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李雪芮:我的偶像是林丹

作为备战2016储备人才的李雪芮自称能来伦敦参加奥运已经很幸运了,完全没想到拿下羽毛球女子金牌。能为羽毛球五金辉煌做出贡献,是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李雪芮说她年轻的时候调皮捣蛋,和男生打架打得很爽。来了北京之后性格才变得温顺可人。她的偶像是林丹,常常默默在一边观赏他打球,不敢靠近。[详细]

本期嘉宾

李雪芮

重庆大渡口人,以刁钻的下压进攻为得分利器,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女子单打冠军。

董炯

男羽世界亚军,残疾人羽毛球队总教练。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羽毛球男单亚军董炯和专家李晖做客点评。

董炯:女子单打尚无“一姐” 李雪芮像个老将

主持人:以前我们认为一姐可能是王仪涵,王适娴、汪鑫,现在看李雪芮争先了一步是吗?

董炯:一哥一姐这个词比较现代化,过去叫“领军人物”,现在叫一哥一姐,有点像偶像人物。女子单打能称得上一姐的,目前在我看来还没有,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她在这一阶段拿了世界冠军就叫一姐,因为奥运会的舞台、成绩能证明很多运动员四年的投入辛苦的评价和结果。我们昨天从表情上也看到王仪涵的表情有点像打尤杯的决赛,只看到压力,没看到沉稳,所以所谓“一姐”的霸气和气势没有,没让我们看到她心里很有数。这四年中她领军和对手打了无数次,每次重大比赛都赢,但你都觉得赢得揪心,输也不知道为什么输,昨天的比赛,从上场就像李晖讲的,从锻炼方面来讲,08年到现在四年,给了王仪涵无数机会,李雪芮是这半年30场冒出来的,不管是从大赛经验还是在场上的沉稳心态,好象一个像30岁老将,一个是23岁刚往上出来的人。[详细]

李雪芮回球瞬间。

李雪芮:入选已经很幸运 没想到能拿冠军

主持人:雪芮给我的感觉,就懵里懵懂的这种,就嘁里哗啦就拿了冠军了,是这样吗?

李雪芮:确实是,因为对于我来说,能够入选奥运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因为之前确实自己,就是从今年三月初开始,才开始有这个机会增加到这个入选奥运的阵容中,当时觉得说能够入选就已经很荣幸了,到后面比赛中,我自己也没有太多想,就是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能够展现出自己的水平就可以了。

主持人:比赛打到什么时候,心里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概念,就是可能我是冠军了?

李雪芮:我觉得可能我想得更多是我想拿一块牌,当时可能没有想到是要拿冠军,但是对夺牌的,就是想争取一块牌的这种欲望挺强的。[详细]

羽球女单决赛内战 李雪芮倒地救球。

李雪芮:小时候特喜欢和男生打架,打得挺爽

主持人:我觉得雪芮坐在这边特别乖,不像是那种特调皮捣蛋的孩子。

李雪芮:但是我小时候确实很调皮,性格很男孩,特别喜欢去整同学。

主持人:有没有什么糗事说来听听?

李雪芮:小时候不就那种什么扯板凳,把别人弄摔,就是很无聊的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跟男同学打架这种也会。打得挺爽就是。

主持人:杀遍天下无敌手,这种很调皮捣蛋的状态、性格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李雪芮:可能我觉得是出来后吧,开始进入国少的一种,出来集训,就是跟国家队挂钩了的时候,你出来之后你会,因为你是接触到各个地方的队员,然后你不能说按照你在家的习惯,你会学会去更多的处事,处事方面会更成熟一点,不会说太直接的就是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做了一些可能会让别人受到伤害的一些事情,或者是让别人不开心的事情。[详细]

李雪芮夺金,敬军礼。

李雪芮:偶像是林丹 会在一旁默默看他

主持人:队里有偶像吗?

李雪芮:丹哥。其实我觉得如果要见过丹哥训练的人,应该都会被他,他训练特别的认真,特别的刻苦,然后你再看他场上打球的那种霸气,你觉得,每个人都会很心疼他的。

主持人:第一次见到林丹是什么感觉?

李雪芮:上北京吧好像是,我不太记得了。感觉他们都是大牌你知道嘛,就不太敢接近。因为你才上国家队的时候,你会觉得说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你会觉得很有距离感,我相信不会有一个小孩很主动的跑去丹哥怎么怎么样,跟他讲话,你就都会慢慢的在旁边看着他们大队员是怎样的,然后如果,就慢慢的观察他们。[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我是主持人思来。在伦敦的羽毛球赛场上,中国军团继续捷报频传,在女单决赛中,我国选手李雪芮以2-1击败了自己的对手王仪涵获得冠军,这位21岁的年轻小将第一次征战奥运会就给自己拿到了这样一枚金牌,中国女队也是获得了女单项目上连续四届奥运会夺冠的辉煌成绩。

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起跟我们聊聊羽毛球的比赛,坐在我手边这位大家都很熟悉,董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男子单打的银牌得主,你好。

董炯:你好。

主持人:现在他的身份是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的总教练,也得叫董指导了。他身边的是李晖老师,《北京青年报》资深羽毛球专家,您好李老师。

李晖:你好。

主持人:刚才我说女单的决赛创造了我们四连冠的辉煌,这次的包揽也体现了我们在女单项目上的绝对优势,是这样吗?董老师?

董炯:这不意外吧,总数排名一二三四全是中国女单选手,在这之前,应该说,即便有国外的,也是中国援外的运动员,这显示了中国不光过去的运动员,包括到现在,一直保持辉煌成绩,也是因为衔接比较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场比赛,王仪涵一直是排名第一的,所谓中国羽毛球女单一姐,但她在面对李雪芮时感觉好象没什么办法是吗李老师?

李晖:对,两个人的年龄差距在2岁,王仪涵23岁,李雪芮21岁,但从前一段整个周期的四年里,王仪涵得到的锻炼机会可能更多一些,要远远多于李雪芮,所以我觉得昨天这场决赛,两个人表现出来的感觉完全没有年头和数据上正常的反应,像王仪涵这么长时间,四年时间,没有成功登上一姐的位置,也说明了一定的问题,可能她在某些方面还是不够成熟。相反,李雪芮也就一两年的时间,这个年轻运动员从昨天决赛里表现出来的,我觉得她真的是当沉稳,不管是从心智、场上头脑清楚的成熟度上,都真的是相当不错,我个人认为,她在未来四年,下一个奥运会周期,如果她没有什么特殊伤病情况的话,李雪芮应该是比较合格的、比较理想的接班人。

主持人:以前我们认为一姐可能是王仪涵,王适娴、汪鑫,现在看来李雪芮争先了一步是吗?

董炯:一哥一姐这个词比较现代化,过去叫“领军人物”,现在叫一哥一姐,有点像偶像人物。女子单打能称得上一姐的,目前在我看来还没有,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她在这一阶段拿了世界冠军就叫一姐,因为奥运会的舞台、成绩能证明很多运动员四年的投入辛苦的评价和结果,昨天很突然,我相信也是羽毛球队作为打了半年积分赛挤到前四名,三场连胜的记录,最后又打到奥运会的赛场,我们昨天从表情上也看到王仪涵的表情有点像打尤杯的决赛,只看到压力,没看到沉稳,所以所谓“一姐”的霸气,和气势(没有),没让我们看到她心里很有数。

这四年中她领军和对手打了无数次,每次重大比赛都赢,但你都觉得赢得揪心,输也不知道为什么输,昨天的比赛,从上场就像李晖讲的,从锻炼方面来讲,08年到现在四年,给了王仪涵无数机会,李雪芮是这半年30场冒出来的,不管是从大赛经验还是在场上的沉稳心态,好象一个像30岁老将,一个是23岁刚往上出来的人。

李晖:颠倒了。

董炯:虽然我不了解李雪芮这个运动员,没有见过她,好象尤杯的时候都没有见面,真的让我感觉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确实不是意外赢得30场的,她是一个打球心里非常有数的人,自己的打法、如何得分,在场上非常明确,头脑也非常明确,即便到最后第一局赢了,第二局因为体能消耗过大出现极限状态,第三局又是到了后半局,其实我觉得王仪涵是输给自己了,因为她在场上已经看到了李雪芮体能下降,她也想通过办法拉开,但她的心态始终纠结在赢得比赛上,不像锻炼四年、排名世界第一的运动员。

当年我在打96年奥运会的时候,从96年奥运会积分,我是排名第四,但后来经过排名往前推移,到8月份我已经排名第一了,真正的排名第一,要用什么样的表现来证明自己,那就是靠奥运会这种大赛。所以我觉得,大赛给你一个洗礼,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证明了你是否能够在这个舞台上顶住压力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女单这场比赛的简短画面。

主持人:这是刚入场的时候,李雪芮确实是突然冒出来的选手,本来我们觉得进决赛对她来讲已经是挺完美的结果了。感觉这场比赛王仪涵好象不是很兴奋的样子,打得好象挺压抑似的。

董炯:我觉得还是有压力。

主持人:在一开场的时候,感觉李雪芮的气势很足的,这个局面也让我们觉得很惊讶,想不到,像这个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个球很难救吗?

董炯:这个球,刚才我们看到,这个球不是没有出步法,我觉得有点僵硬。

李晖:出不去了。

董炯:这主要是因为压力,包括她在场上这几分的移动,都是应付。李雪芮打得就很主动,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打法,自己就很放得开,说明她很轻松,你看她得分的时候,球在这个位置,步伐也出来了,但没有够到,这证明她还没有进入状态似的,李雪芮开局就领先很多。

主持人:是,这也让王仪涵很难打,得得一直都很被动,很不顺畅。当然,这个球是在第二局的时候,当时我们看到李雪芮几点出线,其实她在场上的移动已经变得很慢了,按理说王仪涵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猛打猛杀才对。

董炯:我们可以撤回这个球结束时,看看王仪涵的动作。这是第一局,刚才那个球,接不到的那个,你看这个球是落在这个位置。

再继续往下看第二局这个球,咱们看王仪涵的动作,(躺在地上),这种表现,给我感觉,“我已经拼尽全力,赢得这个球时是顶了很大压力的”,很像关键分,加分或赢一分时的感觉,我终于追到20平,或者是赢了21比20,给人这种感觉,可以看出王仪涵的压力,反而她借着劲儿歇会儿。

主持人:继续往下看。这时候她也是终于能够把第二局赢下来了。

董炯:其实这个球很没有道理的,我压了一个头顶球,回到直线去,然后我这人还没有回来,我又打了一个直线,我觉得从战术上是不合理的,为什么她打了一下这球,李雪芮确实一点力都没有,她打这球的目的性是想赢得比赛,她就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比赛是怎么赢得的,给我一概念,反正我这球赢得比赛就是因为你没劲,如果第三局我一上来肯定还会这么拉你,再继续看。

你看这个球她的动作也很犹豫,该扑还是该推,没有主导思路,这个时候明显看到对方没有力了,我的体力还很好,这球上去以后我推高球,不扑它,推高球,争取把多拍打起来,在多拍中可以力杀你,这样我就有机会。她是扑了一个,又想推又想扑,动作不是很坚决,从她的步伐看出来,所以她下网了。

主持人:到第三局时感觉王仪涵没有什么太大的(斗志),感觉彻底把她打垮了,王仪涵确实很想赢,最终这样一个下网,李雪芮第一次的奥运之旅就以非常辉煌的状态赢得了比赛,我们看王仪涵非常难过,流下了眼泪。

董炯:我觉得这种委屈是一个运动员自己还没有想明白,她认为,我一直这么征战,顶着这么多压力,包括尤伯杯,都是拼,拼到最后,这场球也在拼,不如意她自己的想法,她才委屈的。之前的比赛,尤伯杯跟韩国队也是这种局面,但最后她赢了,她赢了就觉得不错。

李晖:其实还有很多问题她忽略了。

主持人:21岁的李雪芮第一次参加奥运之旅,我们完全可以把她称之为羽毛球队这次最大的黑马吗?

董炯:我觉得不应该算黑马吧。

李晖:从前面的30连胜1负,等于是今年年初开赛到奥运会这场球赛。

主持人:到对王仪涵,现在是四连胜了。

李晖:可能两人的历史就是平的,打了八次,四胜四负,但恰恰她后面又是四连胜,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如果王仪涵已经进入了相对的成熟期,遇到一个对手能让她连赢三次,这就是有问题了,证明你还是有不成熟、不够的地方。

主持人:而且在这场决赛之前好象感觉准备不充分。

李晖:按说两个人不应该说准备不充分了,你想想,在一起训练多少年?在一起比赛……包括队内正式非正式的,打了这么多回了。

董炯:这是什么比赛?这是奥运会决赛,哪能有不充分的?

李晖:准备充分不充分倒不关键,关键的是你准备得对不对,我选择了对的方向,那结果一定会是好的,结果你方向都不对,准备越充分,可能离你最后的结果相差越远。

董炯:想法越少,压力越小,想法越多,压力越大。

李晖:昨天这场比赛第一感觉,王仪涵上来那个忙叨啊,从第一局到第三局,到最后的时候我相信她的体力还是比李雪芮强,虽然她大两岁,李雪芮在第一局到第三局,决胜局十五六分这么长时间,李雪芮的体能是出现严重问题的,但恰恰这会儿我觉得是王仪涵的战术有问题,前后左右的乱跑,球永远回到李雪芮的手下。

董炯:不用动脚都可以打。

李晖:对,她都不动,你要把她折腾起来,她现在体能出现问题,你要攻击弱点,你这么忙叨,自己得分很难,失误稀里哗啦地送。这个情况下,第一局,刚才董炯也说了,没见过李雪芮,但头十几分这球一看,他说“我觉得这能当冠军”,“这能赢”,这就是经验判断。那边一看,李雪芮非常镇定,那边就很忙叨,我觉得奥运会失利对王仪涵来讲是个遗憾,但也是一件好事,她要回去仔细琢磨,看看自己的录像,怎么回事,我觉得她可能会更后悔,哎呀,原来我怎么这样,但这个比赛失利后,她如果能够吸取教训,有个质的蜕变,她同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选手。

主持人:是,两位的观点,这场比赛与其说是李雪芮打得特别好,不如说是王仪涵打得太差了。

李晖:我用的标题就是《王仪涵送大礼》。

董炯:王仪涵在这场比赛中和尤伯杯那场比赛发挥得一模一样。

李晖:很像。

董炯:状态,包括之前有一些比赛我看到的,当时我是评价这个运动员打球不是很用头脑,光是用身体实力。像刚才李晖说的,如果在近期加上奥运会,算上之前连输三次,这次是第四次,我觉得不奇怪,我记得我在1995年奥运积分赛第一站开始,在北京,我是决赛输给了韩国队,紧接着世界羽毛球赛小组赛,打了三局一个多小时,最后输了;6月份回来在青岛的亚洲杯,李晖应该知道,8进4,同样还是输给了韩国队,4、5、6这三个月每个月一站比赛,奥运会积分赛我打了三站比赛,从第二,小组赛,到最后没进前四,都同样输一个人。

从那以后我回来训练,从6月份到8月份两个月的训练,就改变了我对过去打法的一种想法,我要有配合的技术,也要磨炼一些防守、吊球、搓球的技术,到了美国以后我把原来从来没赢过的印尼的阿迪(音)赢了。那时候就觉得通过我的努力……当时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因为给我一个反思,我在三个月连输三个人,这样我明年的奥运会即便想去也肯定会怕他,因为我一见他就不会打了,从第一次的1-2,第二次的1-2到第三次的0-2,完完全全的没有办法,心态也是跟王仪涵(一样),很快,场上很忙,但是不赢球,而且拼到全身出击,到现在为止我的身体素质各项指标在国家队也没有人超过我,现在的运动员。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一个运动员不光需要体能训练、场上实力、技术发挥的表现,同时你要运用合理的技术、战术,有清晰的头脑,才可以真正像你所说的成为“一姐”、一哥”,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说这个小姑娘,虽然觉得她没有什么想法,就像她后面的采访一样,“哎,你觉得怎么样?之前采访你好象是说来奥运会就够了,现在是什么想法?”“还像做梦。”“说怎么庆祝?”“我得回去好好睡觉,我太累了。”一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态,都是真是的,而不是想着怎么怎么样,没有其它想法,就是该休息了,很正常,很淡定。

李晖:心理很强大。

董炯:包括她赢得比赛以后的兴奋度,很稳,而且很懂礼貌,在领奖的时候,先跟第三名,再跟第二名,绕了一整圈然后再上来,没有兴奋到一步跳上冠军台,先跟第三名握手,再跟王仪涵握手,然后再从王仪涵的后面重新走上来,我觉得这些东西不是代表运动员简简单单的东西,是一种真正的素质,自身的修养。

主持人:心理素质的体现。我们也来看看刚刚从前方传回的赛后采访,我们分享一下她们赛后的心情。

!

主持人:网友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CNTV5+为你们带来的5+奥运会客厅,我是你们的李悠。今天仍然还是我们的羽毛球之夜,来的第二波就是最最可爱的李雪芮,欢迎雪芮。雪芮是队里来参赛的人中最小的吗?

李雪芮:对。

主持人:来伦敦适应吗?

李雪芮:还行,第一次来。

主持人:第一次来,之前没有来过?

李雪芮:没有来过。

主持人:对伦敦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李雪芮:我也不知道,但是感觉挺好的吧。

主持人:有时间出去逛逛吗?

李雪芮:现在还没,因为一直准备比赛嘛,你必须专注比赛里面,所以就没有时间出去。

主持人:我之前听教练付海峰说,这个赛制挺不适应的,打比赛的过程比较长,你在伦敦是怎么调整的?

李雪芮:因为我是第一个单打选手中出场的,然后我小组赛里面有三个人,就是加我三个,我是第一天跟第二天就打了,然后又休息了两天。

主持人:对,一会儿打,一会儿休。

李雪芮:对,这中间所以说你就必须一直保持训练量,保持整个强度,就是每天都要时刻准备好,你不能让自己松下来,不能因为小组赛打下来就整个人放松了,因为后面更残酷,更激烈。

主持人:在休息两天的时间内是在什么地方进行训练的,是有训练馆的吗?

李雪芮:对,它是有训练馆跟力量房,整个都,就是每天也有安排训练场地什么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羽毛球队住的地方都跟人家不一样,比较与众不同,咱们就住在羽毛球馆旁边,因为运动员村比较远,住得还习惯吗?

李雪芮:还习惯,反正酒店嘛,主要是睡觉,只要睡觉睡得好就行。

主持人:但是好像据听说是跟所有的羽毛球运动员都住在一块,世界各地的,会经常见面或者是交流什么的?

李雪芮:还好吧,因为我们这一层可能都是自己队员,然后其他队员好像比较少见吧,因为你如果比赛完了之后,基本上就回房间休息了,也没有说到处闲晃的时间。

主持人:比赛完都特别特别的累,关于你这些比赛,从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就是一个热点话题,自己之前有想过会入选吗?

李雪芮:其实挺希望入选的,因为当时是四选三嘛,就觉得说有这个机会,那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力去争取。

主持人:当这个消息真的来的时候,告诉你了,说你要去伦敦了,当时什么反应?

李雪芮:会觉得说,你必须要承担起责任,因为你是女单组的,你要负责,担起这个女单夺牌的希望,就是夺金的希望。

主持人:因为我也是在下午的时候跟我们的解说员一起聊天,他们也说到,就是赵婷婷嘛,说雪芮给我的感觉,就懵里懵懂的这种,就嘁里哗啦就拿了冠军了,就感觉没多想,是这样吗?

李雪芮:确实是,因为对于我来说,能够入选奥运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因为之前确实自己,就是从今年三月初开始,才开始有这个机会增加到这个入选奥运的阵容中,当时觉得说能够入选就已经很荣幸了,到后面比赛中,我自己也没有太多想,就是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能够展现出自己的水平就可以了。

主持人:比赛打到什么时候,心里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概念,就是可能我是冠军了?

李雪芮:我觉得可能我想得更多是我想拿一块牌,当时可能没有想到是要拿冠军,但是对夺牌的,就是想争取一块牌的这种欲望挺强的。

主持人:当时你只想拿一刻牌,你预想中冠军应该是?

李雪芮:其他的两位。

主持人:也是咱们自己的人,反正不可能是旁落到别的国家中。

李雪芮:对。

主持人:当你打到最后决赛,争夺一、二名的时候,那已经不仅仅是一块牌的事了,那个时候金牌,带颜色的这枚金牌就在你眼前晃悠了,那会儿呢?

李雪芮:那会儿,其实在比赛中的话,你是没办法去多想这个事情,但是可能在赛前也会有一些幻想。

主持人:为什么用幻想?

李雪芮:因为毕竟它还没有实现,那你只能想想,就是有所期待。

主持人:自己在酒店里睡在床上在想。

李雪芮:对呀。

主持人:想什么?

李雪芮:就想要是自己真拿冠军了会怎么样,要是没拿会怎么样,还是会想一些,但是你还是要回归现实,你需要去做好更充分的准备,那你才有可能去实现这个幻想,把它变为现实。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我要拿不着的话,会不会特别难受?

李雪芮:没有,真没有这个,因为就像我前面说的,能够入选已经真的非常幸运了,金牌跟银牌对我来说,其实都是非常好的,对自己的一种肯定。

主持人:就可以了,够了?

李雪芮:对。

主持人:这次其实我觉得可能对你而言,没有想那么多,只要能来就行,但是不经意间,你就参与了中国羽毛球队最辉煌的这一夜,五金。你当时觉得当五金已经到手的时候,大家把金牌都挂在李永波脖子上的时候,李总是很激动的,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想过哇,我居然也是其中的一分子?

李雪芮:我觉得这整个过程,到现在还是觉得有一些不真实。

主持人:你说的过程是你夺冠的过程还是五金的过程?

李雪芮:我夺冠到五金,然后我会觉得说我自己真的是,就是也是这五金当中的一块金牌,确实感觉到过程有点像做梦。

主持人:现在还梦着呢?

李雪芮:就还是觉得说,其实没有觉得说,怎么说呢,就是好像自己还不是奥运会冠军的那种感觉,就还是跟平常一样,但是好像那个金牌又在你面前,你确实又就拿到这块金牌了,那种感觉还需要适应一下。

主持人:还要没事儿回味回味,这两天应该都挺忙的吧,拿了金牌之后,亲戚朋友应该都有打电话来祝贺一下吧?

李雪芮:亲戚朋友可能更多的是短信吧,因为我其实没有怎么跟家里面联系,到当天拿完冠军,我到第二天,其实没怎么睡晚上,因为当时也是参加节目,然后很晚回去,回房间之后,躺在床上可能,身上膝盖跟小腿还是有一些反应,就是比较疼,然后也没有睡着,到了早上五点,差不多四点多,北京时间也上午了嘛,早上了。那个时候我才给家里打电话,就是我没有第一时间给他们打电话,他们都说你怎么能这样。

主持人:对呀,你怎么能这样。

李雪芮:我就觉得…

主持人:我觉得一般你想啊,自己得冠了,赶紧跟自己的爸妈分享一下。

李雪芮:其实我觉得他们应该很替我开心了,然后我能想象到他们应该狂欢去了,然后我想…

主持人:你想让他们狂欢吧?

李雪芮:对,狂欢吧,然后自己也需要时间去理清一下这个过程。

主持人:你刚刚有说到这个什么手、膝盖还会有一些伤痛,是怎么了?

李雪芮:可能就是肌肉的反应,因为比赛激烈的程度,就是很强吧,高强度的这种对抗,然后当时完了之后也没有时间去放松韧带这些,然后忙着新闻发布会,兴奋剂检查。

主持人:你看这个新闻发布会、兴奋剂检查,各种访谈就是冠军带来的一些,还没有感受到一些不一样的吗?

李雪芮:就感觉有点累,就是还是想更多的休息吧,因为确实,我是觉得应该每个运动员完了之后,就是当他比完赛那一下,应该觉得身体解放了,就释放了那一下,然后可能真正需要的是真正的休息吧我觉得。

主持人:所以我之前也说到,每一个来我们这儿的运动员,其实都特别特别心疼,也很心疼你们,但是,网友朋友们又特别特别想在第一时间知道你们的状态,我们也觉得应该把你们的一些状态,或者是一些故事说给网友朋友们听,或者是说给我们所有的广大人民群众去听,所以可能吧,这是作为一个冠军,你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经历这种状态,所以吐槽一下在这边倒是可以的。

李雪芮:没事的,我觉得这种冠军,这种快乐应该是跟大家一起分享的。

主持人:但是我听你说你没有第一时间跟亲戚朋友分享,是不是雪芮在平常还是一个蛮独立的姑娘?

李雪芮:对,其实怎么说呢,我比较恋家,但是我也会比较独立。

主持人:这是一个很矛盾的说法。

李雪芮:就是有点矛盾,因为其实我会天天跟家里联系、然后视频怎么样的,但是相对来说,我觉得我自己有自己的空间,然后自己能够独立思考一些事情,可能不用父母担心或者怎么样。

主持人:这种独立思考是从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雪芮:可能因为从小,很小就出来一个人在外面训练,因为我从小,可能跟其他不一样的是,我一开始训练羽毛球就是那种住宿的那种,就是跟现在封闭式的那种。

主持人:从小就封闭式的?

李雪芮:对,不像有的运动员是打羽毛球的时候,玩玩几天去上学,然后玩一下,可能我就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一个模式。

主持人:几岁的时候?

李雪芮:七岁半。

主持人:七岁半的时候就是这个模式,爸妈当时怎么舍得?

李雪芮:当时暑假太调皮了,没人管。

主持人:不是吧,爸妈说这个孩子太皮了,赶紧扔一个有人管的地儿?

李雪芮:对。

主持人:就这种?

李雪芮:对。

主持人:看不出来,我觉得雪芮坐在这边特别乖,不像是那种特调皮捣蛋的孩子。

李雪芮:但是我小时候确实很调皮,性格很男孩,特别喜欢去整同学。

主持人:有没有什么糗事说来听听?

李雪芮:小时候不就那种什么扯板凳,把别人弄摔,就是很无聊的一些事情现在想起来。

主持人:但是你小时候干这些事乐此不疲?

李雪芮:对,跟男同学打架这种也会。

主持人:你还跟男同学打架?

李雪芮:对。

主持人:胜多还是负多?

李雪芮:不记得了,反正打得挺爽就是。

主持人:杀遍天下无敌手,这种很调皮捣蛋的状态、性格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李雪芮:可能我觉得是出来后吧,开始进入国少的一种,出来集训,就是跟国家队挂钩了的时候,你出来之后你会,因为你是接触到各个地方的队员,然后你不能说按照你在家的习惯,你会学会去更多的处事,处事方面会更成熟一点,不会说太直接的就是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做了一些可能会让别人受到伤害的一些事情,或者是让别人不开心的事情。

主持人:已经开始在思考别人的一种感受了,没有说见到男生赶紧再扑上去打一顿。

李雪芮:没有了。

主持人:在国家队的日子里,雪芮的训练是特别特别的辛苦,特别特别的刻苦。

李雪芮:怎么说呢,可能因为自己身体有一些不太,也不叫不好,就是可能有一些贫血这一类的以前。

主持人:体质上?

李雪芮:体质上不是特别好。

主持人:从小就是这样?

李雪芮:嗯,会有一些,所以说在身体素质方面,体能方面,这部分特别的欠缺,那你就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更努力,所以说你才能弥补这种差距,拉近跟队友之间的距离。

主持人:都说雪芮场上的风格特彪悍,特凶狠,这种风格,其实你坐在这儿我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包括你说自己体质也不太好,为什么到场上这个球风是这么犀利?

李雪芮:可能跟我性格有关系吧,本来重庆女孩其实也挺泼辣的。

主持人:辣妹子?

李雪芮:对,然后整个性格确实像男孩子多一点,在场上也是会,就是比较好胜,对胜利的渴望会比较强。

主持人:这次第一次奥运会,第一次来伦敦,跟你之前的那些大赛有什么不同,奥运会?

李雪芮:其实我没有参加过什么大赛,唯一一个大赛可能就是尤伯杯,我世锦赛没打过,亚运会没打过、苏迪曼没打过,我参加的都是公开赛,但是觉得不一样的就是你知道这是奥运会,四年一次,那你可能对它的重视程度就是说在场上体现出来的每一分,每一个球你都不会去放弃。

主持人:你看像你刚刚说的,这个没打过,那个没打过,还能来奥运会,还能拿了奥运金牌,你觉得对你的思想,或者说对你的一些判断事物的判断力会有一些改变吗?因为好像在我们的认知中,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特别艰苦的打完所有的比赛,最后留在奥运会的这种感觉。

李雪芮:会的,其实我以前的目标是2016年,没有想过2012年的。

主持人:你也是队里作为2016年的一个储备人才,可以这么说?

李雪芮:对,确实是,可能也因为,正因为没有打过这些大赛,所以说你可能没什么包袱,所以说打的时候会更轻松,你只需要尽可能的释放自己就可以了。

主持人:现在呢,得了奥运会冠军,这么大个帽子顶在头上,再去打诸如世锦赛,比如世界杯,都是别人在挑战你那种感觉,会有压力吗?

李雪芮:其实我觉得,只是我运气好一点,可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自己拿到了这次比赛的冠军,恰好它就是一个奥运会的比赛,自己恰好拿到了,实际上自己跟队友,或者是跟国外的运动员,其实还是差不多的,没有说自己特别的出来就一定会拿冠军,或者是高别人,强很多的那种,我觉得自己其实自身有很多不足,还需要去弥补。而且毕竟你其实从领奖台下来的那一瞬间,你就必须要从零开始。

主持人:真是一个,还是很会去思考的一个孩子,平常在训练队里面喜欢做一些什么样的课余活动?

李雪芮:吃。

主持人:吃?

李雪芮:吃火锅,只要有关就是重庆的一切好吃的,真的,特别的喜欢。

主持人:特别喜欢吃跟重庆有关的东西?

李雪芮:对,特别的好吃。

主持人:但是你看着不胖啊。

李雪芮:我吸收不太好。

主持人:体质差。

李雪芮:对,吸收不太好,所以别人说浪费。

主持人:在北京的时候,队里的那些东西能合你的胃口吗?应该不太有重庆味吧?

李雪芮:现在习惯了,习惯了之后,你就还好,但是你对重庆的那种辣的、麻辣的东西,还是就是…

主持人:口水流一地?

李雪芮:对,还是会被吸引。

主持人:自己会去找各种重庆味的这种餐馆吗?

李雪芮:会,火锅什么的,我一般会吃火锅比较多

主持人:主要就是吃火锅?

李雪芮:对。

主持人:烤鱼什么的呢?

李雪芮:烤鱼还好吧,火锅比较对我的胃口,如果回重庆的话,那更多的肯定就是什么小吃、酸辣粉啊什么那些特色的东西,因为在北京没有这种东西。

主持人:对,我一直想问一特正宗的重庆人,我想问问你,帮我解答一个私人的疑惑,你觉得在除了重庆之外的其他地方卖的酸辣粉,有正宗的吗?

李雪芮:好像西单后面的那一家还行。

主持人:是吗?

李雪芮:嗯。

主持人:北京那边有一个?

李雪芮:嗯。

主持人:真的行?

李雪芮:还行,我觉得还可以,但是可能相比重庆的还是会有一些差距。

主持人:哦,那我下次要去吃一下,因为我一直以为那些都是山寨版的。

李雪芮:还行还行,因为我吃过一、两次。

主持人:下次跟着雪芮,大家去北京万一想吃这个重庆味的东西,跟着雪芮走,吃遍北京城,人说重庆姑娘皮肤都特别好,你的皮肤确实是挺棒的,来北京之后没有觉得有一些不太适应吗?

李雪芮:还是觉得干,一开始觉得干,不适应。

主持人:来北京多久了?

李雪芮:我2008年12月份在,本来应该是2007年9月份去二队报道的,但是因为当时一队的队员备战北京奥运会嘛。

主持人:到北京的,因为李优也是有重庆那边的朋友来北京的时候,就特别不适应,不仅仅是在生活上,会影响到工作上,也会影响到训练,比如气候,比如吃也吃不好,你会吗?会有这种不适应?

李雪芮:一开始会有一点,但是现在好像川菜比较大众化了,到处都有,偶尔会出去给自己加加餐。

主持人:到处跑一跑,吃点好吃的。你刚刚也说到2008年12月份。

李雪芮:对。

主持人:但是你进二队已经是2007年就已经进二队了。

李雪芮:嗯

主持人:那会儿看着2008年一队去打奥运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奥运会会是什么样子?

李雪芮:这个没想过,因为感觉太遥远了。

主持人:太遥远了?

李雪芮:对,真的太遥远了,就算2008年他们打完,有一批大的退掉了,说是有机会,但是实际上上面会有挺多以前的大队员在上面,你想要去冲击他们,真的挺困难的。

主持人: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好几级跳的?

李雪芮:可能近两年的,我是2010年1月1号上的一队。

主持人:1月1号元旦。

李雪芮:上的一队,可能这两年之内,教练跟着一队训练,跟着高水平运动员对抗,自己整个方面都会提高得挺快的。

主持人:队里有偶像吗?

李雪芮:丹哥。

主持人:丹哥,为什么崇拜他?

李雪芮:其实我觉得如果要见过丹哥训练的人,应该都会被他,他训练特别的认真,特别的刻苦,然后你再看他场上打球的那种霸气,你觉得,每个人都会很心疼他的。

主持人:第一次见到林丹是什么感觉?

李雪芮:还好吧那个时候。

主持人:还能记得吗,什么时候?

李雪芮:上北京吧好像是,我不太记得了。

主持人:就是2008年底?

李雪芮:对。

主持人:见到他,跟想象中一样吗?

李雪芮:感觉他们都是大牌你知道嘛,就不太敢接近。

主持人:你不要说你躲在一个小角落里偷偷的看他们?

李雪芮:因为你才上国家队的时候,你会觉得说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你会觉得很有距离感,我相信不会有一个小孩很主动的跑去丹哥怎么怎么样,跟他讲话,你就都会慢慢的在旁边看着他们大队员是怎样的,然后如果,就慢慢的观察他们。

主持人:你现在已经跟你的丹哥站在了同一个领奖台上,站在了同一支冠军队中,站在了同一个创造这个梦想,五枚金牌的这个传奇中,感觉还是那种吗?不能吧,应该不一样了吧。

李雪芮:怎么说呢,就是可能觉得说…

主持人:你也是大牌了?

李雪芮:我不是,这个肯定不是,这个绝对不会的。

主持人:但是客观说来,你确实是大牌了。

李雪芮:我从来没这么认为过。

主持人:包括现在拿了金牌?

李雪芮:对,包括现在,因为我觉得我还是一样,就是跟没打奥运会之前是一样的,只是可能我很幸运的能够跟丹哥,跟中国羽毛球队同时为这个五金创造了这个辉煌,我觉得只是很幸运,但事实上我跟他们的差距还是很大,他们也是我的目标,我希望能够像他们一样。

主持人:我觉得雪芮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直爽的重庆妹子,虽然现在看起来挺小家碧玉的,我估计,等节目过后,说不定能闹腾一点,等咱们回北京吃火锅的时候。

李雪芮:好啊。

主持人:非常开心雪芮在这边能跟我们分享了她的夺冠历程和她的这种不变的心态,也希望雪芮能够保持这么一个好的心态,为了表扬你这个好心态,来,当然是有礼物来了,送一个文洛克给你,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我们雪芮的访谈到此就结束了,一会儿再见了,拜拜。

李雪芮:拜拜。

主持人:恭喜李雪芮这位小将,当然我们也希望王仪涵在未来的比赛中能够克服自己心理上的问题,真正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恭喜中国羽毛球队,今天谢谢两位嘉宾,这里是《冠军论战》,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下期再见。

我夺冠到五金,然后我会觉得说我自己真的是,就是也是这五金当中的一块金牌,确实感觉到过程有点像做梦。好像自己还不是奥运会冠军的那种感觉,就还是跟平常一样,但是好像那个金牌又在你面前,你确实又就拿到这块金牌了,那种感觉还需要适应一下。

————李雪芮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