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曹缘、张雁全:初次见面感觉很特别

男子双人10米跳台的决赛,中国小将曹缘/张雁全一举夺冠,而对于这两个年轻的小将来说,两个人从配对开始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虽然偶尔也会因为分歧有过拌嘴,但从没有真正的动怒过。 [详细]

本期嘉宾

曹缘

北京人,中国男子跳水运动员。在广州亚运会夺冠军。

张雁全

1994年6月13日生于广东潮州,2009年东亚运动会单人10米台冠军。

于芬

清华大学教授,国家跳水队前副总教练。

滚动图集

  • 曹缘,张雁全
  • 曹缘,张雁全
  • 曹缘,张雁全
  • 曹缘,张雁全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跳水队副总教练于芬做客点评男台。

于芬:跳水技术不断发展 难度无极限

主持人:看完男台双人,我有一个疑问,以前我们觉得哪怕在10米台上跳307,三周半,就已经很难了,但后来这个动作几乎所有人都能跳,后来跳109、409,这个动作很逆天,但墨西哥选手两个人居然都能跳出来,而我还没有看到中国选手在比赛中采取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于芬:是,中国选手跳409,队员拿去比赛的,目前还没有,但跳109的选手现在还是有,而且曹缘和张雁全在今年上半年的比赛中用了109,但现在他们有伤病,就没有采用了,这次比赛中有好几对都采用了109,说明这个动作已经做得非常熟练了。

主持人:在以前觉得不可能的动作,为什么现在觉得不是那么难?

于芬:我常常跟现在我的小选手说,我说,可能下一届奥运会,跳台上的女选手也都能完成109了,所以现在技术发展,它的需求是女子选手要跳像男孩子一样的难度和技术。难、稳、美,三者缺一就不完整,即使你拿了冠军,裁判和观众可能还是会觉得缺点儿什么,缺一点难度,或者缺少一点稳定性,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三方面都比较突出的。[详细]

跳水男子双人10米台曹缘张雁全夺金。

帅气张雁全直夸曹缘可爱

主持人:我之前有看你们在其他的一些采访,90%的时间都是曹缘在说,平常是这样的吗,生活中?

曹缘:可能跟性格有关系吧。我的性格开朗一点儿。但我觉得,张雁全说的每句都是经典。

主持人:我觉得张雁全特可爱,有点像网友说的“天然呆”那种。你有这种感觉吗?你们猜一下,网友说张雁全都集中在哪个点上?

曹缘:脾气。

主持人:网友都留言说:张雁全好帅啊,长的好帅,好多女生喜欢你。

张雁全:心脏病要发了,受不了了。

主持人:网友都说,小缘缘,好可爱啊。看来你走的都是可爱的路线。

张雁全:嗯,曹缘就是挺可爱的。 [详细]

曹缘、张雁全两人均是首次出征奥运会。

两人互相仰慕已久 初次见面感觉特别

主持人:两个人第一次听说对方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曹缘::都是在08年。我听家里人说,广东有个小孩,动作很漂亮,说听起来很厉害,就这一句,我就开始打出打听,是谁是谁,最后知道了张雁全。

张雁全:我听说他的时候我还挺崇拜他。

主持人:那两人会面了之后,感觉怎么样,跟打听来的印象一样吗?跟一见钟情似的?

曹缘:觉得,嗯,当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吧。就是觉得,说不出来,就是感觉盯着他看了一会,觉得很特别。

张雁全:当时是进房间一看,觉得:你也住这儿啊,然后就没管了,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详细]

曹缘、张雁全均是95后小将。

玩魔兽已满级 公会队友不识冠军

主持人:你们对电子游戏是不是都比较擅长,张雁全是手机达人我们都知道。魔兽你玩的什么职业?

张雁全:那个,死亡骑士。满级了。还加了一个公会。

主持人:他们知道你是世界冠军吗?那你们公会其他人知道你的“隐藏身份”吗?

张雁全:估计不知道。

主持人:那你准备什么时候透露一下吗?

张雁全:没想过,不喜欢高调。

主持人:嗯,保持低调,曹缘有和张雁全一起在魔兽世界里驰骋一下吗?

曹缘:其实没玩,拿着晃了几下,感觉比较复杂,就没玩了。[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爱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我们非常容幸地邀请到清华大学教授,也是国家跳水队前副总教练于芬老师,于芬老师您好。

于芬:你好。

主持人:于芬老师一来我们就知道我们的王牌之师又给我们带来了一枚金牌,男子双人10米台的金牌,其实这枚金牌说实话我觉得还是拿得挺惊险的,曹缘和张雁全,他们作为小将,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又是面对东道主巨大优势戴利出战的10米台,最后获得金牌,您觉得他们的表现是不是非常值得称道。

于芬:还是前面说的,我们的整体训练相对来说稳定性比较好,实际上我们这两个小将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一个是主场作战,而且在去年的时候,世界杯,英国选手曾经也战胜过我们,也是这两个小选手,而由于这两个小选手年龄比较小,训练比较多,也有伤病,包括曹缘的胫骨一直都是疲劳性骨折,今年2月份我去了世界杯,他们跳的是109,但现在被迫把难度降下来了。现在其他几位选手难度都非常大,实际上国外选手想用难度来冲击我们,因为都是同样的动作,比稳定和质量他们不一定能赢我们,那么就用难度拼,结果在过去一些比赛中,他们曾经战胜过我们一些双人选手,所以这一次的比赛,从比赛局面看,当时英国一队的选手势头还是非常好的,从裁判给分到主场,包括他们的优势,还是不错,但最后他的一个动作有点失误,而中国这两个小选手虽然难度不高,但没有失误。

主持人:我想这可能是很关键的一点,因为我们看到那场比赛中,前两个规定动作,可能这跟主场优势有关,在大家都表现得很完美的情况下,英国选手排在第一位,在两轮之后,中国选手没能够在积分榜排第一,这对于中国跳水来讲,特别是双人项目,好象也是挺罕见的局面吧。

于芬:是,在规定动作时,中国选手的优势几乎是别人很难撼动的,特别是这两个小选手,个子比较小,水花效果很好,在这两个规定下来以后,戴利他们竟然排到了第一,这已经说明从裁判内心对他们的双人还是很认同,希望他们能够跳好,能够给予他们,但比赛不到最后一个动作下来,谁也不敢说自己就是冠军,现在中国选手即使胜利,也不是那么稳定的情况下,已经看到了世界强手们的冲击,而且他们有优势,并不是说我们在难度和质量上远远超出对手而取得胜利的,这种胜利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要有新的创新,在难度和质量上,否则这种优势还能保持多久是很难说的。

主持人:确实,这场比赛看得我们心里有一点捏把汗,我们现在也跟于老师一起看一下男子双人10米台的精彩画面。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三跳……

于芬:第一个自选。

主持人:对,第一个自选。其实在跳这个动作之前,还是英国选手排在第一位的,所以现在我们是处于追赶的位置。

于芬:这个效果非常好,水花压得很小,所以给人家的视觉感觉很好,要是比他们更粗大的选手也以这样的角度下水,效果就不会有他们这么好了。

主持人:这是我们东方人身材上的优势吧?

于芬:有优势,他们两个人身材比较瘦小。

主持人:这是英国选手戴利组合的一跳,也是他们的第三跳。

于芬:他们这一跳跳得还是很好的,跳完继续保持第一的位置。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难度系数比我们多了0.1。来看一下,其实这个入水动作也很好。

于芬:非常好,你看他们个子非常高、非常大,最后还能做到这个程度,裁判当时有几个10分。

主持人:这个动作应该是拿到了91.08的高分,我们也看到英国首相在现场观战,在三跳结束,比赛进行到一半时,我们还没有能够站上第一位,当然,差距是非常小的,大概2分多一点的局面。

于芬:对,主要在第四个动作时,英国选手有一点失误,所以他们一下大比分下降了。

主持人:看到这儿的时候,我自己还是比较紧张的,感觉他们的主场气势很盛,主要是英国选手跳完,全场欢声雷动。真是很不容易,客场作战,四年前其他选手也都感受到我们中国魔鬼主场的气势,其实还是蛮有用的。

于芬:是。

主持人:这个动作应该是他们的第四跳,中国选手跳207C。

于芬:307。

主持人:难度系数307。

于芬:这两个选手的特点,你看这就是效果,入水效果非常好,你看他们也不是非常垂直,有点带过,但由于他们特别瘦小,特别紧,所以下水效果就非常好。

主持人:所以让裁判在视觉上很舒服是吗?

于芬:是的。中国跳台选手个子都比较瘦小,你看,国外的选手差不多都是1.7、1.8米,他们下水的创击面相对于中国小个子选手来说大一些,所以同样是压水花,他们更不容易一些。

主持人:来看一下墨西哥的选手,他们跳了一个409C,难度系数高达4.1的动作,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动作,可以说让人觉得非常惊讶。现场解说“看杂技”。

于芬:他们这两个动作,要是配好了,把水花压齐了,真是谁都没法儿顶替。

于芬:他们就是很轻松,一下子处理不好,要是他们下水再紧一点,效果就会好。

主持人:您觉得他们是跳的时候的问题,还是纯粹入水的问题?

于芬:这个动作还是一个基本功的问题,基本功是最后一个入水的处理环节,这个环节,我们从小就在练他们,在他的翻转能力欠缺一点的时候怎么处理,但这两个运动员也是非常不容易,因为他们四周半,需要人的极限,整个能力要非常强,内在力,在空中一秒多钟的时间要完成四圈半,没有借助任何力量,跳台没有弹性,不像板,也不是跑台的,完全是立定的,所以这个动作非常困难,他们最后的处理,如果有我们一套高质量的基本功训练,做得更完美一点,可以跳一百多。

主持人:可以跳一百多分。

于芬:现在他们跳了九十多分。

主持人:95.94,基本就是96分。

于芬:而且这种动作,如果跳三周半的话,这样下水,可能也就70分了。

主持人:差这么多。

于芬:难度还是决定了他们后来获得了一些优势。

主持人:来看一下,应该是中国队最后一跳,5255,应该是3.6难度的动作。

于芬:他们这两个动作也是入水有点儿松,但水花不大,水花一不大呢,就掩盖了一些问题。

主持人:也就是说有的时候动作不是很完美但可以救回来。

于芬:就是人比较小,水花效果还可以,也过了。

主持人:这个动作跳完,我们就可以确保中国队确实是这个项目的冠军,当然,他们的优势不像那天吴敏霞和何姿那样一直领先,领先得非常大,但这个动作也跳了99.36分,也就是说,他们在难度系数低的情况下,其他得分都非常高。

于芬:他们两个人还是稳住了,不管对方跳得好跳不好,我发挥自己的水平,跳好自己的每个动作,以这样一种状态表达出来了以后,最后获胜,主要还是来源于这些。

主持人:好的,于老师,看完男台双人,我有一个疑问,以前我们觉得哪怕在10米台上跳307,三周半,就已经很难了,不能说极限吧,也是那会儿所谓的“豪华配置”,但后来这个动作几乎所有人都能跳,后来跳109、409,觉得这个动作简直很逆天,但墨西哥选手两个人居然都能跳出来,而我还没有看到中国选手在比赛中采取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于芬:是,中国选手跳409,队员拿去比赛的,目前还没有,但跳109的选手现在还是有,而且曹缘和张雁全在今年上半年的比赛中用了109,但现在他们有伤病,就没有采用了,这次比赛中有好几对都采用了109,说明这个动作已经做得非常熟练了。

主持人:在以前觉得不可能的动作,为什么现在觉得不是那么难?

于芬:在1975年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开始跳四周半了,中国还有女选手跳,所以我常常跟现在我的小选手说,我说,可能下一届奥运会,再下一届奥运会,跳台上看到的女选手也都能完成109了,所以现在技术发展,它的需求是,女子选手要跳像男孩子一样的难度和技术,在追求跳水的过程中。

难、稳、美,就能形成对一个高水平运动员的整体要求。既要有难度,还要有稳定性和美,三者缺一就不完整,即使你拿了冠军,裁判和观众可能还是会觉得缺点儿什么,缺一点难度,或者缺少一点稳定性,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三方面都比较突出的。

主持人:跳水的难度,我想应该是有极限的吧,有我们做不到的时候。

于芬:如果我们就这么想,我们的确想不出来每个人大概能够跳到什么程度,现在在清华,我们借助清华多元的科研平台和学科优势,想对人体做一些测试,通过训练看人能达到什么样的难度,完成什么样的动作,用一些科学数据来检验和证明,过去几十年中国的跳水很成功,但我们很希望了解中国跳水成功的训练方法、手段,从中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我们为什么能成功,不仅仅只是刻苦训练,而现在我们有十个训练方法、手段,每天都按照这十个练,为什么我们不能发展十一个、十二个、二十个,而十一个、二十个、三十个……当然不仅仅是中国选手受益,所有喜欢跳水的孩子们,所有喜欢跳水的世界各地的选手们,可能都能够从我们科学的训练方法手段和理论论证中更科学地训练。

主持人:是,我想这不仅是运动员,也是教练员、所有人追求的目标,不断地挑战自己,一切都有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

于芬:对,我想这种可能与否,除了难度的冲击……我又讲回来,讲到竞技体育,运动和体育怎么使人和教育相结合,它是一种体育教育,我们为什么要追求高难度,为什么要争取胜利,实际上我们不光是在竞技体育中,做任何工作,做任何事情,也都希望追求这种高度和这种完美,只是在奥运会的时候人们看到赛场上的竞技体育,而我现在在大学里,很希望把这种精神传播给大学优秀的学子们,让他们感受到竞技体育的教育价值,让更多人参与体育,从体育运动中获得更多教育意义,获得身心的愉快,我想可能它的价值会更高一点。

虽然今天在谈的是金牌,但我随时随地都在想,过去做专业教练,培养了很多金牌的教练员,我怎么能够更多地把这些奥运会冠军身上具有的好品质让现在普通的学生、喜欢跳水的学生感受到,因为书本里的东西只能读到,真正地训练才能够感受到实践的价值。

主持人:是,对我们很多人来讲,现在我们看跳水,更多还是一种纯粹的欣赏,但当有一天大家有途径亲自去从事的时候,恐怕才能够更深入地体会跳水的乐趣和它的美感所在。

于芬:对,你们经常提到,怎么能够再难一点,怎么能够再美一点,怎么能够分数再高一点,实际上这些东西要看你怎么去思考,难、美,包括拿更多金牌,现在追求三块、四块、五块、八块,都是在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这种突破和升华,从外在的、内在的,一种精神境界的,都是在不断地扩展,可能它的意义就会更好。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看一下曹缘和张雁全在获胜之后的感言,我想,对这两个年轻小将而言,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能够有这样出色的发挥,确实非常不容易。来听一下。

主持人:恭喜曹缘和张雁全,当然最重要的是恭喜中国跳水队,后面还会有六枚金牌的争夺,相信中国跳水队是不会令我们失望的。好的,我们也期待着有更多金牌,可以更多邀请于芬老师给我们好好点评跳水的魅力所在,谢谢于芬老师,这里是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

主持人:欢迎男子双人十米跳台的新科冠军,张雁全和曹缘。

张雁全:大家好,我是张雁全。

曹缘:我是曹缘。

主持人:我之前有看你们在其他的一些采访,90%的时间都是曹缘在说,平常是这样的吗,生活中?

曹缘:可能跟性格有关系吧。

主持人:你的性格是比较,属于开朗型的?

曹缘:开朗一点儿。但我觉得,张雁全说的每句都是经典。

主持人:我觉得张雁全特可爱,有点像网友说的“天然呆”那种。你有这种感觉吗?曹缘你猜一下,网友说张雁全都集中在哪个点上?

曹缘:脾气。

主持人:张雁全你觉得呢?

张雁全:……

主持人:网友都留言说:张雁全好帅啊,长的好帅,好多女生喜欢你。

张雁全:心脏病要发了,受不了了。

主持人:你平时受女孩子欢迎吗?曹缘,有女孩子托你给张雁全递情书之类的吗?

曹缘:这个真没有。

主持人:曹缘,你知道网友是怎么形容你的吗?

曹缘:不知道。

主持人:网友都说,恭喜你,小缘缘,看来你走的都是可爱的路线。

张雁全:嗯,曹缘就是挺可爱的。

主持人:两个人第一次听说对方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曹缘:都是在08年。

张雁全:听说他的时候我还挺崇拜他。

主持人:那曹缘呢?听说张雁全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曹缘:我听家里人说,广东有个小孩,动作很漂亮,说听起来很厉害,就这一句,我就开始打出打听,是谁是谁,最后知道了张雁全。

主持人:还到处打听,张雁全有没有感觉心中暗喜。

张雁全:我有点害怕。

主持人:那两人正儿八经的会面是什么时候?

张雁全,曹缘:在国家队的时候吧。

主持人:那两人会面了之后,感觉怎么样,跟打听来的印象一样吗?

曹缘:觉得,嗯,当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吧。

张雁全:当时是进房间一看,觉得:你也住这儿啊,然后就没管了,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主持人:曹缘呢?怎么会觉得莫名其妙。

曹缘:就是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跟见到每个人都不一样。

主持人:不一样?是什么感觉?

曹缘:就是觉得,说不出来,就是感觉盯着他看了一会,觉得很特别。

主持人:跟一见钟情似的?

张雁全:我想起来有点后怕。

主持人:那两人第一次配合是什么感觉?

曹缘:紧张吧?

张雁全:紧张吗?你还会觉得紧张吗?

曹缘:怕跳不好嘛。

张雁全:那时候跳,从节奏上感觉还比较般配。

主持人:因为什么紧张?

曹缘:那是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嘛,多少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主持人:你们赛场上是搭档,生活中呢?也是好朋友?住一起吗?

张雁全,曹云:恩,住一个房间。

主持人:那比如吃上面,你们比较喜欢吃什么?

曹缘:我比较喜欢肉类。

张雁全:我比较挑食,去食堂,我看半天也就打一两个菜,曹缘去吃饭每个菜都要吃,别人都简称他“小胖”。

主持人:原来是能吃才叫小胖啊,两个人穿衣服的风格呢?

曹缘:他一般就是随便。还都比较帅气,我也是,随便一点,能穿就可以了。

主持人:你看,曹缘也夸你帅,你在衣服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张雁全:衣服啊?随便一点吧,训练服为主。

主持人:我看两人以前有一起出去,爬山什么的,之前看到照片。

张雁全:那是在济南吧,在济南才有爬山,我比较喜欢爬山,喜欢拉着教练去爬山。

主持人:你觉得爬山有什么感觉。

张雁全:心情比较舒畅怕,爬到山上就不会有太多的想法,能够缓解压力。

主持人:曹缘呢?会跟他一起去吗?

曹缘:泰山,我们是一起去的,整个队都去了。

主持人:那你在山上呢?是怎样的感觉?

曹缘:有一种在仙境的感觉。

主持人:那两人第一次夺冠呢?是什么感受?

曹缘:挺开心的,那也是在英国。

主持人:就仅仅是开心吗?

曹缘:印象中的挺开心的。

主持人:除了开心呢?有没有激动之类的?

曹缘:就觉得训练有回报了吧。

主持人:就觉得你终于找对人了是吧?那两人第一次失败呢?

曹缘:也是在英国,我们第一次夺冠,第一次失败,最高分,都是在同一个场馆,就是今年参加奥运会的场馆。

主持人:那那次失败之后,有没有受打击的感觉。

张雁全:有,那是我们感觉打击最大的一次。

主持人:那当时对对方有没有产生质疑?

曹缘:没有没有,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

主持人:说的好像小夫妻一样。

张雁全:那还是有吧!

主持人:那第一次吵架还记得吗?

张雁全:好像是在技术方面吧?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吵的?

曹缘:就是有时候跳不好,就比较急躁,他就开始说我。

张雁全:他还要打我。

曹缘:没那么严重!只是有点烦躁而已。

主持人:两个人参加比赛会紧张吗?

张雁全:有一点。

主持人:紧张的表现是什么?会少吃点吗?

曹缘:这到不会。玩CS放松放松吧?

主持人:你们对电子游戏是不是都比较擅长,张雁全是手机达人我们都知道。

曹缘:电脑游戏,我玩的不多。

张雁全:玩的比我多一点。

曹缘:他还玩魔兽。

主持人:魔兽你玩的什么职业?

张雁全:那个,死亡骑士。

主持人:死亡骑士,满级了吗?

张雁全:满级了。

主持人:有加入什么公会吗?

张雁全:有一个。

主持人:他们知道你是世界冠军吗?

张雁全:是我自己的朋友。

主持人:那你们公会其他人知道你的“隐藏身份”吗?

张雁全:估计不知道。

主持人:那你准备什么时候透露一下吗?

张雁全:没想过,不喜欢高调。

主持人:嗯,保持低调,曹缘有和张雁全一起在魔兽世界里驰骋一下吗?

张雁全:他玩了一会,告诉我他有点晕。

主持人:你打到几级啊?

曹缘:其实没玩,拿着晃了几下,感觉比较复杂,就没玩了。

主持人:哦,那你们现在已经夺冠了,拿到第一块奥运金牌的时候,心里的感受是什么?

曹缘:我的感受就是梦想成真了。

主持人:雁全呢?

张雁全:又拿牌了。

主持人:确实够自信的。确实是这样,梦之队嘛。之前我们同事也说到,跳水比赛就是全世界跳水运动员聚在一块,听中国国歌单曲循环,你们赞同这个说法吗?

曹缘:我……呃……还没想好。

主持人:说到这个呢,网友还总结了曹缘的可爱语录。有网友说到2009年和林跃搭档,有媒体问:曹缘,你觉得和林跃搭档,他有没有奥运冠军的范儿?当时曹缘脱口而出:有!然后马上意识到不对了,开始改口:没有没有……到底是有啊?还没有啊?

曹缘:那是第一次和其他人搭档,也是第一次参加新闻发布会,记者的提问有时候没听清就回答了,没什么经验。

主持人:那现在有经验了?

曹缘:嗯。

主持人:那为什么已经有经验了,两个人还要靠猜拳来决定谁去新闻发布会?

曹缘: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主持人:现在就差不多了?

张雁全:现在已经好多了。

我听家里人说,广东有个小孩,动作很漂亮,说听起来很厉害,就这一句,我就开始打出打听,是谁是谁,最后知道了张雁全。

————曹缘

听说他的时候我还挺崇拜他。第一次见到曹源的时候,当时是进房间一看,觉得:你也住这儿啊,然后就没管了,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张雁全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