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冯喆:夺冠意料之中 教练比我话多

冯喆认为双杠金牌是意料之中的,很早就有夺冠梦想,教练和他也为此下过功夫。男团预选赛排名第六时,黄导让大家发挥想象力,冯喆想到的就是触底反弹,反弹到顶,果然如愿。谈到冯喆的幽默感,冯喆认为教练比他话多,常常不在状态上,需要冯喆提醒。[详细]

本期嘉宾

冯喆

1987年生,四川人,1999年入选四川省体操队,2004年进入国家队。

李珊珊

点评嘉宾,奥运会体操女子团体的冠军。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体操女子团体冠军李珊珊作客点评。

李珊珊:男女体操队互动多了 因为教练更开放

主持人:一方面是团结,另一方面就是互相亲切的表达,我想女队的队员可能更像姐妹,而他们男队更像兄弟,这才是所谓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像亲人一样的关系,才能让大家在场上有更完美的表现。

李珊珊:而且现在不光只是男队是男队,女队是女队,男女队之间的互动也会有,像原来的训练场馆,男子馆是男子馆,女子馆是女子馆,但现在已经不是了,大家都一起,在一个场馆里,我觉得这也是看到教练更开放、更愿意让运动员之间多交流的开放式管理。[详细]

冯喆展示中国力量。

冯喆:展开想象力 预料触底反弹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冯喆,你怎么理解丰富的想象力?

冯喆:因为当时开会的时候,说到我的时候,我刚开始就意味失败到第六了,还能怎么样?就只可能触底反弹了,然后黄导说让我们展开想象力,我想我的想象力这么丰富,那肯定应该表现得更好了。

主持人:你是队里想象力最丰富的那个人吗?你当时设想的是什么?

冯喆:我肯定想的是触底反弹,反弹到顶啊。[详细]

标准的90度。

冯喆:教练比我絮叨

主持人:是属于说话特絮叨的人吗?全队就你话最多吗?

冯喆:不,我们教练比我话更多。今天我们教练见我第一眼的时候就告诉我,你要好好想好要领,你的对手是巴西队那个,他还没从一冰那儿缓过神来,我说黄导,您说错了,我的对手今天换了,哦,黄导才反应过来,经过我的开导,黄导才慢慢走入他的角色。

主持人:你开导黄导。

冯喆:我觉得好像是这样的。[详细]

冯喆最高难度夺冠。

冯喆:双杠金牌不是意外之喜

主持人:这次的双杠金牌是意外之喜吧?

冯喆:从理论上应该不算吧,因为很早就有这个梦想,黄导也有意在这方面跟我多下一些功夫,他说你可能,刚开始他说你可能离双杠世界冠军最近,后来他说要是奥运冠军的话,你可能是离团体冠军最近,其次就是双杠冠军了,所以说我跟黄导一起配合,就为了这个双杠冠军,也下过一定的功夫。[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

在伦敦的体操赛场上又有好消息传来,在男子双杠的比赛中,我国选手冯喆拿出了一套7.0难度的动作,最后以15.966的高分获得了这样一枚金牌,恭喜冯喆,今天我们也请到一位嘉宾跟我们一起聊聊冯喆,或者应该说这样一个会创作段子,会给我们说笑话的冯喆,今天我们的嘉宾,看过北京奥运会的观众也会非常熟悉,那就是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女子团体冠军的成员,李珊珊,珊珊你好。

李珊珊:你好。

主持人:我刚才说,冯喆拿到了一枚双杠金牌,对他这套7.0的表现,你觉得是不是一套非常完美的动作?

李珊珊:我觉得他在双杠上是很完美的,除了完美之外,他的下法也很稳,纹丝不动地落在那儿,在这样高水平的比赛上,最后冠亚军的争夺就是看最后的下法、落地。

主持人:是,而且这也是他本人第一枚奥运会单项金牌,我想这枚金牌对他来讲意义也是不一样的。昨天的双杠比赛中我们有两位选手进入到最后的决赛,另外一位是张成龙,但他在比赛中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失误,可以说冯喆身上也是肩负着我们唯一的希望。

李珊珊:我觉得其实两名选手都是具备一定实力的,可能在难度上冯喆会更高一些,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因为张成龙的个子比较高,所以他完成的动作会让人更有欣赏的感觉。

主持人:好的,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冯喆在这场比赛当中的表现。

主持人:其实双杠在我们看来保险系数相对比单杠高,看起来比较安全一点。

李珊珊:但其实也不是,你看他所有的要求都要求倒立停顿,其实也是对运动员身体素质要求很高的。

主持人:就刚刚那个动作稍微有一点点晃动,在全场动作中。

李珊珊:你看他的空翻都很高,富余空间很大。

主持人:其实他这套动作难度也是非常高,达到了7.0。(下法)非常稳!我们看一下,他做完全套动作人也非常兴奋。我们看一下,王导也是在场外为他欢呼,也就是说,在难度上我们已经赢了0.2,7.0,完成分8.966,冯喆也是获得了自己的第一枚单项奥运金牌。

我想,在男团获胜之后冯喆一下就红了,在网上红了,但现在他是以更加完美的表现证明我一个人在赛场上的实力也足够强大。这个四川的小伙子。

主持人:我们在这短短的视频中就已经体会到了冯喆那种天生带来的幽默感,刚才他也提到,裁判压力很大,因为我们看到那天一冰那套非常完美的吊环动作,难度不落于下风,落地又非常稳,最后变成了一枚银牌,很多体操迷也都很不满意,冯喆这时候说他自己很放得开,我们确实在比赛中看到他没有给自己很大压力,是不是他幽默的天性会让他把这种压力释放出去?

李珊珊:我觉得会,这可能是人的一种性格,也是为什么每个运动员在面对比赛压力时会有不一样的状况出现,我觉得这也是他的幽默感,能够分散一下他在这方面(的压力),也是一个很好的点。

主持人:小鹏刚才说,冯喆说他们那一波是“钻石一代”,他是“土豆一代”,“土豆”是打哪儿说出来的呢?

李珊珊:大家可能也知道,体错运动员的个头都偏小,男子运动员又属于比较壮的,肌肉比较强,他们总是会这样描述自己,“土豆”、“冬瓜”,这样的,其实也都是大家自娱自乐吧。

主持人:大家打电话都是“喂,土豆土豆,我是地瓜”,是这样说吗?(笑)

李珊珊:其实不会,像冯喆在队里大家都叫他“小胖”,贵阳(音)在队里大家都叫他“绵羊”,其实在队里我们都会有一些比较亲切的绰号,都没有什么关系啦。

主持人:都是表达一种亲切。刚才也谈到了王红卫指导,冯喆作为他的队员经常在网上发一些段子编排他的王指导,王指导真的是从来不跟他生气,不跟他较劲吗?

李珊珊:不会,其实现在的教练员并不会因为这些(生气),大家的思维可能运动员还是几年前、十几年前那样封闭,其实现在所有的教练都希望能够有一个很科学、很欢快的训练环境,在这些细节上……其实有时候王指导也会在微博上跟他互动,有一些段子,在男团比完之后,微博上,他瞬间就被“人肉”了出来,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玩微博,都@我,我觉得也是,可能以前没有太去关注他写的那些段子,突然觉得真的,他这么幽默。

主持人:像你刚才说的,我们对于中国运动员还停留在三从一带,每天非常苦的训练,除了体操房就是宿舍、治疗室,生活很枯燥,其实你们生活也蛮多姿多彩的吗?

李珊珊:其实我们可能是三点一线,但中间也有很多不一样的故事,人与人之间不一样的交流,可能原来运动员怕教练,都比较封闭自己,不太说话,但现在,虽然还是……生活规律、时间没有变,但我们每个人都开始变得更加活泼,更加开朗……

主持人:很有个性。

李珊珊:更愿意跟大家去分享我们一些自己的小故事,一些生活情节,这样子。

主持人:你们一般聚会的时候,是不是都特别愿意“冯小胖”在你们的队伍当中,他就跟个开心果似的。

李珊珊:体操队,有时候我们也会(聚会),谁过生日大家一起去唱个歌,这也是队里运动员互相之间的交流,大家关系都很不错。

主持人:一方面是团结,另一方面就是互相亲切的表达,我想女队的队员可能更像姐妹,而他们更像兄弟,这才是所谓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像亲人一样的关系,才能让大家在场上有更完美的表现。

李珊珊:而且现在不光只是男队是男队,女队是女队,男女队之间的互动也会有,像原来的训练场馆,男子馆是男子馆,女子馆是女子馆,但现在已经不是了,大家都一起,在一个场馆里,我觉得这也是看到教练更开放、更愿意让运动员之间多交流的开放式管理。

主持人:现在有人说,冯喆以后退役去说相声吧,可以参加德云社,有这方面的天赋。

李珊珊:我觉得他至少还得再比一届奥运会吧,他有这方面的天赋,如果他喜欢的话,可能他会愿意走到那样的圈子。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看一下前方刚刚传回的采访,听听这个这么有幽默天赋的冯喆,冯小胖,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心里话。

!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奥运风云会。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很多中国的竞技项目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突破,而且为自己树立了一座座丰碑,像竞技体操也是这样,在国家体育馆,竞技体操男女共拿了九块金牌,这几乎是中国体操界梦寐以求的一个完美的结局,到伦敦,中国体操仍然是不辱使命,帮我们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梦想的实现,今天是体操比赛全部结束的日子,我们把中国男子体操队请到现场,欢迎各位,欢迎。

其实我们在看男团决赛的时候,当我们拿到冠军的时候,大家第一个反应,行了,CCTV体坛风云人物最佳团队奖又可以入围了,因为我们2008年获得过这个奖项,每逢奥运会都是体操大展宏图的一个机会,但伦敦跟北京不一样,它有一个我们主场向客场转移的一个过程,先想问问黄导,整个奥运会的比赛结束下来之后,对你来讲首先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吗?

黄玉斌:就像你所说的,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在2008年备战伦敦奥运会,因为首先我们退役了三个大腕:李小鹏、杨威还有黄旭,我们遇到了很多的挫折,第一时间是我们队长陈一冰受伤,半月板有点撕裂,当时就给我们带来,当时我脑袋就嗡一下大了。

主持人:觉得这么不顺。

黄玉斌:啊,就觉得这么大一个主力受伤了,又是队长,而且他在吊环上是必须要夺金牌的这么一个重点运动员,当他刚刚有所恢复,还好他没有伤到致命的关键的地方。

主持人:现在还疼吗?

黄玉斌:他现在还疼,还在一直咬牙坚持着。

主持人:我在外面准备录像的时候,遇到咱们体操队的一个工作人员,是个大姐,大家都谈起运动员的伤病,她说你看看我们滕海滨的那个伤,你看看那个伤你才知道什么是伤。

黄玉斌:是啊。

主持人:她可能很感慨,就是当时严重到什么样的程度?

黄玉斌:我就是看完赛台以后才能决定到底用不用他,当时我一看赛台训练,因为他已经拼了命了,他也知道这是我赛台最后一个给王导表现的一个机会了,我能不能上场,他用了全身的精力,忍住巨大的痛苦,当时我一看,不能再用了,我于心不忍,他的这些兄弟们也都于心不忍,让这些学生还有他们的兄弟这么痛苦的看他去训练,如果他要是真正要是带着这种痛苦的话,他反馈给他们的一种信息也是非常难受,最后我当场决定,我说马上打电话,没练完,打电话,从北爱把郭伟阳调过来,我说明天用你们自己的丰富的想象力去比赛去。

主持人:丰富的想象力,这意味着什么?我想问一下冯喆,你怎么理解丰富的想象力?

冯喆:因为当时开会的时候,说到我的时候,我刚开始就意味失败到第六了,还能怎么样?就只可能触底反弹了,然后黄导说让我们展开想象力,我想我的想象力这么丰富,那肯定应该表现得更好了。

主持人:对,我看你的微博写得非常有趣,你是队里想象力最丰富的那个人吗?你当时设想的是什么?

冯喆:我肯定想的是触底反弹,反弹到顶啊

主持人:反弹到顶。

冯喆:那肯定的。

黄玉斌:我想他参加巴西奥运会再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主持人:今天队里的会,咱们就这么决定了。

黄玉斌:作为一个后期的备战巴西奥运会的队伍的话,我想绝不会是体现在邹凯还有冯喆、张成龙他们两、三个人身上,我们一定要大批的去备战这些巴西奥运会,这样的话不至于我们(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这种尴尬的局面。

主持人:对,再多找几个土豆。

黄玉斌:对,不过还好,这些土豆的话今年算是丰收。

主持人:丰收,大丰收。冯喆应该是在我们所有的中国体操队男队的队员当中写微博是挺活跃的,我们的编导为了了解你,一直在追寻你的微博,而且给我打出了好几张让我来看,我看语言能力很强,表达方式多,这方面能力很强我发现你?

冯喆:没有,因为我平时训练的时候,可能跟教练对话比较多,就是等于是说得多,做得少。

主持人:是属于说话特絮叨的人吗?全队就你话最多吗?

冯喆:不,我们教练比我话更多。今天我们教练见我第一眼的时候就告诉我,你要好好想好要领,你的对手是巴西队那个,他还没从一冰那儿缓过神来,我说王导,您说错了,我的对手今天换了,哦,王导才反应过来,经过我的开导,王导才慢慢走入他的角色。

主持人:你开导王导。

冯喆:我觉得好像是这样的。

主持人:他是不是不能住在村里,是吗?

冯喆:这段时间是不住村里的。

主持人:所以他每天去训练场的话,还要自己坐地铁,是吧?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一个方向感很强的人,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那个地铁站都记得非常细的人,但我看你的微博上写,他克服了所有的困难,他是怎么克服这个困难的?

冯喆:王导可能刚开始找朋友带他进来,找一些懂英语的教他怎么走,后来王导自己熟悉了以后,他就回来很得意的告诉我们说,我这个英国、伦敦那个地铁,走熟了,倍儿熟,没事儿。后来慢慢我发现王导好像也不是那么熟悉,有时候也挺紧张的他。

主持人:对,应该是一站一站的就期待出现自己要到的那个站名。

冯喆:应该是。

主持人:总之教练不容易,他会紧盯运动员每个准备的细节,他会倾尽自己的每一份心血,但是我看冯喆是不是在所有的运动员当中日常的精神状态和比赛状态是比较统一的那样的人?

黄玉斌:他不统一。

冯喆:这你问黄导吧。

主持人:不统一?

黄玉斌:不统一,经常是假大胆,你看着是那个,真正让他拿出来的时候,他好,紧张得要命,不过通过这次奥运会,我觉得他这方面有很大的提高。

主持人:这次的双杠金牌是意外之喜吧?

冯喆:从理论上应该不算吧,因为很早就有这个梦想,王导也有意在这方面跟我多下一些功夫,他说你可能,刚开始他说你可能离双杠世界冠军最近,后来他说要是奥运冠军的话,你可能是离团体冠军最近,其次就是双杠冠军了,所以说我跟王导一起配合,就为了这个双杠冠军,也下过一定的功夫。

主持人:好的,我们确实看到了他幽默的一面,像珊珊说的,他得再比一届奥运会,我想不管是德云社还是其它相声团体,恐怕还要多等四年,当然,我想体操迷们也都可以去关注冯喆,看看现在90后运动员多姿多彩的生活,更新一下我们对中国运动员的认知。

好的,今天谢谢珊珊,这里是《冠军论战》,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下期节目再见。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