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女子重剑:佩服“坐地姐”

女子重剑团体李娜、孙玉洁、许安琪、骆晓娟在接受采访时说,击剑是贵族项目,练击剑的都得会海豚音。她们都为“坐地姐”报不平,两小时的静坐抗议让她们很佩服。[详细]

本期嘉宾

孙玉洁

孙玉洁左手持剑,是中国女子重剑新秀。

许安琪

南京人,公认的击剑天才。

李娜

辽宁人,获最佳女子重剑运动员称号。

骆晓娟

江苏人,中国击剑运动员。

滚动图集

  • 李娜
  • 李娜
  • 李娜
  • 李娜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新京报》的资深记者田颖作客点评。

田颖:奥运会里有很多新妈妈 复出都很辛苦

主持人:我们看这四位女剑客,她们为中国击剑在本届奥运会上获得了第二枚金牌,恭喜她们。刚才我们聊到了李娜,她也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是热门选手,但很可惜,她在08年打得并不好,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随后她选择结婚、生子、复出,然后拿到了世锦赛冠军,我想对于一个女生来讲,人生最难的几件事情,她好象反而都做得越来越顺利。

田颖:对,其实这届奥运会上我们会发现很多新妈妈,比如射击队里的郭文珺、陈颖、杜丽,她们都是在伦敦奥运会周期结婚、生子、复出,但她们每个人的复出真的都非常辛苦,射击这个项目部需要那么强的体力,但她们复出就已经非常艰难了,何况击剑这样一个需要体力的项目,她在给自己加量训练,以达到跟别人一样的身体情况时,那时候真的是突破极限的。

选手比赛瞬间。

练击剑的都有大嗓门 得会海豚音

主持人:大家都叫孙玉洁你大洁子,她的海豚音在咱们队里是不是特别知名?

许安琪:还好了。还好了。

骆晓娟:还好了。还好了。

主持人:那我问错人了,我问你们俩。

孙玉洁:练击剑的都得有这个嗓门,要不然不让进队。

李娜:这种喊叫也是给自己鼓舞势,也是向对手示威的一种感觉,就是说在场上要有一种势和霸。

孙玉洁与韩国选手比赛瞬间。

同情佩服“坐地姐” 大家都不容易

主持人:说到裁判的因素,可能最知名的就是“坐地姐”,坐地姐两个小时的行为,你们怎么看呢?仅仅说自己的想法就好。

李娜:有多方面的原因,其实我们运动员的感觉就是说对她挺不公平的,因为裁判器的原因造成最后判罚结果已经成事实了,也许有裁判器的因素,也许有人为的因素,这个东西让我们很难去判定。因为她打了三剑互中,一秒钟还没有走掉的话,我感觉这个事情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到了最后一秒钟还没有停完,然后又单灯,让我们去判定的话,当时可能是裁判器没有按。

主持人:那还是她们的失误,造成这种结果,比如说大洁子,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样?

孙玉洁:奥运会冠军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也是每一个团队的梦想,之所以她坐在那那么长时间,也是在为了自己的梦想在争取一些什么,大家都很不容易。

中国重剑四朵金花展示金牌。

李娜是大姐大 特别不容易

主持人:那评价一下娜姐吧!

孙玉洁:娜姐是大姐大,生完宝宝又付出,她非常的不容易,我们大家也都很理解她,也可以说是同情,跟儿子分开非常不容易,并且孩子那么小,在家里面她的家人也帮助照顾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像我有时候想妈妈的时候,娜姐说“别想”,我说对,你还想你儿子呢!我就不用想妈了。

骆晓娟:我觉得她特别不容易,在训练的时候肯定是辛苦的,而且她也有伤病,特别是孩子在家里面生病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她最痛苦的。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伦敦奥运会击剑赛场上再次有好消息传来,由李娜、孙玉洁、许安琪和骆晓娟四位姑娘组成的中国重剑队,以39-25,击败了韩国队获得一枚重剑团体金牌,恭喜她们。

今天我们请到一位嘉宾跟我们一起聊聊女子重剑队,她就是《新京报》的田颖,也是这方面的资深记者,田颖你好。

田颖:主持人好。

主持人:击剑队,在此前雷声获得男花个人冠军之后,女子重剑队好象也表示自己一直期待着能够在团体项目上有突破,确实,她们做到了,而且比赛的比分非常悬殊,39-25,当比赛进行到最后阶段时,其实韩国人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她也在等着比赛结束,我想,这枚金牌对于重剑姑娘们来说,是不是终于圆梦了,非常快乐的时刻?

田颖:其实以前女子重剑一直算是中国的优势项目,但是2008年的时候很可惜,这个团体被击剑轮换,没有参加北京奥运会,所以对这些女剑客来说,她们等了八年,其实在北京奥运会,她们的实力已经非常强了,但没办法施展。

主持人:因为项目设置的关系,所以这次她们是带着八年的劲儿憋到了伦敦,最后以39-25非常悬殊的比分,感觉这比赛都不太像决赛,比她们打半决赛一剑险胜俄罗斯轻松得多。

田颖:我觉得这些女剑客其实都是内心里憋着很大的劲儿,希望取得突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吧。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中国女重的晋级之路非常坎坷,可能跟分组有关系,一路遇到的全部都是强敌,她们先后击败了世界上最强的几个国家,德国、俄罗斯队,最后一直到韩国队,可以说她们分组是非常不占优势的,一路克下来的全是强敌,相信在一剑赢了俄罗斯后,在气势上就没有人能够阻挡她们了。

田颖:我觉得这些队伍在之前遇到比在之后遇到好很多,这几位成员里会有年龄大的,当妈妈的,其实她们的体力是存在一些问题的,之前在体力比较充沛的情况下遇到这些强敌,我觉得也有运气在里面。

主持人:我们先把前面最困难的一页翻过去,其实反而到最后相对轻松了。

田颖:其实就像李娜的生涯,她生完小孩,恢复,最痛苦的时期已经熬过去了,现在就涅盘重生,状态非常好。

主持人:好的,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女子重剑的一些比赛画面。

(视频回放点评)

主持人:这个最后一剑孙玉洁赢了俄罗斯队。

田颖:一剑封喉。其实在击剑中这种一剑封喉非常激动,雷声也是在去年的世锦赛上一剑封喉,当时那么文弱的一个人在场上都已经喊到不行了,所以我们可以想像,在击剑场上,一剑封喉是一个非常让人激动的事儿。

主持人:我们来听一下,孙玉洁在赢了之后也是不断地高声尖叫,这就是所谓的“海豚音”,这是击剑选手必须要练的强项吗?必须要发出这种高分贝的尖叫声?

田颖:其实也没有,我们看到仲满在08年奥运会结束之后就还比较内敛。女子选手……因为我觉得其实击剑是蛮闷的项目,一直都在面罩里,不能讲话,不能干嘛的,最后终于在摘下头盔的一刻发泄一下。

主持人:我们满下亿,这已经是决赛的最后时刻,这时候中国的领先优势是根本无法撼动的。

田颖:她们的气场已经到了一个…你不可能战胜我,这枚金牌就是我的。

主持人:我们看中国队在场下非常激动地等着比赛结束,而韩国队这时候已经泫然欲泣了,因为他们知道冠军完全不可能扳回来。

田颖:如果这时候以小分差输掉,对手一般会很痛苦,但你看韩国队,已经很无奈了。

主持人:因为差距太大、太悬殊了。我们看一下,最后还剩几秒钟的时候大家已经都不打了。于是乎剩下的就是我们的队员开始欢庆。

田颖:对手最后就是过来衷心地祝福你。

主持人:因为你已经把我打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我们看到她们也确实非常不容易,因为中国体育一个很重要的传统就是特别重视团体,团体能够打好,在很多人看来要比个人荣誉更重。

田颖:像体操,像很多项目,团体的分量都要重过一个人。

主持人:我采访过,像体操、乒乓球,很多人都认为只要团体能够拿到冠军,就算在团体中伤了,个人项目不能上,都无所谓。这是中国选手的优良特质。

田颖:我觉得李娜,应该叫娜姐,真的是非常不容易,我之前采访她的时候她就跟我说,作为一个妈妈,就是普通人,想在生完孩子后保持体型的过程都是非常痛苦的,但作为运动员,她要迅速把体重降到和运动员一样,并且也把训练量加到和运动员一样,那个时候非常痛苦。

主持人:而且还非常惦记自己的孩子。

田颖:有一次是打完世锦赛给她打电话,她在那边一边哄小孩,一边说对不起,我真的特别忙,我在见我孩子,我真的很久才能见他一面。

主持人:我们看这四位女剑客,她们为中国击剑在本届奥运会上获得了第二枚金牌,恭喜她们。刚才我们聊到了李娜,她也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是热门选手,但很可惜,她在08年打得并不好,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随后她选择结婚、生子、复出,然后拿到了世锦赛冠军,我想对于一个女生来讲,人生最难的几件事情,她好象反而都做得越来越顺利。

田颖:对,其实这届奥运会上我们会发现很多新妈妈,比如射击队里的郭文珺、陈颖、杜丽,她们都是在伦敦奥运会周期结婚、生子、复出,但她们每个人的复出真的都非常辛苦,射击这个项目部需要那么强的体力,但她们复出就已经非常艰难了,何况击剑这样一个需要体力的项目,她在给自己加量训练,以达到跟别人一样的身体情况时,那时候真的是突破极限的。

主持人:可能对于女生来讲,当妈妈、生子,是人生最艰难的一件事情,当这件事情度过之后,哪怕是奥运会冠军这件看起来最难的事情可能也不算什么了。

田颖:但你知道,其实很多运动员跟我说过,最难的不是生孩子的那一刻,而是你生完孩子又重返赛场的那个过程。

主持人:当她们下了这个决定以后,我相信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们了。女重这四位选手,骆晓娟也是成名已久,但在前两次奥运会上都因为一些原因错过,这次在伦敦拿到冠军,我们恭喜她,另外的许安琪和孙玉洁,她们都是1992年年轻的女剑客,今年刚好20岁,我想,她们的崛起以及在伦敦的经历,应该会对未来这届奥运会之后顶起一片天,对吗?

田颖:我觉得中国女重这一点也非常好,不愁没有接班人。

主持人:相信只有年轻选手不断顶上来,才是一个项目长期发展的重要基础。好的,我们看一下前方传回的四位女剑客的采访,我们听一下在场上如此尖叫的女生离开剑道以后是什么样子。

!

主持人:观众朋友你们好!这里是CNTV5+体育台和网易奥运为您带来的5+奥运会客厅,我是你们的李悠。今天在女子重剑的赛场上中国队是势如虹,夺下了冠军、最终的金牌,让我们看着振奋人心。我们在第一时间赶紧把四位姑娘请到我们的演播室,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姑娘们,跟我们的网友朋友们自我介绍一下。

李娜:大家好!我是李娜。

孙玉洁:大家好!我是孙玉洁。

许安琪:大家好!我是许安琪。

骆晓娟:大家好!我叫骆晓娟。

主持人:四位姑娘在刚进我们演播室的时候,就一直是嘻嘻哈哈,声音是隔着千里就传了过来,是不是心情特别愉悦呢?

李娜:是的。

主持人:之前也是有想过这枚金牌应该是在自己手里。

李娜:之前没有想太多最后的结果,只是说我们四个姐妹走好每一步、打好每一剑。

孙玉洁:因为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为了这个信念坚持走下去。

许安琪:有想过,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主持人:为什么觉得很突然?

许安琪:因为我们这是第一块嘛,是历史的突破。

骆晓娟:我来总结,我们做到了。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组合相当的精妙。其实在比赛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后30秒的时候已经领先挺多了,在我们看来还蛮放心的,就是让她们追吧!她们也追不上,你们当时那种情况有被反过来的几率吗?

李娜:十几剑没有机会了,但是当时比赛没有宣布结束,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煎熬。

主持人:场下的几位姐妹是什么感觉?看到某人在场上。

李娜:我们的心跟着她一起在上面打比赛,特别是我们三个人,孙玉洁在上面打比赛,我们三个人就已经抱在一起了。

主持人:我看一直是抱在一块。

李娜:对,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些。

骆晓娟:然后等待着冲上去。

许安琪:已经准备好了。

主持人:等着上去把她给冲下来,你当时在场上呢?我看其实还是蛮淡定,也很执着,因为每一剑基本上都还能得到分,不会是那种松懈的感觉。

孙玉洁:对,还是要坚持到最后嘛,因为只要裁判没有喊停、没有宣布我们胜利,我们就不算赢了这场比赛,还是要一剑一剑坚持到最后,那时候心里面也有小小的激动,在等着她们向我冲过来。

主持人:你在打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胜利在招手,刚刚都说了,最后已经领先那么多剑了,她们是不可能是扳回来了,你当时的心理状态、那种激动,以及你怎么控制去打?那种状态、那种心情跟我们说一下。

孙玉洁:因为我们为了这块金牌付出了很多,然后我们四个人这一天都一直在努力着,当时的心情是“我们就快成功了”。

主持人:“就快成功了”,但是手底下还没有软。

孙玉洁:对,因为不能软,不能给对手一点机会嘛。

主持人:最后剩几秒的时候她们自己认输了。

孙玉洁:剩6秒的时候,她觉得6秒也没有必要打。

主持人:她认输的那一刻,那又是怒吼妹。

孙玉洁:这个名字要红了。

主持人:这个名字从哪来的?

孙玉洁:刚进门的时候来的。

主持人:就是这次比赛完了之后?

孙玉洁:就是刚才我们到演播室门口的时候来的。

主持人: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孙玉洁:还行吧!也算是对我的声音一种肯定。

主持人:大家都叫你大洁子,她的海豚音在咱们队里是不是特别知名?

许安琪:还好了。

骆晓娟:她跟娜姐挺高的。

主持人:那我问错人了,我问你们俩。

孙玉洁:练击剑的都得有这个嗓门,要不然不让进队。(开玩笑……)

李娜:这种喊叫也是给自己鼓舞势,也是向对手示威的一种感觉,就是说在场上要有一种势和霸。

主持人:其实中国队的霸在这一次的团体赛中是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你们觉得自己所展现的是一种什么呢?除了霸之外。

李娜:是团队精神。

骆晓娟:别人看来中国的肌腱也是非常好的。

李娜:我感觉是团队的精神共同协作的一个战国,因为我们四个人都是互补的。

主持人:晓娟刚说到让外国人看中国的击剑是非常好的,难道之前不好吗?

骆晓娟:中国击剑拿得冠军也挺多的,但是在奥运上我们这一次算是一个突破,因为欧洲比较垄断。

主持人:当时在伦敦这边来打,其实之前我们也是有担心会不会有一些客场的劣势在?你们有担心过这些吗?

骆晓娟:裁判因素的话,如果有这样的问题也是放好心态,我们前面两场的时候裁判因素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大家的心态挺好的。

主持人:其实说到裁判的因素,可能最知名的就是“坐地姐”,坐地姐两个小时的行为,你们怎么看呢?仅仅说自己的想法就好。

李娜:有多方面的原因,其实我们运动员的感觉就是说对她挺不公平的,因为裁判器的原因造成最后判罚结果已经成事实了,也许有裁判器的因素,也许有人为的因素,这个东西让我们很难去判定。因为她打了三剑互中,一秒钟还没有走掉的话,我感觉这个事情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到了最后一秒钟还没有停完,然后又单灯,让我们去判定的话,当时可能是裁判器没有按。

主持人:那还是她们的失误,造成这种结果,比如说大洁子,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样?

孙玉洁:奥运会冠军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也是每一个团队的梦想,之所以她坐在那那么长时间,也是在为了自己的梦想在争取一些什么,大家都很不容易。

主持人:许安琪,你觉得这也是一个完全可以理解的行为吗?

许安琪:我觉得是。

主持人:换成是谁都会这样?

许安琪:对,都会这样,而且这是一个国家的事情。

主持人:但是最后的结果并没有因为她的这个行为改变。

李娜:是的,会让全世界的人看到这一幕,不是我能力的问题,而是有外在原因的一些因素,她既然能够静坐两个多小时的话,我觉得她也是为她赢得一片掌声,在那一瞬间也证明她自己。

主持人:我觉得可能从运动员来说更能够心疼运动员、更能够体会运动员,所以在外界一片质疑的声音中,运动员这边最朴直的感情认为非常不容易。

李娜:是的,那天我们也挺激动的,看着她坐在那边被国际剑联的秘书长请下去了,然后我们四个人也挺激动的。

主持人:挺气愤的是吧?

李娜:对,对她特别的不公平,然后我们四个人还在那边一起呐喊,让她不要走,因为毕竟会有一个心理倾向嘛,所以说对她还是比较佩服的。

主持人:其实很多咱们看到的一面,可能并不是这一面,它有背后的一面,既然已经这样了,咱们就不要说比较沉重的话题,还是说说咱们的这块金牌,既然是一个团队的合作,你们也在强调团队的配合性,咱们之前有没有制定什么样的战术?

孙玉洁:我们大家很团结,每天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

主持人: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

孙玉洁:除了睡觉分床睡以外,剩下的吃饭、去训练、去逛街、在村里面走一走,然后一起做技术分析、看技术录像研讨,这些事情我们都在一起。

主持人:四个人一块?

孙玉洁:对,干什么都是四个人在一块,所以在村里面你会看到四个人的影子。

骆晓娟:然后别的剑种的比赛我们也是四个人一起去看。

主持人:四个人一起看、一起给加油,特别是有两个小朋友还会很激动的唱国歌,你们两个据说是住在一起的是吧?

孙玉洁:是的。

主持人:据说有一个小朋友特别爱做饭、有一个小朋友只是负责吃。

孙玉洁:这个消息这么快就传这来了。

主持人:会做饭的很骄傲的举个手。(许安琪举手……)

孙玉洁:会吃的在这呢。

主持人:平常经常会做饭吗?

许安琪:下面给她吃。

主持人:晚上吃面?

孙玉洁:就是体坛风云人物的那一次,11点多回宿舍有点饿了,这个小朋友给我煮的面。

主持人:你连煮面这么简单的事都得让我们可爱的许安琪做吗?

孙玉洁:她对我好啊!煮面不算简单,她让我帮她看锅,我说我不会。

主持人:就是看水别扑了。

许安琪:她说我不会,我说你帮我看看,只要不扑出来就行,我不会啊!

主持人:你倒是会还是不会啊?

孙玉洁:我是会还是不会呢?

主持人:这个可以有。

孙玉洁:这个可以会的。

主持人:我觉得稀释性格上面大家其实都还是蛮开朗的,就好像晓娟还比较内向。

孙玉洁:有一个故事、有插曲。

骆晓娟:因为我很喜欢笑的,可是今天打完比赛很激动,结果被牙给撞坏了,所以我不能笑了,所以我不能在全国人民面前丢脸啊!

主持人:您能告诉我您撞哪去了?

孙玉洁:好像是撞到我手表上了,因为我不知道,然后我们就很激动,拥抱的时候撞上了。

骆晓娟:因为她很高嘛,我矮,她们拉我,这么一拉就撞上去了。

孙玉洁:门牙掉了一半。

骆晓娟:可以这样给你看。

主持人:我还真看见了,你要对着镜头吗?

骆晓娟:不要,他们说你拿冠军你难道不激动吗?我说她们说了,要让我含蓄一点。

李娜:我们要告诉她笑不露齿。

骆晓娟:对,不然我的性格会是比较张扬的,所以我今天很收殓。

主持人:那就是说其实四个人的性格都还蛮张扬的,李娜算是大姐了。

骆晓娟:她是大姐。

主持人:你是带着三个小妹。

李娜:是的。

主持人:在比赛的过程中呢?谁占一个主导的地位?会统领着全队。

李娜:比赛三个人都是核心。

孙玉洁:我们的心都在互相支撑着。

李娜:因为我们的信念是一个人在上面打比赛,四个人的心在一起的。

主持人:你们在打比赛的时候,这场比赛我们外人看起来好像后半段非常的顺畅,但是前半段还有一些小波折,觉得最艰难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每个人应该不一样。

李娜:最煎熬的时候是大洁子跟俄罗斯的比赛,她上去的时候是领先四剑,然后被俄罗斯追平,俄罗斯又领先了一剑,然后她又扳了一剑,最后时间到的之后,决一剑的时候,是最煎熬的,我都已经跪在地上,不敢看了。

主持人:是半决赛的时候?

李娜:对,那一剑决定我们有没有希望冲击冠军,所以那个时候我和晓娟两个人已经是跪在地上,已经是不忍心在看了。

主持人:没敢看是吗?

李娜:就是已经看不下去了。

许安琪:揪心啊!

骆晓娟:因为我们肯定是相信她的,只是想最后她不要反攻,只要刺她就行。

主持人:你们俩是看不下去了,那安琪呢?

许安琪:我还比较淡定的在那看。

主持人: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许安琪:我当时想她一定可以的,我们一定会赢的。

主持人:就是在坚持?

许安琪:对。

主持人:那当事人呢?

孙玉洁:当事人当时的内心很纠结,心情很复杂,心想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这是大家共同的信念、共同的梦想,不能毁在我手里面。所以我想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要挺过去,挺过去了之后我们就都挺过去了,我要对得起大家。

主持人:当时是所有的人在支撑着你是吗?

孙玉洁:对,因为我能觉得大家都相信我,既然今天每一场团体相遇的时候都让我打收底这个位置,就是说明大家都很信任我。

主持人:那你一定会对最后一剑所有的过程都记得清晰。

孙玉洁:打完之后的时候,娜姐和许安琪她们两个说,我现在觉得刚才那个事像做梦,我说我还挺淡定的。后来我们休息很长时间,我就睡了一会觉,等我睡醒的时候我就觉得刚才那事像做梦。

主持人:因为我们之前也是访问了很多运动员,他会说后来在睡觉的时候或者上洗手间的时候,他会无数次的回想起那个过程,那个非常美妙的过程。

孙玉洁:对,就是那种突然间胜利来的喜悦,所以后面那一连串尖叫就是发自内心,完全想释放出来。

主持人:发自肺腑的?

孙玉洁:对。

主持人:半决赛确实打得很纠结,是在领先的情况下被人追上来了,追上来那一刻是因为什么?因为咱们这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孙玉洁:是我自己没有把握好,当时可能有想法。

主持人:有什么想法?

孙玉洁:觉得领先嘛,希望快一点赢,然后有些被动,但是后来大家在场下提醒我,自己也及时的转变过来,还有大家的心态支撑着我,我能感觉到。

主持人:你们能感觉到她的心理有一些想法吗?

李娜:在场上看她的行动上会有一点感觉,但是我们对她还是信任的,因为相信她。

主持人:会跟她进行一些沟通吗?

李娜:会的。

孙玉洁:我在场上喊,大家在场下喊。

主持人:互相怒吼是吗?

李娜:对。

主持人:很多人说在比赛过程当中是一片空白的感觉,不是吗?

孙玉洁:我觉得不是。

主持人:击剑这个项目不是?

许安琪:基本上所有人只要对我们说得话,我们都能听见,包括加油都能听见。

李娜:在清醒的时候都还能够听见。

许安琪:我们今天还是比较淡定的。

主持人:在决赛的时候,你们俩记忆深刻的是在哪一点?

许安琪:半决赛。

主持人:大家都是半决赛?

许安琪:对。

主持人:你压力有没有觉得特别大?现在回过头来想想。

孙玉洁:与其说压力不如说动力,因为大家在鼓舞着我,大家都很相信我,说大了就是全国人民都相信我,所以全国人民给我的动力。

主持人:对于决赛呢?好像对于你们而言决赛反而没有半决赛这么惊心动魄了,势在必得?

李娜:不是说势在必得,只是说我们打完俄罗斯下来以后,我们四个人也做了一个调整,马上投入到下一个比赛当中去,因为只要是参加奥运会的对手都不是弱队,然后我们就把它当做强队去打,然后在以往的比赛当中韩国队在碰我们中国队的时候没有赢过,所以说我们在打韩国队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主持人:气势上就首先压倒了,根本不惧她们是吗?

李娜:对。

主持人:对于两队的实力,你们觉得呢?

李娜:还是中国的实力比她们强,因为首先她们有两个(00:18:05)剑,没有什么进攻能力,然后我们这边三个人都可以有进攻能力的,这样我们互相都能弥补一下,而她们的得分点很少。

主持人:所以说对于在决赛中的胜利以及这枚金牌,大家相信轻松,准备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孙玉洁:明天晚上就走。

主持人:为什么走这么早呢?

孙玉洁:这也是要求吧!

主持人:就是说比赛完了之后就得赶紧回去?

李娜:对,就要离开伦敦。

主持人:回去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安排吗?

李娜:休息。

主持人:四个人一块休?

李娜:那必须的,各自回各自的家,各找各的妈。

主持人:她们仨估计是找妈了,你回去就不是找妈了。

李娜:我回去找儿子。

主持人:宝宝怎么样?

李娜:挺好的。

主持人:你有多长时间没见过他了?

李娜:有一个多月了。

主持人:是为了奥运会的备战?

李娜:对,因为在北京备战奥运会,没有时间回去。

主持人:你想他吗?

李娜:当然想了。

主持人:小宝宝多大了?

李娜:现在不到两周岁。

主持人:那应该是可以说一些只言片语的,也可以认出你来。

李娜:会说一些简单的,会喊妈妈、爸爸,会说“拿”,然后会喊自己的名字,他的小名叫“老虎”。

主持人:你们都见过她的宝宝吗?

孙玉洁:没有,见过照片,她也经常给我们晒宝宝幸福照。

李娜:我最大的乐趣没事就给她们晒我儿子的照片。

孙玉洁:她每次看到“老虎”的照片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是特别高兴。

主持人:你觉得你儿子对你练击剑是一种促进还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李娜:我儿子对我来说是一种促进,因为毕竟有了儿子之后想给儿子做一个榜样嘛!让我儿子在大了、懂事了之后以妈妈为荣。

主持人:那绝对是以妈妈为荣的,你们仨呢?孩子是没有,心里最牵挂的是谁?

孙玉洁:想妈妈。

主持人:有多长时间没见了?

孙玉洁:也挺长时间了。

李娜:她们有两三个月没回家了。

骆晓娟:我的时间长一点。

主持人:平常也就是姐妹几个自己在队里?

李娜:对,我们没事在一起打闹,我今天还开玩笑,我说这两个小朋友有时候像大人一样。

主持人:这两个小朋友好像趣事特别多,爆爆料呗!我们平常训练的时候(00:21:09)。

李娜:挺有韧性的,我们这个团队之所以走到今天,都是我们付出的结果,毕竟击剑的项目必须得付出,你付出的越多得到的回报就越多,所以说我们今天的成绩也是证明了我们的付出是没有白付出的,也是值得的。

因为我出来的时间比较短,我从去年的5月份以后才跟她们在一起的,所以说我也见证了她们的训练,确实挺不容易的,我相信她们以后的路还很长。

骆晓娟:主要是中间两个。

主持人:她们的路还很长,你呢?

李娜:我应该是到此结束了,我结完婚、生完孩子之后,孩子四个半月的时候,我就开始恢复训练,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也是挺不容易的,让我再坚持四年时间有点太长了,特别是现在也有伤、也有病,毕竟孩子也大了,更多的时间想多陪陪孩子。

主持人:作为一个妈妈还是可以理解的。

骆晓娟:今天都笑得比较含蓄。

主持人:看出来了,两个小朋友我们一会再说,晓娟,你觉得伦敦奥运会经历之后,对你有什么样的触动呢?

骆晓娟:我觉得在这个团队当中不管是老队员还是小队员,从她们的身上我都学到了很多动作,就像平时的训练,因为我的自身条件会差一点。

主持人:是在哪方面你觉得差?

许安琪:我的身高最爱,然后伤病比较多的时候,可能吃苦的能力、各方面我就会有一点回拒,娜姐她们一直就会鼓励我,很多方面多给我提示,然后也给我鼓励、帮助。

主持人:你算是四个人里面最娇气的一个?

骆晓娟:可能别人会这么觉得,从我练了十几年下来的话,我觉得以我这个条件,捱到现在,我觉得我不是娇气的。

主持人:非常的不容易,很棒。两个小朋友,因为你们两个住在一块,年纪也很小,你们觉得你们的优势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已经看出来了。

孙玉洁:我们很开朗、很乐观,心态会比别人好一些。

主持人:为什么?

孙玉洁:与生俱来的,没有为什么,什么事看得开、很淡定。

许安琪:很乐观。

主持人:对于年纪轻轻的来说,怎么说“看得开”这个词?

孙玉洁:就是看得开嘛,就不能关上了开,只要是看嘛,就要宽开一点,才能宽敞点,心也大了,就属于没心没肺的。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击剑不仅仅是力量的拼搏、身体的对抗,对于你的心态真的非常重要。

孙玉洁:对,击剑的人心思也很细腻。

主持人:有吗?没看出来啊!

孙玉洁:我们很细腻。

主持人:对,她们很细腻。

许安琪:就是你不细腻。

主持人:我觉得她们挺细腻的。

孙玉洁:我不细腻吗?

主持人:她细腻吗?

李娜:还可以。

骆晓娟:行,还会绣十字绣呢!说明挺细腻。

孙玉洁:就是完成的作品没多少。

主持人:名字也是这样,大洁子,大大咧咧的,吼叫声也是相当的霸气,就总觉得不是那种特别小家碧玉的姑娘。

孙玉洁:小家碧玉谈不上,还是属于心思比较细的。

主持人:我就有必要挖了一下,你觉得你的心思是细在哪方面?咱们得有理有据。

许安琪:我觉得她挺细腻的,生活中她有写日记的习惯,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是不能坚持的,但是她就每天都写,包括训练日记每天都写,虽然写不了几个字,但是她每天都写。她还会画画、绣十字绣,反正会一些女工,挺好的、挺细腻的。

主持人:你写日记的话,会记录一些什么东西呢?

孙玉洁:训练日记就是训练心得这些的。

主持人:有自己的生活日记吗?

孙玉洁:有,有的时候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的话,就写一些平平常常的事,比如说吃了什么,记得小时候放暑假、寒假的时候老师不都会要求写多少篇日记吗?我实在写不出来的时候,我就把我妈从早上到晚上给我做的饭写一遍。

主持人:原来这就是日记的本质,果然很细腻。

孙玉洁:其实说白了就是菜谱。

主持人:那许安琪呢?

孙玉洁:她很会照顾人。

主持人:做饭吗?

孙玉洁:就是照顾我,我还有一个细腻的地方,我喜欢打扫卫生。

许安琪:而且她天天打扫卫生,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都嫌烦。

孙玉洁:因为我觉得北京比较干,灰也比较多。

主持人:你是什么星座啊?

孙玉洁:狮子座。

主持人:狮子座的人喜欢打扫卫生?

孙玉洁:拿着扫把多霸气啊?

李娜:你以为你是哈利波特啊?

孙玉洁:我觉得有灰嘛,也算是强迫症的一种,就是看着不舒服,然后我就喜欢擦擦灰,但是我不喜欢善后,擦完了,那个水池我洗完抹布放在那了,然后水池里面全是水,然后许安琪善后。

主持人:怪不得许安琪不乐意你打扫一下卫生,原来是人家在屁股后面安慰你,跟着你忙半天。

许安琪:另外也帮我打扫了,帮我擦、帮我抹的。

主持人:总体算是好姑娘,好姑娘快说说你的室友。

孙玉洁:我的室友很会照顾人。

主持人:她是被迫照顾吗?比如说善后的事情。

许安琪:她老生病,身体不太好。

孙玉洁:现在还行,因为我有习惯性的支气管炎,对气候敏感的时候就容易发作,就容易发烧、感冒的。

主持人:然后就靠她照顾你?

孙玉洁:对,经常在半夜的时候就说安琪,我好冷,然后她就给我拿退烧药,把被子盖上。

主持人:她经常会这样生病?

许安琪:去年多一些。

骆晓娟:一个月会来一次。

主持人:那是不是让队里特头痛?

孙玉洁:对,队里面专门给我买了治我这个病的药,小柴胡不是治发烧比较好吗?

主持人:不带做广告的。

孙玉洁:没事,没说什么牌子的,然后领队就专门给我买了这个药,别人要去领的时候,就说这是大洁子的药。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这是你的药?

孙玉洁:对。

主持人:两个小朋友评价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啊。

许安琪:挺好的,我们都差不多嘛。

主持人:我觉得你们俩明显就差很远,哪里差不多?你这个结论从哪来的?

许安琪:孙玉洁会绣,骆晓娟也会绣。

主持人:一起绣吗?

骆晓娟:她在她的屋,我在我的屋。

孙玉洁:她绣的成品多一点,我基本上就是半途而废,然后就给我妈,让我妈在家绣。

主持人:其实就跟晓娟说得一样,是因为今天的状态不太好,所以就没有发挥,看你俩的状态就能够推出她平时的状态是这样的吗?

孙玉洁:对,我们四个的状态都挺好。

主持人:明天李娜就比较踏实。

孙玉洁:这是成熟。

主持人:那评价一下娜姐吧!

孙玉洁:娜姐是大姐大,生完宝宝又付出,她非常的不容易,我们大家也都很理解她,也可以说是同情,跟儿子分开非常不容易,并且孩子那么小,在家里面她的家人也帮助照顾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像我有时候想妈妈的时候,娜姐说“别想”,我说对,你还想你儿子呢!我就不用想妈了。

骆晓娟:我觉得她特别不容易,在训练的时候肯定是辛苦的,而且她也有伤病,特别是孩子在家里面生病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她最痛苦的。

主持人:她特别痛苦的时候,你们都看在眼里吗?

骆晓娟:她有时候不太会表现出来。

主持人:看到你们四个人,让我觉得特别的开心,是非常团结的一个团队,其实对于击剑这个项目,大家并不是说那么的熟知,也不会自己去进行击剑的项目,你们觉得击剑的魅力在哪?

骆晓娟:格斗中的芭蕾。

许安琪:我觉得很帅,穿着一身比赛服很帅、很刺激,我喜欢心跳的感觉。

主持人:但是我之前看到男生也好、女生也好,很多人是因为佐罗才喜欢上击剑,你们有吗?

李娜:有,我练击剑的时候,了解击剑这个项目就是看到电影里面的佐罗才了解的击剑。我是93年11月份练的,94年的时候在家里面走读,然后我坐公交车,人家说小姑娘,你这么高?你干嘛的啊?我说我是练体育的,他说你练的是什么项目?我说练击剑,他说盖房子吧?

主持人:他以为是“基建”工地。

李娜:对,都不知道击剑是什么项目,当时我们也不太了解,等我接触击剑的时候,感觉到这个项目是很漂亮的项目,能练一个人的气质,包括在场上战胜对手那一瞬间的霸气。这几年中国推广的特别多,力度也上来了,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所以说让很多老百姓都了解击剑,知道击剑是什么项目,所以说也很感谢所有支持我们中国女子重剑的朋友们,特别是熬夜看我们比赛的观众朋友们。

主持人:很多观众朋友们都在电脑前、在电视机前看着你们呢。

主持人:大洁子,你觉得你最喜欢击剑什么?

孙玉洁:击剑是一个充满智慧的项目,因为在比赛当中的时候,你要与对手去斗智,说白了就是玩心眼嘛。

主持人:击剑绝对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体力活。

孙玉洁:它有各方面的因素。

主持人:所以你喜欢这种智力上的、思维上的搏斗?

孙玉洁:对,我喜欢这种游戏,我不太喜欢生活中的游戏,比如说电脑游戏什么的我不太擅长。

主持人:但是在击剑场上你把它当成一种游戏?一种必须要赢的游戏?

孙玉洁:也不是必须要赢,就是展现自我的游戏。

主持人:安琪呢?

许安琪:平常我们俩走在一起,我会说你觉不觉得我们两个很骄傲?走在街上抬头挺胸的感觉就特别好。

主持人:这种骄傲的感觉来自于哪?

许安琪:自信吧!真的很自信,我觉得练击剑让我们自身散发着一种自信。

主持人:就是这种自信让你觉得击剑太美了?

许安琪:对,太好了!太棒了。

骆晓娟:人家以前会说击剑就好像拳击和下棋一样,它有斗智的,也有斗勇的,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单单的人家看击剑的话,现在虽然推广的相对也多一点,但是更多的人还是不太了解击剑,人家练击剑的话更多的都是高智商的人,因为就像高尔夫、击剑这些都是比较贵族的项目,我们能够代表中国,非常感谢国家给我们这样的机会,能够展现自己。

主持人:我觉得四个人是非常完美的在伦敦的赛场上展现了自己,但是在我们的演播室也是展现了另外的一面,非常的可爱,你要再吼一嗓子吗?

孙玉洁:不了,怕你们的耳机受不了。

主持人:开个玩笑,今天非常开心的跟四朵金花聊了聊,分享了一下她们对击剑的看法,希望回北京之后能够休息一下,看妈妈的看妈妈,看孩子的看孩子,然后再进行下一个周期。 礼品大家都看到了,就在桌子上,到时候走的时候一人抱一个就可以了,不用太感谢我。 也感谢网友朋友们的收看,我们这一期的节目就结束了,下期节目再见。

好的,恭喜这四位女生,也恭喜中国女重队,恭喜中国击剑队,她们以两枚金牌结束了在伦敦的奥运征程,希望在四年之后,在里约能够看到她们,再给我们带来更好、更更精彩的比赛,今天谢谢田颖,这里是《冠军论战》,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我应该是到此结束了,我结完婚、生完孩子之后,孩子四个半月的时候,我就开始恢复训练,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也是挺不容易的,让我再坚持四年时间有点太长了,特别是现在也有伤、也有病,毕竟孩子也大了,更多的时间想多陪陪孩子。

————李娜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