主要对手之一,相互之间胜负很正常,但从近奥运会这一段时间,好象我们对韩国那一对不占有绝对优势,要是决赛真在这两队选手之间进行的话,还真不好说。

主持人:偏偏他们半决赛输了。

李晖:咱也不能说咱们侥幸,因为奥运赛场就是,说谁有多大实力都没用,你只有在赛场上展现出来,你失败了不是我让你输的,这里面还有一个相互克制的问题,可能我们不太怵丹麦选手,韩国选手这一对可能我们在打法上别扭一些,也有一种相克的感觉。恰恰在半决赛,得了,他们俩碰上了,就形成了这样一个结果。

董炯:其实韩国选手跟丹麦选手也发挥不出来,有一个打法相克的问题。

主持人:这是循环链。

李晖:那天晚上打决赛时董炯也说,这次男双到手了。

主持人:此前我们的选手六胜两负,胜绩上是相当占优势的,又是在伦敦赛场,国羽前四枚金牌都顺利拿下,我觉得“风云组合”走上场时的气势都不一样。

董炯:压轴。其实这次奥运会排的也有点儿意思,虽然此前和李永波预计的……前面预计把男双排最后一个,这次也确实是,问他说这次金牌我们怎么拿,他说我认为是女单、女双、混双,男单,男双最后一个,这次真正把男双决赛放在最后一个,我想也是因为林丹之前的比赛给他们相当大的鼓励,这种鼓励和气场,我刚刚在这块场地上赢得冠军,而且是在有压力的情况下赢下来的,男双上的时候马上也一样,给他们一个心理暗示,他们和李宗伟的交锋输得比较多,跟丹麦队……

李晖:有一定心理优势。

董炯:昨天半决赛丹麦赢,我说男双是有希望的,因为蔡赟/傅海峰的组合是靠网前,靠进攻,只有蔡赟网前发挥得好,傅海峰才得以在后场“300多公里的杀球”,但韩国组合恰恰不让他们发挥到网前,丹麦队恰恰网前又不如中国这一队。当然,打到决赛就是实力的提前,再说克谁,你没有实力打到决赛就不行。

主持人:所以场上只能以最后的战绩说明结果。我们也来看一下这场比赛简单的画面。

主持人:这应该是第一局当时赛点的两个球。很轻松就把这个球扑死了,第一局真的没感觉丹麦队给我们造成了太大的威胁。

董炯:其实我们可以看,刚才那个球,你看前后站位,傅海峰在后面,蔡赟在前面,几个网前的角度,蔡赟的拍子都在网下,丹麦的几个拍子也在网下,网前几个球也是这样,也准备抢网,这个人在低点,都是这样抹,蔡赟这样抹,有机会就抹,没有机会就挑起来,傅海峰杀,从速度和技战术能力上都比丹麦快。

主持人:到第二局的时候,双方前面还打得比较胶着,但感觉丹麦队还是失误多了一些,连续被人追了几球,但其实这时候中国已经拿到了冠军点。解说也在说其实挺平静的。

我们来看最后这个球。

董炯:从接发球开始思想就很明确,蔡赟接发球就放网,先把主动权拿到,不失误,然后傅海峰两个杀球,网前这一分,谁发球谁不利。

主持人:尤其是速度极快的比赛。我们看到“风云组合”非常开心,拍子全部扔掉了,跪在地上。说句实话,我想如果能够选择,他们是非常希望在四年前主场夺冠军,但最终是在决赛赛场上不敌印尼选手,我想这口气他们也是憋了四年想拿下来。

主持人:他们非常开心,这样我们也是包揽了五枚金牌,中国羽毛球队终于实现了非常辉煌的结果。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当时李永波指导和田美丽指导都挂拍,走上了教练员的岗位,后来我们中国羽毛球队也是在不断攀升,不管是男单,一直以来有优势项目的女单、女双,成为奥运会冠军之后一直有人说,你们当年的男双黄金组合怎么就培养不出男双来呢?到了今天,这个疑问终于打上了叹号,“风云组合”成功了,其实这真的很不容易,这也是他们征战的第三届奥运会了,当时在雅典时当时四分之一决赛就被淘汰,在北京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决赛中输掉,直到今天。说句实话,看到两个人,我就会想到他们很多年以来不断的拼搏。

董炯:其实运动员本身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一步一个脚印,昨天李宗伟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话,“本身比赛就有胜与负”。

主持人:一定会有。

董炯:一定会有,所以体育比赛的魅力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坚持过来,如果你坚持过来,不懈地努力,不懈地实现自己的目标,跌倒了再爬起来,那么你一定能实现。我觉得这种信念、意志造就了这些运动员的成功。

主持人:李晖老师也是多次采访过奥运会,看到“风云组合”从出道时给我们的惊喜,到后来一直期待他们有质的突破,但也延续了很多年,终于达成梦想,您是什么样的感觉?

李晖:非常好,其实真的是,他们俩当初在悉尼奥运会之后,大概2000年开始,老教练重点抓这对男双,这一对也是汤指导一对比较得意的组合,他们的成长过程正好也印证了,你看,第一届八强,第二届奥运会银牌,其实在08年之后蔡赟一度想退役的,因为他的年龄也大一些,也有一些伤病什么的,但还是坚持了下来,我觉得要是08年拿了金牌,可能下面的就看不到了。人生追求目标总是有一点遗憾,但其实挺好,作为你的动力可以推着你继续往前走。昨天我还和董炯聊,五块金牌了,这日子不好过了呀。

主持人:下一届怎么办?

李晖:对呀,再弄什么呢?

主持人:这次我们说到男双就会提到蔡赟/傅海峰,我们看一下世界羽联的排名,其它几个单项上一看就是好几面红旗,但在男双项目上竞争非常激烈,除了蔡赟/傅海峰之外,其他选手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毕竟他们面临岁数、伤病的很多问题。

李晖: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成长周期是很漫长的,尤其男子双打这一块,要是没有一定的时间铺垫和积累,很难造就。

主持人:为什么男双需要时间?

李晖:这是项目的特点,因为不是一个人,比如董炯是单打,个人素质高低、技能、实力的提升完全可以充分展现在场上,两个人就不一样了,一些事情两个人都要做,同时还有相互之间的配合、默契,也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

主持人:我们的混双、女双也是俩人呀?为什么我们的成长那么快?

董炯:混双、女双是因为一直以来队伍从低谷往上冲的时候起就是女双,男的在后面嘛,稍微慢一点,也是有情可原的,我们女子的优势不光在羽毛球项目上,很多项目都是,我们的女子在世界上,尤其是在奥运会赛场上都能看到。

原来我那个时期老说“阴盛阳衰”的问题,但后来……

主持人:打平了。

李晖:是打平吗?教练都是男的。

主持人: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男子多一半,因为教练是男的。这次中国羽毛球队在伦敦历史性地实现了包揽五金,我记得那次也请李晖老师来聊过,关于当时女双受到处罚的事情,当时就曾经聊过到底会对我们羽毛球队产生什么影响,到底是大家心乱了,后面打的稀里哗啦,还是团结起来,一定要向世界证明自己,最终我们选择了后者。

李晖:对,我当时选择肯定是对他们的强刺激,反而激励他们打好。羽毛球这个项目,从我接触到现在快二十年了,真的是,20年时间得发生事情,这么看来,这支队伍还是非常团结的。

主持人:很有战斗力。

李晖:战斗力很强,外面来的一些干扰不会轻易把它打垮,反而可能更刺激它,凝聚力更强,爆发力也更强,跟弹簧一样,压多大就反弹多高,我觉得这是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

主持人:优良传统。

李晖:保证在各个世界大赛上取得优势、取得冠军的关键因素。

主持人:董炯老师,我们一直在说羽毛球队很强大,中国统治羽坛,这次统治得更完整了,一点缝隙都没有给外国选手留下来,此前有人担心羽毛球2016年的前途如何,包括世界羽联那时候那么狠地下杀手,也是想拯救羽毛球的形象,这次拿到五块金牌,恐怕就更甚嚣尘上了,您怎么看?

董炯:我觉得还是能看出一些的,除了女子项目,我们能看出这次的奥运冠军是21岁,衔接的还,王仪涵等,都比较年轻,这2016年应该还是比较平等的,即便有事件,我们还是能拿下来,用成绩说明一切。

男单在我看来,如果林丹能坚持,还得保持这样的状态,后梯队还有这样技术的人,或者是有这种心态、这种霸气,能够叫做“一哥”的,目前也是我们比较担心的。

主持人:陈龙,包括陈金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董炯:混双两队也都是年轻的,北京的张楠才22岁,四年以后就更成熟了,双打。男双,我们刚才提到了,他们要退役了嘛。

主持人:后面谁接还不知道。

李晖:我明白董炯的意思,根本不用担心,因为我们自己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比如林丹坚持不到四年以后,是不是有人能接上来,男双这一对岁数也很大了,他们再坚持,难度也很大,有没有人接他们呢?其实要这么看,男子项目非常不乐观,根本不用去着急,咱们不用去担心。

董炯:虽然这一届很好,但不是很乐观,只是这五块金牌证明了李永波这20年……因为李永波上任的时候是最低谷的时候,我们当时是作为年轻运动员赶鸭子上架,冲上来的,冲上来保持这一段时间以后就奠定了中国往上走(的基础),刚才我说了,女双先出来,然后女单、男单,然后是混双,然后是男双,实际上男双走到今天才真正叫“冲上来”了。

冲上来以后能不能在上面一直保持平稳,我刚才讲了,(关键在于)后面的梯队,其实后面梯队的人很多,但真正走到这个点上不太容易。

主持人:最后我还想问董老师一个问题,当年您也在李永波指导帐下,共事了很多年,他作为您的教练,我听很多人对李永波的评价是非常两极的,有一些人非常敬佩他,非常爱他,但也有一些人非常恨他,非常厌恶他。包括这次出现女双风波,很多人也是把矛头指向了李永波指导,现在拿到五块金牌,包括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也在现场看了这两场非常提气的比赛,我们到底应该怎么评价李永波?在您心中,李永波指导是什么样的人?

董炯:其实我们可以从这个队伍的建立到今天获得的成绩(看到),它就能说明李永波的一切,我们不能说别的,这种成功不是一个教练能随随便便做到的,而且毕竟他是总教练,我们刚刚看到他跟林丹拥抱,其它所有项目也都归他管,最先从女双1996年冲上来,实现中国羽毛球金牌零的突破,一直到今天的五块金牌。

过去我们那时候,每天都是早上6点多出操,为了体现团队精神,所有教练员都在场上,不管刮风下雨,春夏秋冬,那天我提到,爬香山,隔周一次的,李永波每次都跟着,甚至有些时候陪着女队挨罚,因为当时训练女队要求25分钟以内,男队要求20分钟以内。

李晖:香山,上去再下来。

董炯:超出这个时间就要挨罚,那都是夏天中午1点钟去爬,磨炼体力、体能,意志是最重要的。那时候作为教练班子,作为我们这支队伍,怎么能够爬起来……真是从香山爬起来的,这支队伍走到今天,我们说,李永波付出了艰辛,不管这个过程有多少风风雨雨,但毕竟中国羽毛球队的成绩说明了一切。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只是从外界的角度来看,这个看不惯,那个不高兴,就抹煞所有的辛劳、苦劳和功劳。

董炯:谈不上抹煞,所有体育运动取得成绩都跟教练员分不开,那天我跟李晖聊天时也说,运动员到赛场打比赛,教练员的工作从训练到比赛跟运动员没有区别,甚至比运动员还要谨慎,因为运动员打比赛可以回宿舍休息,教练员还要继续看下一场男单或下一场男双,我们反思一下,每一次比赛、每一次训练,一年所有运动员去国外有几十次比赛,教练员跟家人也是不聚的,现在可能还好,当年国家队好多教练员都来自于南方,都是常年的,只有春节可能能来探探亲。

主持人:付出太多了。

董炯:真的是,这个班子和李永波付出太多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成绩。

主持人:我们在表面上看到的是运动员站上最高领奖台领奖,但后面的付出才是真正把他们推上领奖台的基座。我们也来看看前方“风云组合”的最新采访,听一下他们三届奥运会的经历。

!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cntv5+体育台为你们带来的奥运5+会客厅,我是你们的李优。今天对于我们的演播厅来讲应该说是一个羽毛球之夜了。之前有过很多关于羽毛球的评论了,现在我们终于请到了风云组合来到我们演播室。欢迎,欢迎蔡赟,欢迎傅海峰。

蔡赟,傅海峰:大家好。

主持人:过了两天,我看现在两位还是蛮平静的,已经不是兴奋的感觉了吗?

蔡赟:我觉得很正常吧,之前想到会高兴很长时间,但也不是不高兴啊。我觉得我们还是能很平静的对待这件事,对于羽毛球,我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终点,我们还是会继续下去。所以我们俩显得比较平静。

主持人:当时好像是特别特别的开心,傅海峰也是,跪在地上痛苦。

傅海峰:对,赛前我也想,不要去刻意克制自己,不要去哭,不要去哭。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吧。就是忍不住了。

主持人:你还记得在你们的运动生涯中哭过多少次吗?能记住吗?给我们梳理一下,在哪些关键点,有这样痛快的落过泪。

蔡赟:没有没有。

傅海峰:可能我们两个挺能憋的吧。一直憋到现在。

蔡赟:都放在心里。

主持人:为什么在胜利之后要压抑住?是性格吗?

蔡赟:我觉得还没有到那个点。不管是世锦赛也好,苏迪曼杯也好,汤姆斯杯也好,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奥运会一直是中国男双的一个梦想吧。不光是我们两个人的,大家都知道这是男双第一次在奥运会拿到冠军。大家都很期待。而且在这个队里,男双一直被认为是软肋,不管是朋友也好,舆论也好。所以我们作为男双运动员一直想正一口气。我觉得昨天我们能做到这样,是非常不容易。

主持人:就是说这么多年的比赛,没有这个点,但是昨天的到这个突破点了。傅海峰也是觉得,昨天这个比赛,在那会儿,感情也是崩溃了,感情释放了出来。

傅海峰:对,毕竟四年了,我们足足等了四年。从08年的第二,失利了之后,到现在我们经历了很多东西。包括教练让我们尝试拆开配,还让我们连续拿了世锦赛冠军。当然我们最后的目标是奥运会,昨天我们实现了。

主持人:看这是赛后蔡赟把衣服脱了。

主持人:当时腰上别的这个是?

蔡赟:腰带,我腰不是特别好。有时候会用装备保护一下。

主持人:哦,不是什么特别大的……

蔡赟:还好,就是腰椎间盘突出。

主持人:你们俩好像身体还好,对于运动员这个来说。

傅海峰:对于我来说,以往伤病还是比较少。但是今年年初也是一直埋怨为什么年轻时候一直 没有伤病,偏偏到了12年的时候,伤病全出来了,还是挺压抑的吧。

主持人: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训练方式吗?

傅海峰:主要在今年年初是1月2号在韩国的公开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这站公开赛,当时很韩国队打半决赛。一次后场进攻,把右侧的膝盖内侧副韧带给损伤了。一个月没有训练。过完年之后,又去打全英比赛。你没有训练,膝盖没力的话,在后场进攻对于手臂的要求就更大一些。结果就是手也不行了。就得今年怎么这么不顺,什么伤都赶在今年出现。

主持人:那他伤的时候蔡赟怎么想?

蔡赟:我确实挺担心的,因为你知道双打和单打不一样。因为是两个人。特别是他在汤杯之前打了一次封闭。然后打完封闭坚持完汤杯他又不行了。我们也是算了时间的,在奥运会前一个月又打了一次封闭。可是他到打完小组赛又开始疼了。我也有点担心,我会跟他说,实在不行就,我多在后场杀。他轮到前面,那战术肯定要变,不像以前那样他在后面多一些。但是奥运会,大家都知道,四年一次,傅海峰也顶着很大的伤痛。他晚上都吃两颗芬必得,有时候吃的胃都不舒服。所以我也知道他很难,但是我也不能说太多。因为说太多也会让他有心里负担吧,只能鼓励,没事儿。我相信就最后三场球,我们一定能拼出来。

主持人:你们在一次,就像傅海峰有伤这种,比如有蔡赟有时候身体不好的,很少是安慰型的。

傅海峰:对吧,我们可能说不是去安慰,我们是想办法去解决。比如蔡赟你今天有问题了,我尽量去保护你,我多去跑,来帮你把不足拟补了。不是说过多的去考虑安慰对方。

主持人:太熟了啊。

蔡赟:不是说他生病了我要去送个粥什么的。

主持人:我之前看人在奥运年啊,也看到蔡赟在感慨,哎呀我没有什么伤病。但是这个身体总是会生病,现在还是这个样子吗?

蔡赟:对,我觉得,是年轻不太注意,比如训练完了换衣服不太及时啊,有时候治疗啊就不去了,去哪儿玩儿了。但是随着奥运的这种临近,人的意识会越来越强。自我保护意思也比较强。所以傅海峰也看到了,我这一年保护的比较好。特别是这一年,我又把我08年时候在美国的体能教练请回来了。我觉得他对我们的帮助特别的,不管是在后场的移动也好,在场上的爆发力也好。他也是打破了以前在国家队那种老式的训练方式。

主持人:老式的训练方式是哪种?

蔡赟:就是那种按部就班的传统的,星期一练这个,星期三练这个,永远也不变。不用问你就知道。他不能说天天换吧。他可以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就给你换一个动作,而且都是趣味性的。时间不长,但是会让你觉得很有意思。而且能练到很多小肌肉群。

主持人:其实和很多运动员聊得时候,就说中国教练员和外教的区别就是,外教的训练方式,不是那种拉的特别长,马拉松式的。他是比较集中,或是你们说的趣味性的东西,能跟我们说说趣味在什么地方吗?

蔡赟:以往的力量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健身房那些。而他器械练得比较少,因为羽毛球运动员,不是说要你扛着东西上去。更多的是一种跳跃,而且你跳跃的时候也不可能扛着杠铃。他可能通过一些别的动作,球的动作,来让你达到你羽毛球需要的效果。他让我觉得比较好就是,他来了先看你训练,他不是上来就教你,他要看两个星期的训练,因为他不懂羽毛球。

主持人:他不是专门的羽毛球教练。

蔡赟:他不是,他以前是篮球的。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08年的时候就是他帮忙带我们很久,然后我们一直有保持联系。我们私下关系也非常好,我也打电话给他。教练也给他打电话,希望他来,他也很高兴。而且不光是我们男双,包括混双,混双这次拿冠军,这两对,也是他带。我们四个人。

傅海峰:奥运会他虽然没来,但是他把每天的计划都写给我们。

主持人:哦,在国内都写好了啊?

蔡赟:发信息,打电话。

主持人:下午我和解说嘉宾聊天他们也说,男双只要过了半决赛就不用担心,肯定没问题。你们同意这个说法吗?

傅海峰:男双16对选手,就我们一对参加过。

主持人:全是新人?

傅海峰:对,全是打过08的,或者是第一次打的。包括这次和我们打的这对丹麦的选手,他们也是第一次打奥运。所以他可能觉得我们比较有底气。

主持人:所以说如果你们有可能爆冷的话,就是在半决赛之前。

傅海峰:对,小组赛是最难打的。

主持人:这次小组赛采取了这种循环制你们习惯吗?

蔡赟:不习惯,羽毛球我们从来没有循环赛,小组赛,都是淘汰赛。比如公开赛。而且我们公开赛的时间就是比4天到5天。

主持人:很紧凑啊?

蔡赟:就是今天一场,明天一场。

傅海峰:所以你的状态可以保持的很紧凑。

蔡赟:而这次男双是最长的,9天,打一天休息一天,打一天休息一天。特别难受,因为你知道好不容易把状态调整的特别不错,又停。

主持人:那你们之前知道这个赛制吗?

蔡赟,傅海峰:知道。

主持人:那有针对赛程做一些改变吗?制定一些战术?

蔡赟:会会会。而且男双从来没有在早上,从来没有,单打可能有,男双从来没有。

主持人:从来不会有?

蔡赟:可能有的话几年能赶上一次就不错了。比如公开赛的比赛,男双一定安排在下午和晚上。因为男双观赏性比较强,他要买票,他要挣钱。但是奥运会告诉我们,我们早上的比赛特别多。结果来到这儿我们知道我们三场小组赛全是晚上,他改了临时。

主持人:临时改了?

蔡赟:还有两天他告诉我们全部改晚上,我们之前一直练早上。

主持人:这样合理吗?

蔡赟: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们没有办法。也没地方说去。结果打完三场小组赛晚上之后,他又改早上了。就特别难受这样。每天早上9点。

主持人:9点钟就开始比赛?

蔡赟:开始比赛。就意味着你7点起。

主持人:之前晚上比赛几点才能睡呢?比赛完之后是不是还有有一些?

傅海峰:放松治疗。起码要磨磨磨一个小时。

蔡赟:12点,1点睡吧。

主持人:这也太不合理了。

蔡赟:对,很难做。因为大家也都知道羽毛球的不确定性很强。前面的比赛可能20分钟也可能1个半小时,前面的比赛如果遇到都是比较激烈的那你今天就一直往后拖。我们最晚打过凌晨3点多钟。队友打过4点多钟的。名将彼得-盖说过这种赛制他不能接受,你羽毛球比赛比到3点多,大家都很困,怎么可能有状态?就需要国际羽毛球联合会通过改变赛制,更合理的赛制,来让羽毛球更好的发展?你说凌晨3点谁会来看球?

主持人:你觉得这个赛制影响到你们的奥运征程了吗?从结果上看是没有。过程中呢?

傅海峰:我觉得还好,小组赛都是晚上,复赛和半决赛都是早上九点打,这种转换确实很难。

而且小组赛之后是两天一场球,你的状态很难调动的很好。你就要第二天的训练课调整的很好,然后比赛,然后又训练。把这个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

主持人:那你们是怎么调整的?咱们专业的说,自我调整。

蔡赟:参加了这么多年比赛了,对自己调整自己有一个感觉。有的人赛前不愿意练很多,有些人必须要练很多,才能有感觉。所以我们对自己会有感觉。比如我蔡赟,我不愿练太多。太多了我觉得会木。所以更好的休息对我们是更有利的,比如傅海峰的手,你让他练太多,每天这么超负荷的练的话,只会影响第二天。但是我们休息的都很好,半决赛,决赛我们都睡的很好。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大赛下,我们能这样还是很好。

主持人:有两颗大心脏。傅海峰的手还在疼吗?

傅海峰:疼,伸直就疼。

主持人:腿呢?

傅海峰:腿没事儿了。

主持人:腿没事儿了,手还疼。那你这个受伤的话?

傅海峰:8进4打完之后,因为第二天也不用打。当时我就在想,我要不要第二天找大夫再打一针封闭。因为这个疼痛一定会影响我后面的比赛。

主持人:是刺痛还是?

傅海峰:就是杀球那一下,非常的疼。很难受,就是让你杀球也发不了力。很难受。就是达不到我想要的那种杀球,所以我考虑要不要去打封闭。而且也希望不要给领导知道,就偷偷的打,就算了。但是队医不同意,说风险太大了,刚一个月前打过,现在再打,容易断。

主持人:你能给大家说说,封闭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副作用?

蔡赟:太会让你变脆,韧带啊。变脆。

傅海峰:他能起到一个很快的消炎作用。

主持人:他是消炎,还是麻痹作用?

傅海峰:麻痹是止疼。如果你不打麻痹的话他会……

主持人:主持人:他是消炎,还是麻痹作用?

傅海峰:麻痹是止疼。如果你不打麻痹的话他会……打完之后基本这边一条神经都是麻的。

蔡赟:三天吧,三天你几乎就不要动。

傅海峰:所以那天八进四打完的时候只有一天半的时间给我缓,我就考虑要不要打,结果队医不同意。

主持人:处于你之后的整个这人生归化?

傅海峰:因为大后天就是半决赛了嘛。

蔡赟:如果08年我们两个拿了冠军,那可能就没有今天,我们俩可能早就退役了。我最多坚持一年,全运会打完我肯定就退役了,不再打了。

傅海峰:对,人的积极性可能就没那么强了。

主持人:但是我看赛后采访,应该是蔡赟说,谁说我们要退役了,为什么现在坚持了4年之后反而就更想继续下去了呢?

傅海峰:因为状态那么好,中国队

蔡赟:因为08年我觉得那会儿年轻,想赢怕输的心态特别厉害,想得到,我觉得我付出那么多我希望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是大家都知道比赛很难说嘛,而通过08年的失败,我们两人的心态变得越来越好,比赛成绩越来越稳定,不管输赢都能够比较平静的去对待,患得患失,想赢怕输的心态就没有了,反而会更稳定。所以从奥运会去年5月1号的积分赛开始到今年,我们只输过两场,所有的比赛全部打进决赛,只有一次因为因伤,傅海峰他身体不舒服,我们是最稳定的一组,这也是08年失利带给我们的一个成长。

主持人:我看有些访谈的时候,你们俩在低谷的时候也有眼泪留下来的镜头,在那个时候有没有想过,就这样了吧?

傅海峰:真没想过我们遇到困难会拆散、不顺、堕落什么的,从02年配到现在,中间出现了基多、亨德拉,还有古建杰和陈文宏,当时他们是多哈亚运会的时候第一次冒出,连赢我们3次,当时一下把我们打入低谷,当时我们也没放弃,然后现在我们保证连胜他们,包括这次奥运会半决赛我们也赢了他们。直到10年亚运会,李宏大连赢我们5次之后,我们也把他们取胜了,去年的世锦赛我们也赢了他们。我觉得我们两个,遇到困难挫折我们都能顶过来,在场上比分也一样

主持人:就像你们说的,你们俩好像和夫妻一样,是吗?肯定有很多人会这样形容或者问道这个问题,这么多年了状态这么好,是要再继续配对打下去吗?

蔡赟:以前新闻上也说,我们除了怕自己人,外国人我们一个也不怕,因为在队里我们俩成绩最好,谁跟我们打都是心态很好,队里球熟,奥运封闭训练我们俩就赢过两场球,自己人我们很难打过,我们天天在输球,一个月就赢过1场球,我们现在连混双都输

主持人:所以你们俩还想继续打下去,因为对王义夫来说肯定最想听到你们这句话

蔡赟:对,肯定的,我们还有这个能力去保持,而却羽毛球是我们坚持了20年的事业,也不舍得放弃,除非有一天有人真的把我打的不行了

傅海峰:没关系,有我这里顶着

主持人:如果有一个人先退的话,你们两个会一起退吗还是会分开?

傅海峰:应该一起退

蔡赟:没人会跟我们配了吧,因为双打和别的项目不太一样,找配对很难

主持人:今天因为时间有限,和你们聊的也是很开心,如果有机会的话也欢迎你们来北京和网友们聊一聊。

主持人:好的,恭喜“风云组合”,当然我们也期待着“风云组合”之后我们的男双能有更多新的组合涌现上来,让这个项目不再是我们五个单项中最让我们揪心的项目,好的,今天谢谢两位嘉宾,也谢谢网友们,这里是《冠军论战》,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真没想过我们遇到困难会拆散、不顺、堕落什么的,从02年配到现在,中间出现了基多、亨德拉,还有古建杰和陈文宏,连赢我们3次,当时一下把我们打入低谷,当时我们也没放弃,然后现在我们保证连胜他们。直到10年亚运会,李宏大连赢我们5次之后,我们也把他们取胜了,去年的世锦赛我们也赢了他们。我觉得我们两个,遇到困难挫折我们都能顶过来,在场上比分也一样

————傅海峰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