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导读

汪皓:迷迷糊糊夺冠,不兴奋不激动

陈若琳、汪皓在伦敦奥运会女子双人十米台项目中勇夺冠军。今年20岁的汪皓自称是队里最老的运动员之一,她感觉这次迷迷糊糊就夺了冠军,感觉淡定,没有很兴奋很激动。在平时的生活中,汪皓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女孩,凡事都要陈若琳做主,她说自己是个需要哥哥姐姐的照顾的小女生。[详细]

本期嘉宾

汪皓

92年生。错过了北京奥运会之后,汪皓和陈若琳夺得世锦赛女子双人冠军。

于芬

清华大学教授,原国家跳水队副总教练。

滚动图集

  • 汪皓
  • 汪皓
  • 汪皓
  • 汪皓
  • 汪皓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前跳水队副总教练于芬做客网易奥运点评。

国外选手胆子小 中国女孩零失误

主持人:我看到自从陈若琳和汪皓配搭10米台之后,大赛就没有输过,感觉看她们比赛心里特别安定,她们这种实力是怎么练出来的?零失误的完美状态?

于芬:一个中国运动员本身个人的跳台技术和稳定性相对就比较好,所以她们在组合时就比较容易出现组合的高水平,而国外选手,很难两个选手能有同样的高水平,可能偶尔出现一个天才,水平比较高,但国外的女子选手相对来说跳台运动员还是比较少,一个是她们对跳台训练方法、手段也不是很好,再一个,因为跳台比较高,很多女孩子比较胆怯。

主持人:会害怕?

于芬:会害怕的,但中国运动员很小就上台了,可能在十一二岁、十三四岁,上面的选手还没有感觉害怕的时候,她已经把很多难度都学出来了,到她年龄大以后已经掌握得比较熟练了,这也是中国训练的一些方法吧,可能比国外的训练模式更加系统一些。[详细]

跳水女子双人10米台记者们严阵以待。

迷迷糊糊夺冠 不激动也不想庆祝

主持人:那你觉得在这个跳水的过程中,在这一次12年伦敦奥运会的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想象,你这次几跳应该是个什么过程,跳完之后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表现,什么样的庆祝动作,想过吗?

汪皓:嗯,每一跳的水平都在我的想象范围内,但是庆祝的话,没有想过怎样庆祝。

主持人:没有,跟陈若琳俩,比如说Give me five之类的,最简单的击个掌什么的?

汪皓:我们俩第一个跳嘛,第一个跳完就赶快去换衣服了,跑着就去换衣服了。

主持人:就感觉好像两个小迷糊就跳了冠军了。没有觉得很激动?或者很兴奋?

汪皓:没有。等到我们颁完奖再走一圈,等混合采访区的时候,他们都说你怎么那么淡定。我说,我确实很淡定。 [详细]

跳水女子双人10米台 陈若琳汪皓起跳瞬间。

生活安排听陈若琳的 需要人照顾

主持人:就是能把它趟平是吧。我们昨天曹缘和张雁泉来的时候,我们就问他,说你们俩平时谁听谁的?然后曹缘说,基本上都是我听雁泉的这种。那你们俩呢,平时生活中,有没有一个平时稍微占主导的?

汪皓:主导是她,基本是她。生活中,比如说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比如我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就会问她,我是这么做好呢,还是那么做好呢。基本上她说什么就会听她的,她会给我参考意见。

主持人:我现在发现了,其实汪皓没有。看起来很酷,其实内心很小女生。

汪皓:我好像不能照顾自己那种,就是如果我一个人我会把自己弄的很乱。不是生活中不是那种整洁,就是事情方面。连我的朋友他们都说你就是不能照顾自己的那种,就是一定要有个人来照顾你,所以我的朋友都基本上比我大一点,完了都是很宠我的那种。[详细]

陈若琳、汪皓展示金牌。

会从跳台转跳板 佩服何姿吴敏霞

主持人:汪皓是个特别特别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当然呢,她往后的生涯还很长,相信呢你一定还会再把你的运动生涯在延续一段时间。会从跳台转到跳板吗?

汪皓:会的。从零开始。其实我觉得跳板,现在以我的能力来说,就是比较有能力,但是对板的那个掌控有点难,我就很佩服霞姐和何姿姐。我站在板上,我觉得整个人都是僵的,板就更僵了。完全就是打板了,还有上一次从板上掉下去,那次比赛。我都觉得他们比跳板,奥运会的时候,真是太厉害了。

主持人:他们是人板合一吗?那种感觉。

汪皓:对,你不止要控制自己的节奏,你还要控制板的节奏。它要把你往抛,你不能事先跟它商量好。[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主持人: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

在跳水比赛场上再次传来了捷报,在女子双人10米台的比赛中,我国选手陈若琳和汪皓以368.4的高分为中国获得第三枚跳水金牌,今天我们继续邀请到清华大学教授,前中国国家跳水队副总教练秦凯老师共同为我们点评这场比赛,于老师您好。

于芬:你好。

主持人:刚才我说在女子双人10米台中,陈若琳和汪皓几乎是以没有瑕疵的完美表现夺冠,您怎么看这场比赛?

于芬:我看过她们几场10米双人赛,包括今年上半年的世界杯,她们这一套比赛动作的确比较稳定,很少看到她们有比较大的失误,我觉得奥运会这场赛事也就是她们正常的训练水平,发挥比较好。

主持人:我看到自从她们俩配搭10米台之后,大赛就没有输过,感觉看她们比赛心里特别安定,她们这种实力是怎么练出来的?零失误的完美状态。

于芬:是这样的,一个中国运动员本身个人的跳台技术和稳定性相对就比较好,所以她们在组合时就比较容易出现组合的高水平,而国外选手,很难两个选手能有同样的高水平,可能偶尔出现一个天才,水平比较高,但国外的女子选手相对来说跳台运动员还是比较少,一个是她们对跳台训练方法、手段也不是很好,再一个,因为跳台比较高,很多女孩子比较胆怯。

主持人:会害怕?

于芬:会害怕的,但中国运动员很小就上台了,可能在十一二岁、十三四岁,上面的选手还没有感觉害怕的时候,她已经把很多难度都学出来了,到她年龄大以后已经掌握得比较熟练了,这也是中国训练的一些方法吧,可能比国外的训练模式更加系统一些。

主持人:其实在10米台上,女子项目大家更关注的对手是墨西哥的跳水公主埃斯皮诺萨,我想她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她本人的水平很高,但想找一个能跟她配搭难度的话,自己的水平就要往下降。

于芬:是的,他们很难找到匹配的,像中国的,陈若琳已经两届奥运会了,其他选手上来都可以跟她配。而墨西哥选手,个人实力很强,年龄也不小了,另外换一个新选手上来,经验、技术就相对差一些。另外,欧美在跳台训练上有一些比较死的规则,比如14岁之前的运动员不让上10米,只能14岁以后才开始练10米,而我们的选手在14岁之前就有很高的水平了。

主持人:我们比他们先起步了。

于芬:是的,我们早期专业化对整个竞技体育高水平来讲,应该说还是有利的。但对于孩子们的发育、全面发展,可能会受一些影响。

主持人:我们一起来看看陈若琳和汪皓这场非常完美的表现。

于芬:好的。

主持人: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应该是她们的第三跳,3.0难度向前翻腾三周半屈体。您觉得这个动作她们表现得怎么样?我直观的感觉,水花稍微有一点点大。

于芬:对,她们起跳的时间、连接,包括入水角度还是比较同步,最后两个人入水都有一点点过去了,所以显得水花没有压得那么平,你看,下水的时候。

主持人:脚最后稍微……

于芬:对,最后稍微过了一点。但她过也是同步地过,所以显得视觉上比较舒服。

主持人:这是她们的第四跳。向内翻腾三周半抱膝,其实这个动作感觉她们同步好象不是特别准。

于芬:好象有一点点差距,但下水的时间还算可以,水花不是很好,但整体感觉,你看,动作配得还是比较熟练。

主持人:可能我们对她们要求很高,在零点零几秒的过程。

于芬:你看,放慢以后有一些瑕疵,水花大一些,不太直,但快动作下有时候也看不出来。

主持人:在第四跳之后,中国选手的领先优势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再看一下他们的最后一跳,这应该是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屈体。

于芬:陈若琳的水花压得也不太好,那边汪皓好一点,总体上她们三个自选动作没什么失误,但也不是那么完美,都有一点点处理,好象入水不干净。

主持人:转体这个动作好象一直不是中国选手特别擅长的动作是吗?

于芬:但这种转体非常简单,只有一周半,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完成。

主持人:是,我们看到汪皓成为了新的奥运会冠军,而陈若琳是在这个项目上实现了卫冕。其实对陈若琳来讲也很不容易。

于芬:对,两届奥运会,但她还是属于训练特别努力、特别刻苦的选手,再一个,她现在也比较胖,在这种状况下她还能够训练很系统,完成这套难度,说明非常不容易。

主持人:两个人笑得非常开心,这是我们跳水队的第三枚奥运金牌。我们看一场这么轻松、完美的比赛,看的时候是觉得心情很舒畅的,其实汪皓也是不太容易的,经历过一些波折,最后跟陈若琳配对,好象两个人特别搭,一上来之后,无论是在国内比赛还是在国际比赛,都是以不败的形象出现,可能对手看到她们心里就会颤抖,因为很难击败她们。

于芬:对,她们一看就是训练比较熟练,应该说训练水平比较高,这一套比赛动作失误很少,已经达到了成功率很高的状态,可能就能够在比赛中自信,她们的自信来源于动作的同步性、状态和表情,实际上这种自信,还是因为中国的训练比较系统、有保障,这样就给这些运动员们带来了很好的训练环境,使他们在技术成长上相对比较稳定。

主持人:我那天想问,那天我们看到男子双人10米台,已经有选手跳3.8、3.6的高难度动作,但陈若琳和汪皓这套动作,特别是自选,只有一个3.0,两个3.2,是女子选手在动作难度的掌握上比男子差一些?还是因为我们的实力实在太强,不需要跳那么难的动作也可以保证这枚金牌呢?

于芬:对,女子和男子现在的差距,其实中国这对男子是迫不得已把难度降下来了,有一个选手有伤病,有一点问题,实际上现在也很危险,为什么这个项目比得非常紧张,如果那些大难度的外国选手能够非常好地发挥,那也有赢我们的概率,所以国外选手的难度现在形成了对我们的冲击,一旦他们训练稳定了,方法手段、其它方面改进了,那对我们来说就非常困难。

而为什么女子选手没有用什么特别难的也能赢,因为外国选手的实力太差了,如果外国有那么几位选手难度都超过了我们。

主持人:可以跳3.4、3.6。

于芬:对,如果外国选手能用207、307或是更难的动作,而且非常稳定,那就逼着中国选手还要往上走,现在关键是整个世界上女子跳台的水平目前还没有实力特别强的双人选手,单人,现在也是有一些个别选手在一两场中表现突出,赢了我们一下,但她们的整体训练,随着身体长大、发育,可能她们要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学会这个难度,因为人在不断地变化,每个年龄段,特别是女孩子,身体的成长发育,心理、思想都在变化,这个时候要求教练员的教学能力要随着运动员不断的变化而变化,如果有些教练员只会教一种类型的运动员,当运动员发生变化时他就没有办法处理,这些选手可能就会只在一个阶段保持优势,时间一长马上就下去,一旦下去后再想恢复起来,对于跳台选手来说是比较困难的。

主持人:在这场赛后,包括汪皓自己也说,本届奥运会之后可能会考虑转攻跳板,这应该也是中国女选手的必然途径吧?

于芬:但也没有那么容易,实际上跳台的技术更简单,跳板是节奏性很强的,高度比较低,在低高度要完成一定难度时,技术要求更高,为什么伏明霞能够双料,包括郭晶晶从跳台又转到跳板,事实上青少年时跳板基础还是很好,但这些选手跳板基础是不是做得很好,现在还不敢说,并不是长大、长胖了,转到跳板就一定可以,所以转换还是要因人而异,根据她小时候的整体基本功训练、训练模式和指导思想来决定这个运动员是不是可以兼项,她在转项以后是不是还可以保持一定的实力,还是成为了一个普通选手,所以这里面……

主持人:还是有不定因素的。

于芬:那当然,对于最高水平的运动员来说,她的要求就非常高,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都决定了她能不能够成为顶级选手,能不能够保持顶级选手的水平,在他转轨以后能不能继续保持另外一个项目的水平,实际这都是一个衔接的问题,看起来是运动员在表达,实际上是训练过程中训练方法、手段和教练员能力的体现,对运动员从小到大的培养,初级、中级、高级、顶级,这样一个过程的培养是不是扎实。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陈若琳笑起来是小圆脸,觉得小姑娘胖胖的挺可爱的,其实陈若琳为了保持身材已经吃了很多苦,据说在这样一个备战时期,她有几年每天晚上都没吃过晚饭,只是喝点水,说实话,为了这块金牌,运动员付出了很多。

于芬:真是很不容易,当年冠军伏明霞她们也是的,1996年奥运会之前,有一天伏明霞跟我说“我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吃,我今天早上起来还长了2两”。说明像陈若琳她们这样的年龄,这些女孩子在发育期间,好象整个细胞都充满了水分,新陈代谢非常快,自身的成长、更新,所以有时候非常艰难,能够保持这样的竞技状态,也就是说,对手上得比较慢,我们也能够保持着这种状态,所以她就还能够两届保持跳台的实力,实际上也是挺不容易的,对女子选手来说。

!

主持人:是的,我们也听一下前方传回的采访,看看她们获得冠军、获得金牌之后背后不容易的时刻。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CNTV5+台和网易奥运频道为您带来的《5+奥运会客厅》,我是你们的李悠,对于中国梦之队来说呢,好像得奥运会冠军是一见理所当然的事。不得的话,才是一见非常不正常的事情。那今天的女子双人十米台呢,也是蝉联了应该有8届的冠军了。啊,没有八届,从2000年开始有双人台,就是中国在得冠军。那这届的冠军呢,我们也是第一时间请来了汪皓小朋友,来到了我们的演播室。好,我刚才用小朋友这个词,你介意吗?

汪皓:不介意,我还小。

主持人:我看到有采访说啊,你说在队里,你已经是老队员了,就是蛮老的,算吗?

汪皓:有更大的,像何冲哥啊,霞姐啊他们。

主持人:他们都是跳板的选手,对于跳台来说呢。

汪皓:老的。

主持人:老的,有多老呢?

汪皓:现在在跳台上,最大的应该就是我和陈若琳。

主持人:你和陈若琳,是你比她大点,还是小点?

汪皓:小点,我比她小点。

主持人:20岁哈,小皓是20岁,在你印象里普通的20岁的孩子应该什么样?

汪皓:我觉得他们肯定比我高。

主持人:比你高?为什么第一点是这个。

汪皓:因为我觉得普通的20岁女孩应该看起来比较成熟,比我成熟,我觉得我还好。

主持人:还是小朋友哈。

汪皓:对

主持人:20岁的姑娘,其实在我看来,20岁的姑娘可能这会儿关注点跟你有些不一样。有一个问题可能很多人都跟你说过很多遍,就是吃嘛。女孩子就是喜欢吃嘛,她们就会吃很多东西。现在怎么样?吃晚饭了吗?

汪皓:吃过了。

主持人:往后也没有比赛了,比较轻松,有决定在英国大吃一顿吗?

汪皓:大吃一顿啊?我就吃餐厅呗。

主持人:喜欢吃哪些?

汪皓:比较喜欢吃甜的东西。

主持人:甜的东西啊,我之前好想看说你比赛完了,有人给你递巧克力什么让你吃,有吗,现场。

汪皓:今天吗?今天有,今天杨烁哥,烦死了,真讨厌。

主持人:为什么呀?他为什么现场给你递那些东西啊?

汪皓:因为他知道我们为了比赛,就是很久基本上都不能吃零食。他说,你终于比完了,终于可以吃零食。所以我当时采访,我就烦死了。

主持人:人家好心好意给你送吃的,你为什么说烦死了,杨烁哥好可怜。

汪皓:那他不能在采访的时候递我巧克力吧。

主持人:私下里跟记者们关系都特别好哈。

汪皓:嗯,是。

主持人:那你觉得在这个跳水的过程中,在这一次12年伦敦奥运会的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想象,你这次几跳应该是个什么过程,跳完之后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表现,什么样的庆祝动作,想过吗?

汪皓:嗯,每一跳的水平都在我的想象范围内,但是庆祝的话,没有想过怎样庆祝。

主持人:从来没有想过庆祝吗?

汪皓:没有。

主持人:那你这次比完有什么庆祝动作吗?

汪皓:没有啊。

主持人:没有,跟陈若琳俩,比如说Give me five之类的,最简单的击个掌什么的。

汪皓:我们俩第一个跳嘛,第一个跳完就赶快去换衣服了,跑着就去换衣服了。

主持人:就感觉好像两个小迷糊就跳了冠军了。

汪皓:就好像迷迷糊糊的就过去了。

主持人:没有觉得很激动?或者很兴奋?

汪皓:没有。

主持人:都没有啊?

汪皓:等到我们颁完奖再走一圈,等混合采访区的时候,他们都说你怎么那么淡定。我说,我确实很淡定。

主持人:你觉得这个淡定是源于什么?是源于前几届和奥运会擦肩而过积累的这种淡定吗?

汪皓:我觉得我是越来越淡定。但是可能是习惯了吧。

主持人:习惯了?为什么会习惯?你指的习惯是哪方面。

汪皓:就是训练的时候,你跳这五个动作,差不多是这样。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比动作了,这个动作我们跳了成千上万次,这个时候我们就是比心态。我觉得我们只要把心态把握好,就没什么问题?

主持人:那如果呢,在08年北京你也去跳了,会是现在这种很淡定的感觉吗?

汪皓:我不会,我可能会直接跳下来了。

主持人:抓狂了吗?为什么?为什么那会儿不一样?

汪皓:我觉得如果当初让我跳的话,我也差不多。现在其实不这么想,因为那个时候在主场,而且那么多人,压力肯定不一样。我现在都在想,如果我跳,我会不会怯场。

主持人:你现在在怀疑,08年那会儿你跳,你可能会怯场,那种主场压力。

汪皓:我觉得我那会儿肯定会怯场。

主持人:那会儿还太小?

汪皓:对。

主持人:说一说你的搭档吧,陈若琳。她还有一个单项嘛,今天不能陪你一块来,你觉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汪皓:她啊?她挺冷静的,她也比较开朗。

主持人:你这不对啊,冷静和开朗它是差不多相反的词。

汪皓:就是冷静是在当你遇到某些问题的时候她很冷静,但是平时她很开朗。

主持人:你说的这些问题是指?

汪皓:比如说你比赛中出现一点点小的意外啊,或者什么的。她就很冷静,很能应付。

主持人:就是能把它趟平是吧。我们昨天曹缘和张雁泉来的时候,我们就问他,说你们俩平时谁听谁的?然后曹缘说,基本上都是我听雁泉的这种。那你们俩呢,平时生活中,有没有一个平时稍微占主导的?

汪皓:主导是她,基本是她。

主持人:可以说是哪方面吗?

汪皓:生活中,比如说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比如我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就会问她,我是这么做好呢,还是那么做好呢。基本上她说什么就会听她的,她会给我参考意见。

主持人:你是有选择恐惧症吗?

汪皓:因为我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就是很犹豫。

主持人:你总是会这样吗?面对一个东西,是这个好呢还是那个好。然后陈若琳过来一拍板,就这个了。

汪皓:对,是。

主持人:她不会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要来向你请教吗?

汪皓:基本上没有。

主持人:她就自己的事情自己就全部搞定了?

汪皓:她自己就ok了。

主持人:哇,我觉得没看出来呀,我觉得好像你看起来还更酷一些。

汪皓:是吗?其实我没有。

主持人:我现在发现了,其实汪皓没有。看起来很酷,其实内心很小女生。你觉得在生活中,跳水咱就不说了,肯定是世界第一。

汪皓:我好像不能照顾自己那种,就是如果我一个人我会把自己弄的很乱。不是生活中不是那种整洁,就是事情方面。

主持人:事情的安排方面哈。

汪皓:对。我的朋友基本上都是比我大的,基本上就是那种能拍板钉钉的。

主持人:那你比较喜欢跟哥哥姐姐这一个类型的交往,不能说交往啊,这个词说的有点暧昧。就是跟他们接触哈。

汪皓:对,因为连我的朋友他们都说你就是不能照顾自己的那种,就是一定要有个人来照顾你,所以我的朋友都基本上比我大一点,完了都是很宠我的那种。

主持人:那你特别特别享受啊,在这种被哥哥姐姐宠的这种环境。那你遇到那种小的队员呢?小队员也一定会在后面喊啊,喊皓姐啊什么的,会这样叫你吗?

汪皓:会呀。

主持人:你是怎么对待这些小队员的呢?会一样去宠他们吗?

汪皓:我好像就没那么会照顾别人,因为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主持人:那你在生活中啊,除了有这些比你大的朋友啊,像教练应该也是给你很大帮助啊。

汪皓:对。

主持人:她在生活中对你的找过应该是……

汪皓:因为我教练就是到这个奥运周期她是带我一个人,就是很关心我,真的很关心我。很多方面,就连我来这身体不舒服,会看着我吃药那种。

主持人:就一定要看着你吃下去那种。

汪皓:嗯

主持人:那我觉得教练就像自己的阿妈照顾自己那样,那自己的父母呢,相处的时间反而会更少一些。

汪皓:对,所以说比完赛就会,只要是放假,都会跟他们在一起。

主持人:那这一次呢?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汪皓:这一次看队里什么时候放假,后面可能会有一些活动。

主持人:庆功宴吗?

汪皓:类似吧。

主持人:那你在庆功宴上会有什么表演吗?

汪皓:没有,我什么都不会,就会跳水。

主持人:那咱们这跳水队也有春节联欢会吧,队内的。那你没有表演什么吗?

汪皓:上次联欢晚会我表演了一段天津快板,也不算快板,就是用天津话说的一段话。

主持人:能说一段吗?就一小段。

汪皓:我都忘了。

主持人:随便说两句嘛,说给我们的网友朋友们听。

汪皓:说天津话可以吗?

主持人:可以啊,你可以从现在开始用天津话回答我。

汪皓:好。

主持人:你别跑偏了哦。

汪皓:但是我天津话不是特别标准的那种。

主持人:现在开始,就说天津话,不管标准不标准。你小的时候是说天津话吗在家?

汪皓:其实……

主持人:请说天津话。

汪皓:等会儿。其实从一开始进跳水队的时候,都是天津话,一点普通话也不会说。

主持人:真的假的?

汪皓:完了以后就是,我们教练就说一定让我说天津话。

主持人:说天津话?

汪皓:哦不,一定要我说普通话。

主持人:为嘛?

汪皓:就说天津话不好听。

主持人:我觉得非常好听。大家可以看出,在这短短的十分钟,汪皓是个特别特别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当然呢,她往后的生涯还很长,相信呢你一定还会再把你的运动生涯在延续一段时间。会从跳台转到跳板吗?

汪皓:会的。

主持人: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汪皓:从零开始。

主持人:有信心吗?

汪皓:其实我觉得跳板,现在以我的能力来说,就是比较有能力,但是对板的那个掌控有点难,我就很佩服霞姐和何姿姐,因为我也是 比过跳板比赛。我站在板上,我觉得整个都是僵的,板就更僵了。完全就是打板了,还有上一次从板上掉下去,那次比赛。我都觉得他们比跳板,奥运会的时候,真是太厉害了。

主持人:他们是人板合一吗?那种感觉。

汪皓:对,你不止要控制自己的节奏,你还要控制板的节奏。它要把你往抛,你不能事先跟它商量好。

主持人:我见识过,而且你们那板,上面坑坑洼洼的都是那种小颗粒。我上次去采访你们那,还把我手给磕破了。这个,你跳台上应该没有这种情况吧。

汪皓:跳台上没有。

主持人:那你去跳板会不会特别不适应脚上的磨伤啊什么的。

汪皓:跳板,如果你是专业跳板的话,你的脚上一定要缠上绷带,而且你的脚底都是厚厚的茧子。

主持人:现在有那个茧子吗?

汪皓:我脚没有,但是我手有,因为平时练力量会抓檑木、杠子。

主持人:那就是说可能你转到跳板之后练个半年脚底板也会有厚厚的一层,相当的辛苦啊。我觉得,其实我很不想放汪皓走,我想再跟她聊一会儿,但是时间太晚了,我们的奥运冠军也要休息了,那等他们回北京之后,我们还是有机会跟汪皓再聊天的。那行,那小皓你用天津话跟我们的网友说句话吧。

汪皓:谢谢中国朋友还有天津人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主持人:好,那我们也谢谢中国朋友还有天津人民,我们下期见。

主持人:好的,我们听到了她们的苦水和快乐,在她们脖子上挂上金牌,国歌奏响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今天谢谢于芬老师,这里是由网易奥运和汇源百分百纯果汁共同为您带来的《冠军论战》,我们也希望我们的王牌之师中国跳水队能够继续在赛场上为我们带回好消息,谢谢大家。

我好像不能照顾自己那种,就是如果我一个人我会把自己弄的很乱。不是生活中不是那种整洁,就是事情方面。生活中,比如说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比如我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就会问陈若琳,我是这么做好呢,还是那么做好呢。基本上她说什么就会听她的,她会给我参考意见。

————汪皓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