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从奥运冠军转型行政工作,从儿子的角色变成丈夫、父亲的角色……短短四年间,杨威从一个大男孩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他唯一不变的是那份平和的心态,用他的话说,就连拿到奥运冠军、当上爸爸,也不会狂喜,只是一种满足。[详细]

奥运印记

姓名:杨威 身高:160厘米
出生日期:1980年2月8日 出生地: 湖北省仙桃市
成绩:北京奥运会体操男子团体冠军、体操男子全能冠军 现状:退役,任湖北省体操中心副主任

奥运双冠,心态依旧平和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句话用在杨威身上再合适不过。
退役已经三年多的他回顾三次奥运经历,并没有想象中的感慨,回答如他的性格一般平和。他说:“2000年拿完是一种满足,2004年是愧疚,2008年是圆满,这三届奥运会给我的感觉并不是狂喜,低落这种极端的字眼。”其实,杨威的经历绝非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平淡,前两届已然是大起大落。2000年,20岁的他在悉尼志得意满,男团冠军,全能亚军,得到的均是赞誉;2004年,24岁的他来到雅典却遭遇滑铁卢,男团丢冠,全能第七,痛苦的他甚至跪在了总教练黄玉斌的身前,等待他的只有媒体的声讨……
能从这样的经历中走出,已非常人,更何况再次走上奥运赛场。可杨威就是这样的强人,他不仅重新站了起来,还和队友一起夺回丢失四年之久的男团冠军,并且一举拿下全能金牌和吊环银牌!
更可贵的是,杨威的本质未曾变过,对待朋友他不会因为自己是奥运冠军就有所改变,刚刚夺冠后几天,就带着金牌来到好友家中,看着一堆人拿着他的金牌合影,他流露的不是傲慢,而是谦和地满足大家的各种要求,因为在他看来,冠军只是一个称号而非其他。 [详细]
婚礼非议多自解并非高调

“我现在非常想你!”夺得全能冠军后,杨威彻底释放了,而他那一刻最想感谢的人只有一个,便是杨云。若非杨云这么多年来的不离不弃,若非雅典之后的支持与鼓励,又哪来的杨威最后的成功呢?
所以,在夺冠后,杨威最想做的就是圆杨云的一个梦,给她一个最盛大的婚礼。11月6日,海南三亚,天涯海角,乘坐热气球缓缓降落的杨云与杨威紧紧拥抱在一起,那一刻,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在座的170余名嘉宾见证了这一切。
在杨威看来,这场婚礼意义重大,“婚礼其实是我们齐心协力完成的一件事情,虽然是婚礼,应该是我们两个人除了体操以外共同完成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我们的感情会更加牢靠,去完成了一件挺艰难的事情。” 谈到自己的婚礼被媒体评价太过高调,杨威认为,他和杨云并非高调的人,“高调并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一个目的,而且这个东西对于我们俩来讲,不是我们自己想要达到的效果,而是有08年这个前提,有所有教练队员这个前提,所有体操人这个前提,才吸引他们的,我们俩只是这个事情的组织者,而且挺累的,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放松。”[详细]

毅然退役,离开体操馆第一感觉是兴奋

办婚礼是杨威为家庭做的第一件大事,2009年5月,杨威又做出了一个决定——退役,这无疑是在中国体育圈内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之后,李小双为了参加1997年的全运会,带伤坚持训练和比赛,最终骨折了,我现在也有伤在身,我不想也受伤了。目前我尽管名义上还在训练,但是走训制的,跟集训的队友情况不太一样,而且伤病也让我没有训练得很系统,这种情况还怎么打全运会呢?”杨威当时对退役的解释是这样的。
其实,杨威退役更大的原因来自于家庭,当时,杨威的妻子杨云已经怀孕。回忆当初做出退役的决定,他说,“其实是因为还是想回归到家庭,还是觉得如果再坚持4年的话,会觉得失去的比得到的东西要多,家庭上会丧失很多东西。”
一旦决定之后,杨威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片让他欢喜让他忧的体操馆,杨威的心情居然是兴奋,“当时我记得因为我一旦做了这个决定,我就特别特别兴奋,感觉如果有了这种想法,练下去可能比较牵强,比较勉强。”杨威解释说,“我觉得一旦自己不想练了,而且没有任何的牵挂,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我比较放不下的,没有了,在体操上的。圆满了嘛,再做下去对于我来讲没有什么。” [详细]

做好丈夫,当好父亲

杨云的怀孕促成了杨威的退役,巧的是,杨威的儿子在他结婚周年纪念日的这天来到人世,直到将小宝贝抱在手里的那一刻,杨威终于体会到了做爸爸的兴奋与感动。“出来的那一下还行,等过了一天,真正把他抱在手上,那时候感觉小生命还是挺奇妙的。”回忆起当初的感觉,杨威说。
为了成为一个好爸爸,杨威也会像其他同龄人一样,买育儿书来学习,“之前会看一些书,会比较有准备一点,有一些具体为他的吃喝拉撒睡,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不过,在对家庭和对儿子的付出上,杨威自认比妻子杨云要差了很多,“他长大的过程中,我的付出可能占30%,杨云占70%。”
当然,这并非杨威所愿,而是由于家庭分工不同而造成的,“因为毕竟承担的是经济上的来源,在外面跑和在家里肯定有矛盾,在外面的时间多,机会就多,但是家庭里的责任就尽得少一点。家庭的时间多一点,事业上的时间也要争取多一点。”作为家中的顶梁柱,杨威有点“大言不惭”地表示,自己在做丈夫和做父亲方面提高得还不错,“从想到尽这个责任,和尽这个责任,到全力尽这个责任,改进得还可以,但还需要继续改进。”[详细]

十问杨威

-四年前夺冠的一幕你还记得吗?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刻?
-记得,应该是我们拿完,围在一起抱头痛哭。这绝对比拿全能激动多了。因为2000年拿完之后,一直到08年,这8年的有些经历,起起落落的太多了,而且中间有太多的经历在里面,所以感觉拿得不容易。

-你参加的三届奥运会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届?
-2000年和2008年会印象深一点,04年反而记得不是很清楚,失败得挺多的。奥运会对于我来讲,好像我的心态变化不是特别大,2000年拿完之后也没有感觉怎么地,04年没有拿到也没有特别特别,心态起伏不是特别特别大。

-在北京奥运会后,你被媒体捧得挺高,对你的负面报道也很多,你怎么看?
-08年拿完自己觉得其实那时候基本有点不会在乎媒体说什么,早就不在乎媒体说什么了,从04年之后媒体的东西不太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04年之前可能会有些影响。 因为报道跟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就算写出我的新闻好坏,我的生活每天都不会有大的改变。

-这四年中,你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
-感觉我适应得挺快的,从队员到行政工作,现在更加实在了,更加实际了,以前就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平常人,现在就把这些变成现实了。现在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做自己能做的,做好的事情。

-从运动员到现在的行政工作,你感觉有什么变化?
-当运动员的时候,碰到的事情不会这么具体化,毕竟在队里有人帮你管这些,等你真正要承担家庭这些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得具体化,在这种过程中需要心理上的转变,角色上的转变,转变之后还要尽力做好。

-这么多年的体操生涯给你带来了什么?
-带来的挺多的,有物质的,有爱情的,精神的,友情的,全都是体操带来的。

-你感觉体操生涯中,你最难以忍受的是什么?
-虽然其中吃了不少苦,但我觉得吃苦真的不算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吃苦是最简单的东西。这个过程当中,一个比较难的是枯燥,再加上压力,吃苦真的是比较简单的事,在成功的其他因素里。

-这届奥运会,你不参加了,看着师弟参加奥运是一种什么心情?
-他们应该准备都挺好的,状态都按以前去走,我会以一个基层体育工作者来看待这件事情。因为我现在每天接触的都是小学水平,陈一冰他们练的是大学水平,我现在接触的都是小学水平,顶多是中学水平,我没那么多精力来关注。对他们说的话也只能说鼓励,精神上的话,说说我们当时的经验。

-你觉得他们在哪几个项目上有夺金希望,对他们的期望是怎么样的?
-应该说在男团、吊环、自由操、单杠、双杠上都有很强的竞争力,我当然希望他们能在伦敦取得最好的成绩,也预祝他们成功。

-说完队友,说说儿子吧,将来你会让他练体操吗?
-练,不管练什么,练体操,跳蹦床,滑滚轴,骑自行车,什么都可以来,我们搞体育的肯定得让他接触体育。小孩在体育上肯定要发展,至于长大以后怎么样,还看他自己的选择,不过现在他还挺喜欢体操的,蹦床跳得挺好,那天边吃饭的时候还边玩倒立。 [详细]
陈一冰 撰稿:吴薇薇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