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罗玉通:女友来自战士杂技团

罗玉通在伦敦奥运会男子双人3米板决赛中勇夺冠军。作为跳水队的百搭选手,罗玉通曾与众多选手配合,但他直言,与秦凯配合时间最长,也最默契。这次夺冠,罗玉通和秦凯在决赛中发挥出色,特别是最后一个动作109,更是超水平发挥。另外,罗玉通还坦言,小时候险些选择进入杂技团练习,多亏当时教练的坚持才选择跳水,退役后会回到中山大学继续学业。[详细]

本期嘉宾

罗玉通

罗玉通,1985年生,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与秦凯获得双人3米板冠军。

于芬

清华大学教授,前中国跳水队副总教练。

 

滚动图集

  • 罗玉通
  • 罗玉通
  • 罗玉通
  • 罗玉通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跳水队副总教练于芬做客网易奥运点评。

罗玉通是大龄转型选手 夺冠是夙愿得偿

主持人:罗玉通的奥运冠军可以说相当不容易,算是中国跳水队的老将了,他合作过的队员其实有很多,也跳了很久,终于能够有冠军,我想这对他是很好的报偿吧。

于芬:对,因为罗玉通这个选手曾经是跳台选手,而且他的特点就是能力非常强,他曾经在跳台上完成过很高难的动作,包括109的屈体,后来可能因为伤病没有在跳台上继续发展,转攻跳板以后他还是完成得不错,所以他实际是一个转型选手。另外,罗玉通的年龄也很大了,再一个,他上一届也没有参加得了,还是有伤病,他们说他的腰伤还是很严重,他为什么能够坚持呢?实际上就跟他自己说的,参加奥运会是他作为跳水运动员的人生目标,梦想,也可能是这样的信念支撑着运动员克服困难,一直坚持,包括年龄偏大带来的带来,因为到了这种年龄,他本来有很多事情去做,但他都没有去做,他把整个身心都放到了这上面,另外就是他的技术状况要保持,必须要保持训练量,对于伤病来说一定是非常艰难的。[详细]

罗玉通秦凯动作协调一致。

搭了很多人 还是秦凯配

主持人:咱们说田亮,胡佳,杨景辉,何冲,秦凯你都搭完了,那你觉得和这些人搭配的过程中,谁让你最舒服?

罗玉通:还是秦凯吧,因为这两年毕竟,跟他配的时间最长。胡佳,杨景辉是我们省里比赛或者是全运会,最多是一两个月。跟秦凯配的是时间最长的,有两年。和何冲也是,断断续续吧,没有那么长时间。

主持人:比如何冲和秦凯,你觉得和他俩搭起来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地方?

罗玉通:我觉得我和秦凯的动作风格,技术风格更相像。就是比较正规,效果比较好。何冲,他是块儿也比我大,也比我高。他是动作高,可能配合起来,没有我和秦凯那么得心应手。他可能跟我配是用百分之六七十的力。还得留点儿力。因为他体重也比我重,起跳的高度也不一样,他明显就要收力了。不像我和秦凯。[详细]

罗玉通、秦凯相拥而泣,激情四射。

差点不练跳水练杂技 女友是杂技团的

主持人:在小的时候,95年那会儿,有个消息说你去省队,没呆多久被退回来了。被退货了。怎么就被退货了那会儿?

罗玉通:其实那会儿我还懵懵懂懂,我也不清楚。

主持人:10岁那会儿。也不晓得为什么被退货了。然后据老爸透露呢,96年,就是过了一年,在退货之后,省队又来挑,当时还有一个杂技团的也来挑,你有这印象吗?老爸有跟你商量吗?就是咱们去杂技团算了。

罗玉通:他是,本意是让我去杂技团的。但是我的市体校教练,黄玉矶。是他说,不行。他说,我觉得,他一定要去先跳水。因为黄教练一直的坚持,然后我爸改变的主意,让我去跳水。虽然我没练成杂技,但是我有个稳定的女朋友,她是广州战士杂技团的。[详细]

罗玉通、秦凯展示金牌。

退役后要继续上大学 向往校园生活

主持人:和你同时代的队员,现在都已经各自有各自的有事儿了。比如说,郭晶晶,咱们大家都很清楚啊,要嫁入豪门。田亮是转投娱乐。胡佳,是特别特别清晰啊,现在就在解说你的比赛。你如果退役后,你会选择哪一条路?

罗玉通:我首先要去上大学。因为我在中山大学的学业还没有完成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是我除了想参加奥运会之外的,我另外一个想去参与的,因为我从小在运动队长大。我也想去感受一下校园的气氛。有时候也挺羡慕那些学生的。就是挺向往校园生活的。

主持人:很恬静的,很舒适的生活。选择了什么专业啊?

罗玉通:体育,原来是行政。我想回去可能,再选选吧。[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在跳水的赛场上,中国军团继续捷报频传,在男子双人3米板比赛中,中国选手秦凯、罗玉通以出色的表现,477分的总成绩获得了冠军,由此,中国跳水队也是包揽了四个双人项目的冠军,今天我们继续邀请到清华大学教授、我国跳水队前副总教练于芬老师,于老师您好。

于芬:您好。

主持人:刚才我说秦凯和罗玉通以非常出色的表现为双人比赛划了非常完美的句号,您当时看到这场比赛,还会像看女子比赛一样那么轻松吗?这场比赛是不是还有点悬念在呢?

于芬:的确是的。因为跳板本身就有很多不定因素,它是有弹性的器械,另外,国外选手除了有两对选手以外,所有其他进入决赛的选手都用109,都用了跳板上的四周半,这说明男子跳板整体难度和实力和男子跳台有相似的地方,所以国外选手都期望用难度来冲击我们。

我们的队员在整个大的环境下,也把难度提到了最高,所以难度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稳定就显得非常重要,在跳板双人决赛中,实际就是看哪个国家的选手能够稳住自己,最后尽量不要失误,可能中国选手在这几个方面相对来说还是把握得比较好。

主持人:确实,您刚才说到失误,我就立刻想起了当年在雅典奥运会上,当时是彭博和王克楠那一跳,王克楠有非常意外的失误,最后导致一枚金牌旁落,其实跳板这个项目意外性是挺大的。

于芬:但现在的水平跟上次比又有很大的进步,国外选手,可能中国选手在上一届是大的失误,而现在如果你有小的失误,都很有可能站不到奥运会冠军的领奖台,而我们的选手基本是没有失误的,国外选手,我看了一下,他们配合的默契程度,包括同步性,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也不知道是他们训练配合的时间少,还是因为比赛的紧张,反正总体上,从整体表现来看,好象有一些,不是全部的六个动作都能非常好地发挥,总有那么几个动作会出现一些小的问题,在这些小的差距中就表现了出来,可能前三名之间,整个进入决赛选手最后的结果。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一起来看一下秦凯和罗玉通非常完美的动作。

主持人:这个应该是他们第一个自选动作,向前翻腾两周半,蜷体两周屈体,是一个3.4难度的动作。

于芬:这个动作,他们入水,两个人都有点儿不够,但由于他们的同步性、入水的角度还是比较一致,裁判可能并没有在整体分数上扣得太多,他就是入水的角度稍微有一点过。

主持人:稍微有点瑕疵,好象水花也大了一些。

于芬:主要是角度,角度不太直,就会使裁判给你低一些的分数,因为跳水的起跳高度、速度、角度和水花,这几个指标是重要的环节。

主持人:我们来看他们的第四跳,向内翻腾三周半抱膝。

于芬:这个动作放成慢动作,会发现他们两个都过了。看到了吧?

主持人:所以说,想在跳板零失误,可能是非常难的事情。

于芬:对。

主持人:在第四跳完了之后的第五跳中,您刚才说的向前翻腾四周半抱膝,这是一个3.8难度的动作,如果这个动作做到,金牌就很稳了,我们看一下难度3.8的动作。

于芬:这个动作应该是他们获得冠军的关键动作,如果这个动作稍微有点失误都很难说。

主持人:偏偏是在最难的动作上跳得很好。

于芬:你看他们前两个动作的质量一般化,不是非常突出,但高难度动作能够发挥这么好,决定了他们最后冠军的定局。

主持人:刚才在解说中他们也说,这个动作在压力之下好象跳得比他们平常训练时还好。

于芬:他们还是有训练水平,要是没有训练水平,有时候他也会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应该练了很多,非常熟练,所以能够在那个状态下调动自己,要是他的训练水平不到,我相信每个选手在比赛中都想完美表达,但为什么有些就不好?还是训练水平不到。

主持人:我们来看最后一个动作,这是反式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屈体。跳这个动作之前其实金牌基本是我们的了。

于芬:他们后面这两跳比前面跳得好一些,特别是109跳好了之后,对他们之后的动作心情都比较稳定了,起跳、走板,相对来说都能够比较充分一些。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罗玉通的奥运冠军可以说相当不容易,算是中国跳水队的老将了,他合作过的队员其实有很多,从田亮开始,田亮,胡佳,一直到现在的秦凯,很多了,也跳了很久,终于能够有冠军,我想这对他是很好的总结,或者说是很好的报偿吧。

于芬:对,因为罗玉通这个选手曾经是跳台选手,而且他的特点就是能力非常强,他曾经在跳台上完成过很高难的动作,包括109的屈体,后来可能因为伤病没有在跳台上继续发展,转攻跳板以后他还是完成得不错,所以他实际是一个转型选手。

另外,罗玉通的年龄也很大了,再一个,他上一届也没有参加得了,还是有伤病,他们说他的腰伤还是很严重,他为什么能够坚持呢?实际上就跟他自己说的,参加奥运会是他作为跳水运动员的人生目标,梦想,也可能是这样的信念支撑着运动员克服困难,一直坚持,包括年龄偏大带来的带来,因为到了这种年龄,他本来有很多事情去做,但他都没有去做,他把整个身心都放到了这上面,另外就是他的技术状况要保持,必须要保持训练量,对于伤病来说一定是非常艰难的。

运动员也好,普通人也好,或者谈回来,体育和教育的关系,实际上每个人都应该有信念。

主持人:非常强大的力量。

于芬:要有信仰、要有目标,否则的话你遇到困难、遇到挫折就会不知道怎么坚持,会失去目标,会放弃。所以这些奥运会冠军们,看起来只是在比赛中做了七八个动作,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十几年长期的艰苦奋斗,最后在领奖台上面带笑容,大家看起来很轻松。

主持人:背后的付出可能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

于芬:是的,而且他们还要面临退役以后其它的选择,可能还有伤病困扰,所以是付出了很多代价。

主持人:除了罗玉通之外,秦凯也是坚持了两届奥运会,卫冕了金牌,也非常不容易。

于芬:是的,所以,所有运动员,无论是新的选手,刚刚去参加奥运会的,还是坚持一届、两届甚至三届、四届的选手,他们都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我们普通人也好、学生也好,都需要学习的。

主持人:是,我想可能这也是奥运带给我们的精神上的洗礼以及一种提高吧,虽然我们无法在跳台上完成这样的动作,但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这种精神。现在我们听一下前方的采访,听听这两位非常不容易的冠军,他们有什么心情。

!

主持人:很多人在买衣服的时候会都会选择一些简单实用的衣服作为搭配。跟其他的衣服进行一个混搭的感觉。那这种衣服我称之为百搭款。在跳水队也有这样一个百搭款,但今天这个百搭款却是最耀眼的那一剑,来,欢迎我们的百搭款,罗玉通。

罗玉通:大家好。

主持人:对于我说的这个百搭款,你有异议吗?

罗玉通:没有,因为我确实跟过很多人,包括田亮,胡佳,杨景辉,何冲,秦凯。

主持人:咱们说田亮,胡佳,杨景辉,何冲,秦凯你都搭完了,那你觉得和这些人搭配的过程中,谁让你最舒服?

罗玉通:还是秦凯吧,因为这两年毕竟,跟他配的时间最长。胡佳,杨景辉是我们省里比赛或者是全运会,最多是一两个月。跟秦凯配的是时间最长的,有两年。和何冲也是,断断续续吧,没有那么长时间。

主持人:那我们挑一个时间比较近的,比如何冲和秦凯。你觉得和他俩搭起来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地方?

罗玉通:我觉得我和秦凯的动作风格,技术风格更相像。就是比较正规,效果比较好。然后何冲,他是块儿也比我大,也比我高。他是动作高,可能配合起来,没有我和秦凯那么得心应手。他可能跟我配是用百分之六七十的力。还得留点儿力。因为他体重也比我重,起跳的高度也不一样。他跟我配可能,05年那会儿,我能力还比较强,还可以,09年那会儿,他明显就要收力了。不像我和秦凯。

主持人:你和秦凯年龄是?

罗玉通:他比我大一岁。然后风格,起跳高度都一样。所以我们俩不用迁就什么,就是正常节奏跳出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主持人:找了这么多年,百搭款终于找到一个最合适的。那今天比赛你们那个著名的109,出来之后我听解说员说比他们训练时候效果要好很多。是真的比训练时候还要好吗?

罗玉通:其实也不是,我觉得,在济南封闭的训练,我有很大的进步。而且在测验的时候我也有跳出过相同的效果。当然今天这个,特别是在奥运会这样的大赛,能发挥成这样,我觉得是,相当的不容易。

主持人:其实现在看你已经就是还蛮平静的了。

罗玉通:是,也没多大感觉,可能今天睡一觉,明天起来才会有反映吧。

主持人:之前从你在比赛开始,最兴奋的点是在什么时候?

罗玉通:就是最后一跳吧,最后一跳下来,实际眼泪都在眼里打转了,但还是忍住了。

主持人:没有让他哭出来。为什么不哭出来?

罗玉通:我觉得还好吧,过了那个劲儿我就觉得还好,我觉得,男人嘛,有时候不要那么轻易掉眼泪。

主持人:我看你好像跳下来之后,如果大家注意看比赛的回放,好像直接在水里就有这样一个振臂欢呼这样一个动作。

罗玉通:因为特别是跳109,前两跳自选,我觉得不是太满意,最后跳109,因为能否拿冠军就是看这个动作,所以我感觉,我觉得,训练,在济南的封闭训练和来到这里以后的训练,都是挺不错的,所以我对我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没想到会跳这么好吧。我给我自己的就是7.5,就够了,没想到跳这么好,我当时跳下去就感觉,足够了,自己给自己打打气吧。

主持人:破百的成绩,104.88分,这么高的成绩,没想到?

罗玉通:对,没想到,因为之前最高分才跳过97分,从开始60几,慢慢慢慢升到,从全国赛前,奥运会前最后一站比赛跳了97分,我记得是,一步一步升上来的。

主持人:非常高的分数,这么高的分数我也有听到一些报道说你练这个动作的时候曾经还脸着水面。

罗玉通:对,这是我练跳水,摔得最惨的一次。那天可能,因为馆里面热,因为我们要抱腿,然后出汗,那天走板也没走好,软了个腿,发力的时候就把腿抱滑了。本来我们应该四周半入水的,我四周就松了,整个脸摔下去。

主持人:特疼吗?

罗玉通:疼啊,我都懵了。我起来我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游了。

主持人:这是算是你最大的一次训练失误吗?

罗玉通:是啊,以前摔,但是没摔过脸。其他无所谓的,这次真正的是脸摔下去,晚上眼睛都肿了。

主持人:那教练怎么说?

罗玉通:其实这种事儿也很平常

主持人:就是因为汗太多啊,训练的时候。

罗玉通:对,只是自己觉得,哇,我练那么多年,没有摔过那么惨。没有让自己的脸摔过那么惨过。

主持人:队友们有去调侃你一下吗?

罗玉通:会啊,他们都会。当时我摔完,在那里坐着,医生就跑过来,其实我自己就在那笑,因为没有什么,就是很疼啊,那一刹那,但是自己会觉得很可笑。有时候我们入水,都是头向下入水,像我那个,开完就是压水位,并手。所以我想想,以前也会笑别人,以前也看的多,笑别人,怎么怎么样,现在一看自己也那么傻。

主持人:就是脸朝下,但是手还是习惯性的。整个是这样横过来的拍在水面上的。

罗玉通:嗯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要是看看你以前的履历吧。在小的时候,95年那会儿,有个消息说你去省队,没呆多久被退回来了。被退货了。怎么就被退货了那会儿?

罗玉通:其实那会儿我还懵懵懂懂,我也不清楚。

主持人:10岁那会儿。也不晓得为什么被退货了。然后据老爸透露呢,96年,就是过了一年,在退货之后,省队又来挑,当时还有一个杂技团的也来挑,你有这印象吗?老爸有跟你商量吗?就是咱们去杂技团算了。

罗玉通:他是,本意是让我去杂技团的。

主持人:哦,他本来想让你直接去杂技团的?

罗玉通:但是我的市体校教练,黄玉矶。是他说,不行。他说,我觉得,他一定要去先跳水。因为黄教练一直的坚持,然后我爸改变的主意,让我去跳水。

主持人:他是从你在95年之前,就一直是看着你跳水是吗,黄教练。

罗玉通:也不是,因为我在市队也换过两三个教练。但是我觉得他是,对我很关键的一个人。因为他的坚持,所以我走到的今天。要不然我真的去练技巧去了。

主持人:就有可能在某个杂技团,在那里看到,罗玉通跟科波菲尔一块儿,一个表演杂技,一个表演魔术。其实这边也是,爸爸也是有表扬到你。你是一个非常乖的孩子,每个星期都有打电话回家。如果你要回家的话还会下厨帮妈妈洗菜啊,洗碗之类的。会做饭吗?

罗玉通:瞎捣鼓呗。也不会,因为我妈妈做饭非常的好吃。因为是客家人。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做饭有我妈妈的好吃。

主持人:是吗?最拿手的是什么啊?

罗玉通:很多啊,像焖鱼,炒鱼。我们那边的特色菜,包括汤啊,我觉得非常好。

主持人:你会做什么?

罗玉通:我啊,煲仔饭啊,呵呵。非常容易,饭煮熟了,扔个香肠下去就行了。

主持人:在队里有做过吗?

罗玉通:有啊。以前做过给郭晶晶,郭杰啊,李婷啊,吴佳啊,都吃过。

主持人:他们都吃过啊?评价如何啊?

罗玉通:还可以吧。

主持人:还可以吧?为什么都是,你看像你说的啊郭晶晶啊,郭杰啊,胡佳啊都退役了,小队员们有这个口福尝一尝吗?

罗玉通:我好久没弄了,因为以前,我睡觉前一定要吃东西,才能睡的着觉。现在好像年纪越来越大了,也没这个习惯了。所以弄的比较少。

主持人:好像我们看像女队啊,像汪浩啊,要控体重啊,多痛苦啊。为什么男生在睡觉前还可以吃东西?

罗玉通:看人吧,你看何冲,他也要减肥。就看个人吧,我是怎么吃都不胖的人。然后肠胃也不好,所以我那会儿就是少吃多餐嘛。总是习惯了在睡前要吃点东西,就是一种坏习惯。

主持人:那我觉得挺幸福的,女生挺羡慕这种的。那我们往大了说,和你同时代的队员,现在都已经各自有各自的有事儿了。比如说,郭晶晶,咱们大家都很清楚啊,要嫁入豪门。田亮是转投娱乐。胡佳,是特别特别清晰啊,现在就在解说你的比赛。你如果退役后,你会选择哪一条路?

罗玉通:我首先要去上大学。因为我在中山大学的学业还没有完成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是我除了想参加奥运会之外的,我另外一个想去参与的,因为我从小在运动队长大。我也想去感受一下校园的气氛。有时候也挺羡慕那些学生的。就是挺向往校园生活的。

主持人:很恬静的,很舒适的生活。选择了什么专业啊?

罗玉通:体育,原来是行政。我想回去可能,再选选吧。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在大学里,因为大学里除了学业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事,有没有想过在大学里有一个。

罗玉通:我有了,我有稳定的女朋友。

主持人:公开了吗?

罗玉通:还没有。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可以在这儿公开?

罗玉通:我可以承认我有女朋友了。

主持人:方便和我们的网友朋友们透露一下这位姑娘是干什么的吗?

罗玉通:不用了吧,呵呵。

主持人:其实已经在这里说了,我觉得可以稍稍的透露一下。作为你夺金了之后,给她一个承诺。可以吗?

罗玉通:她是,广州战士杂技团的。

主持人:哇哦。

罗玉通:虽然我没练成杂技,但是……

主持人:但是有了一个练杂技的姑娘。

罗玉通:对。

主持人:好了好了,我觉得我们这期访谈真是收获还是蛮大的,网友们一定满足了你们的心理了,那也是感谢罗玉通来到我们这里,和我们聊了这么多。那也希望你比赛以后,在你的学业上有更好的一个发展,当然了,感情上面也是要节节高。

罗玉通:谢谢。

主持人:好了,那感谢罗玉通来到这里。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了,网友们,下期节目再见。

罗玉通:再见。

主持人:在这里呢要送一个礼物给你。本来呢,这是要作为一个奥运的礼物的,现在呢我觉得可以让你转送给那位练杂技的姑娘,作为你们一个感情的吉祥物吧。

罗玉通:谢谢。

主持人:好的到这里真的要说拜拜了。

罗玉通:再见。

主持人:好的,真的是非常恭喜两位,特别是罗玉通,像刚才于芬老师说的,他非常不容易,凭借自己的信念坚持了这么多年,最终用一枚金灿灿的奥运会金牌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我相信他回顾起自己的跳水生涯一定是无悔的,非常快乐。

好的,谢谢于芬老师,这里是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下次再见,当然我们也希望中国跳水队包揽了四枚双人金牌,希望后面的单人继续努力,最好八枚金牌都属于中国。

好的,谢谢大家。

我首先要去上大学。因为我在中山大学的学业还没有完成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是我除了想参加奥运会之外的,我另外一个想去参与的,因为我从小在运动队长大。我也想去感受一下校园的气氛。有时候也挺羡慕那些学生的。就是挺向往校园生活的。

 

————罗玉通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