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李晖:国羽女双演技差 新赛制推出如儿戏

导读

李晖:国羽女双演技差 新赛制推出如儿戏

针对国羽女双在伦敦奥运会上消极比赛被取消资格一事,李晖认为世界羽联难咎其责,从淘汰赛转为小组赛,缺乏深思熟虑,是将奥运会当儿戏。几国队员钻赛制的空子可以理解。李晖还认为比赛某种意义上就是场秀,默契球常有,女双完全可以打得漂亮点,同时又达到战略上的目的。之所以演的这么差,还是因为包袱太重,压力太大。至于老友李永波,李晖说他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给他一点时间,一定能处理好。李晖还希望这场风波可以刺激中国队,激发她们的斗志……[详细]

本期嘉宾

李晖

《北京青年报》资深羽毛球记者,羽毛球专家。

精彩观点荟萃

更多>>

《北京青年报》资深记者李晖做客网易奥运。

消极比赛等同于垃圾比赛 会成心中永远的痛

网易体育:一个奥运会的比赛可以打成这种样子,很多人对她们的职业精神提出了很大的质疑,甚至于是非常的不满,因为在现场有大概6000名英国观众不断用嘘声表达他们的愤怒。

李晖:垃圾,实际上消极比赛也等同于垃圾比赛。的确,像很多人说的,我们花钱,抽出自己的时间看这个比赛,我希望是在欣赏,你们打出精彩、对抗的表演,我不希望看到主动失误,好象谁都不想赢这场比赛,这样的话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网易体育:而且居然是在奥运会赛场上看到的。各种出界,比赛打完了,我们可以看到现场非常非常巨大的嘘声,我想这是所有球迷在表达他们的意见。

李晖:虽然这个比赛时间不长,但真的是,在他们今后的生涯中,也可能他们继续打球,或者不打羽毛球,是他们心目中永远的痛点吧。 [详细]

王晓理/于洋比赛中多次出现低级失误。

新赛制推出如儿戏 球员钻空子可以理解

网易体育:我们看到赛制监督把运动员叫过来说“你们这样打球是不可以的”,但我们看一下其结果呢?比刚才好一点,韩国选手自己也不想赢。

李晖:羽毛球直到这一届才出现了小组预赛的模式,在之前是淘汰赛,一碰就下。这次出了这么多事情,涉及到三个国家,八名运动员,她们准备了四年,努力了四年,就因为一个赛制,她们想去钻赛制的空子,想利用这个赛制留下的空间为自己后面的比赛铺好路,我觉得作为运动员来讲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个赛制的推出经没经过完善的、相当缜密的验证,因为世界羽联说这个赛制就是为了世界上一些羽毛球不发达的国家着想,不能让他们来了,打一场就走了,可以多打几场比赛,我觉得世界羽联这个提法也很善良。但实际上这个赛制推出以后,可能你是照顾了那一面,但其它方面你想过没有?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想过没有?

李晖:这次证明了你赛制是失败的,在奥运会这么崇高、最高规格的比赛上你拿这样不成熟的赛制来做实验?谁把这个东西视同儿戏的?谁对奥运更不尊重?他本意可能没有想到,但至少这件事情现在出来的结果,证明我觉得世界羽联这些人要反省。[详细]

比赛监督提醒两对组合不要消极比赛。

比赛是场秀 演技糟糕是心理包袱太重

网易体育:赛制对所有人是一样的。

李晖:我说好,首先你承认是规则问题了,就不存在其它的问题,你用和不用,你判断他用了,你怎么判断别人没有用呢?别人只不过比你会玩,这本身就是一个概念问题,人家玩得更漂亮,比赛打得更精彩。

网易体育:你的意思是都是作假,别人的假做得更积极?

李晖:我不是说作假,只是对这个游戏的理解,我玩得比较熟,我知道点都在哪儿,既让观众高兴了,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外界对我的评价也不错,可以做到呀。

网易体育:您的意思,其实它跟电影和娱乐节目一样,就是一场娱乐大家的秀,只不过你的演技太差?

李晖:某种意义上。我们对这个东西看得太重,我准备了四年,这四年如果我拿了奥运冠军,可能我的个人生活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背负心理压力和包袱去比赛,那正常不了。这种做法并不是从来没见过,其它的比赛没有这样出现过这样难看的情况,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它就是不正常的。[详细]

李永波和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在看台上观战。

李永波非常聪明 给点时间会处理好风波

网易体育:永波在中国羽毛球队这么多年,培养了这么多世界冠军,但李永波指导一直是非常个性、非常强势,也非常喜欢说话的教练,外界对他有很多不同的解读,现在事情闹这么大,您怎么看漩涡中的李永波呢?

李晖:李永波从运动员一直到总教练,这些年风风雨雨、起起伏伏我也经历不少。李永波本身是非常聪明的人,他对所有的细节和准备工作都不会放过,他说“规则没有吃透”,实际上我觉得是带了一定的情绪,但是我想给他一点时间,因为这事情太突然了,你前面也说了,如果赵芸蕾她们那一队不输,这情况不会出现,事情就这么在突然间发生,李永波也好,这些队员也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这一天多时间,他们所有的反应都是比较直接的,还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沉淀下来、安静下来,我想他们会同样出色,这些年带队拿到这么多成绩,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详细]

访谈实录

更多>>

网易体育:奥运看网易,运动有态度,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奥运会特别节目,我是主持人思来,我想昨天晚上很多喜欢中国体育、特别是喜欢羽毛球的球迷们、网友们都很难入睡,昨天在伦敦传来的消息是共有四对八名羽毛球选手被取消了奥运参赛资格,其中就包括我们的于洋和王晓理,她们也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呢?今天我们请到一位嘉宾一起和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件事情,喜欢羽毛球的网友们很熟悉,他是《北京青年报》非常资深的羽毛球记者、专家,李晖老师,李老师您好。

李晖:您好。

网易体育:刚才我说,昨天晚上很多人心里都五味杂陈,我不知道李晖老师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感觉是什么样的?

李晖:挺惊讶的。

网易体育:惊讶?

李晖:对。奥运会这种规则的比赛会出现这种情况的确是出乎意料,但第二感觉,我突然觉得非常像2002年的女排世锦赛,因为两个主角都是中国队。

网易体育:是,也都是您经常跑的项目。

李晖:对,正好是我主跑的两个项目。

网易体育:确实是,我想,当时看到这个消息,可能很多人会从不同的方面来分析这个事情,我先让大家看一张新闻图片。

这个是昨天世界羽联在开新闻发布会时的一张图,这个处罚,全球各大媒体,包括我们的记者,都非常非常关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就是因为在羽毛球女双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中出现了两场被认定为消极比赛的比赛,其中两场比赛涉及的四对选手共八名,分别是中国的于洋、王晓理,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韩国河贞恩/金旼贞,还有印尼的波莉/乔哈里,这两场消极比赛,如果我们看一下比赛,确实让大家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奥运会的比赛可以打成这种样子,很多人对她们的职业精神提出了很大的质疑,甚至于是非常的不满,因为在现场有大概6000名英国观众不断用嘘声表达他们的愤怒。

作为旁观者,作为看比赛的人,看到这样的比赛,会不会真的觉得像吞了苍蝇一样非常恶心的感觉。

李晖:垃圾。实际上消极比赛也等同于垃圾比赛。的确,像很多人说的,我们花钱,抽出自己的时间看这个比赛,我希望是在欣赏,你们打出精彩、对抗的表演,我不希望看到主动失误,好象谁都不想赢这场比赛,这样的话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

但是从观众、外人的角度来理解,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她们为什么会这样,其实仔细分析,这两场比赛都有关联的东西在里面,比如中国这一对,她们为什么要主动输掉比赛?实际就是为了避免在下一轮或是再下一轮更早地跟自己的队友碰上,韩国也是这样想的,那怎么办?因为也不可能像别的比赛,因伤放弃,可能奥运会比赛也整个放弃了,怎么说呢,她们是不是觉得这种方式是比较理想的,是最好的方式,输掉比赛,碰不到,然后往下打,而且她们都是在已经取得小组出线权的前提之下作出的选择。

这一点,就我个人的感觉,我觉得中国运动员,在很多方面显得弱智了一些。

网易体育: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李晖:刚才在底下也在聊,这可能是战略上的放弃,但我可不可以把比赛表演得很精彩?没必要采取这种方式,我觉得这是最低劣的一种手段,还有其它的方式,其它的方式有很多,我觉得没法儿具体教她们怎么做,但没有必要采取这么低劣的手段,这等于是授人以柄,你想解释都不好解释。

网易体育:是,刚才您提到比赛打得让人觉得很垃圾,我们看一下比赛的几个视频画面,看比赛,我想比赛镜头是最有说服力的。

网易体育:我们现在来看一下这场让所有人都很难接受的比赛。

网易体育:这是双方入场,当时看到这样一场比赛,一个是世界排名第一,一个是世界排名第三的选手,我想球迷们应该是怀着非常大的期待来看这场高水平的较量,又是奥运会。各种发球直接下网,拼杀直接下网、出界……我觉得这种发球下网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李晖:观众已经不满了。

网易体育:其实现场6000名观众是花了60到80英镑买票进来看比赛的。这样很莫名其妙地比赛结束了,要换场地,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当时运动员在球场上这样打球他们自己的心理是怎么样的,我们看到赛制监督把运动员叫过来说“你们这样打球是不可以的”,但我们看一下其结果呢?比刚才好一点,韩国选手自己也不想赢。

我看很多网上的网友后来都说,如果你们一开始还为中国羽毛球队叫屈,你去看这场比赛,大概连一两分钟我都没办法忍受下去,我真的还怀疑当时现场观众是如何看着这场比赛的,虽然只有二十多分钟,不到半个小时。

李晖:这是头一次。

网易体育:这也是您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比赛。

李晖:对。

网易体育:而且居然是在奥运会赛场上看到的。各种出界,比赛打完了,我们可以看到现场非常非常巨大的嘘声,我想这是所有球迷在表达他们的意见。

真的,不仅球迷难受,运动员难受,现场裁判,我想每个人都会感觉非常难受。

李晖:虽然这个比赛时间不长,但真的是,在他们今后的生涯中,也可能他们继续打球,或者不打羽毛球,是他们心目中永远的痛点吧。

网易体育:一个痛点。我们刚才也谈到了这个问题,运动员在已经出线的情况之下,可能对于自己情绪的调动会比较低,于洋和王晓理后来也说身上有伤,想保存实力。但我觉得保存实力这件事是有做法、有限度的,我打个比方,这球正常情况下需要飞身去救,为了保护自己,我可能就不救了,或者这个球需要我连续的后场跳起扣杀才能把对手打死,现在我已经出线了,这个球就不扣杀,劈调过去就可以了,这是我可以接受的保存实力的说法。

但刚才的比赛画面,说得不客气点,就马路边上普通的大爷大妈打球可能都不会比这个打得更丑陋,李晖老师怎么看?

李晖:就发球这个,发球是羽毛球当中很关键的技术、环节,世界第一的选手……

网易体育:直接发球下网。

李晖:而且是多次,其它的要是说还能找借口遮拦的话,就冲这一点就说不过去。你前面也说他们赛后解释了原因,我注意了一下顺序,于洋先说了一下,于洋那话,我觉得等于不打自招,这场比赛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其实她的意思是,我们是消极比赛,因为要保存实力,实际上在第一时间,从她说的角度承认了这场球就是消极的态度。

再加上这个过程本身是跑不了的,你事后说我们有伤病,谁没有伤病?

网易体育:为什么前两场比赛打那样?

李晖: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但还是避不开一个关系,如果赢了这场,可能在后面的比赛过早遇上自己的队友,你选择了后面,就是为了避开,这些东西,怎么找借口,怎么解释都是欲盖弥彰,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清楚怎么回事。

网易体育:无论是对中国羽毛球队还是对他们自己、对这项运动都是很大的损害,对不管是看转播还是直播的观众来讲,会觉得原来你们中国羽毛球是这个样子,包揽汤尤杯等多届比赛的球员,原来就是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你所热爱的这项运动,包括于洋在处罚之后的采访说,她可能要挥别这项她挚爱的运动,但我觉得,当你在赛场上作出那样的举动时,难道没有侮辱这项你挚爱的运动吗?

李晖:这个我倒不是十分认同,作为队员来讲,于洋不是小队员了,她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参加过奥运会,作为她来讲,你翻开她整个这些年的战绩和她所表现的状况,这是绝无仅有的,为什么?其实她不明白,作为一个运动员,作为高水平的运动员,你在赛场上应该拿出什么样的状态,她完全不明白。作为体育道德,还有奥运精神,我相信这些她们都非常明白,在这之下她们为什么这么做?真是仔细分析,反省的话,后面是什么原因,这才是更主要的,我肯定她们作为运动员,不愿意,也不会主动选择参加奥运会就是来恶心这个项目,就是要给国家添堵,这肯定不是她们的初衷,她们所有的目标是拿冠军,在拿冠军的道路上,她们肯定会选择更有利于完成金牌目标的方式和方法。

!

网易体育:但这个选择如果是违背奥运精神的选择,只要最后的结果达成,手段无所谓吗?

李晖:也不能这么说,它不等同于兴奋剂等事情,但有一点,这样的比赛实际上在赛制上存在我可能进行选择的机会,羽毛球从1992年成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以来,直到这一届才出现了小组预赛的模式,在之前是淘汰赛,一碰就下,没有给你这样的机会,运动员、教练员也很清楚,你就打吧,从第一场打到最后一场。

网易体育:无论碰到谁,必须要赢。

李晖:对,小组预赛这个赛制推出来,我觉得它没有经过……至少这次出了这么多事情,涉及到三个国家,八名运动员,她们准备了四年,努力了四年,就因为一个赛制,她们想去钻赛制的空子,想利用这个赛制留下的空间为自己后面的比赛铺好路,我觉得作为运动员来讲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个赛制的推出经没经过完善的、相当缜密的验证,因为世界羽联说这个赛制就是为了世界上一些羽毛球不发达的国家着想,不能让他们来了,打一场就走了,可以多打几场比赛,我觉得世界羽联这个提法也很善良,他提出来以后,很多人没有办法去正面反对,虽然这些协会对这种赛制也有很多意见,但你提出这么“善良”的初衷,大家也不好说什么,但实际上这个赛制推出以后,可能你是照顾了那一面,但其它方面你想过没有?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想过没有?

网易体育:李晖老师我想问一下,从理论上来讲,任何一个规则,或者任何一条法律都不太可能完美无缺,都会有漏洞,一个完整的、任何漏洞都没有的东西实际是不存在的,漏洞在那儿,如果别人都不钻,只有你去钻,难道与你对奥运精神的无视、不择手段的作为没有关系吗?

李晖:你前面这句话让我一下想起02年的女排世锦赛了,当时也是在抨击赛制,但也有人提出同样的问题,说这个赛制就放在那儿。

网易体育:它对所有人是一样的。

李晖:机会是大家均等的,别人不用,怎么就你去用?我说好,首先你承认是规则问题了,就不存在其它的问题,你用和不用,你判断他用了,你怎么判断别人没有用呢?别人只不过比你会玩,这本身就是一个概念问题,人家玩得更漂亮,比赛打得更精彩。

网易体育:你的意思是都是作假,别人的假做得更积极?

李晖:我不是说作假,我从来不说作假,只是对这个游戏的理解,我玩得比较熟,我知道点都在哪儿,既让观众高兴了,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外界对我的评价也不错,可以做到呀。

举个例子,可能不见得特别恰当,乒乓球项目,翻看以前的比赛录像,比如现在我已经大比分落后,比如以前是21分,现在可能我10比20,或者10比18落后于你,输了这局就彻底没有,比赛完了。那边一递脸色,这边就开始,挑啊、杀啊,一下就把赛场挑起一个小高潮来,但比赛最后肯定还是我输,但这种做法都是欧美做的,中国运动员一碰到这个时候,一开始时很生涩,看人家使眼色,什么意思?他根本没有脱离出来,但慢慢在后面他也知道了配合,你做这个游戏不就是为了满足更多数人嘛。

网易体育:您的意思,其实它跟电影和娱乐节目一样,就是一场娱乐大家的秀,只不过你的演技太差?

李晖:某种意义上。

网易体育:某种意义上是这样?

李晖:对,还不熟悉,可能我们没有真正把心放下来,我们对这个东西看得太重,怎么说呢,我准备了四年,这四年如果我拿了奥运冠军,可能我的个人生活、所有东西都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背负如此之重的心理压力和包袱去比赛,那正常不了。

这种做法并不是从来没见过,但其它的比赛没有这样出现过这样难看的情况,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它就是不正常的。

网易体育:而且我相信奥运会的氛围、焦点会把它无限度地放大。

李晖:看怎么说,我个人倒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几个地方可能是反应过度,我认为这样的比赛出现是我们太注重金牌的原因,一下就想着怎样拿冠军。

网易体育:中国拿金牌和拿银牌的待遇天差地别。

李晖:过度以后,就会出现违反体育精神、最基本职业运动员道德底线的事情。第二,反应过度在于媒体舆论,在没有多问几个为什么的情况下首先盖几个大帽子,首先就是有损体育精神、体育道德,反正我们自我解剖永远比别人解剖我们更深刻,包括02年的女排世锦赛,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还有一个地方,这两名中国运动员在她们得知自己将接受这个处罚结果的时候,她们的反应我觉得也过度了,她们表现出来的,包括我们看到的,在媒体曝出来,指责赛制呀,说要退役啦、不打啦,这种心态都是不正常的,因为首先你承认了第一点,你这种做法是不是道德的?不道德的,有悖体育道德了,那么怎么处罚你我觉得都不为过,作为当事人,你只有接受和道歉,其它的事情不用去争执,你第一时间说退役,证明她的心态根本没有摆在平衡的状态,根本没有从骨子里接受我这么做是错的,她认为自己没错,你光说我错了,为什么不说赛制的问题,小偷说了,谁让你把钱包搁外头的,我看着手痒就偷了,这不是逻辑嘛。

网易体育:刚才您提到一个问题,您觉得媒体的反应有些过度,有些扣大帽子,但我想说,在北京奥运会我们拿了51块金牌,在金牌榜上独占鳌头之后,很多人都提出说,我们对于金牌过度的渴望,甚至于为了金牌,有一些打分项目占一些便宜我们都不在乎,只要拿金牌都行,当我们真正成为金牌榜第一的时候,难道我们不应该回头来看,在这次奥运会上更注重金牌的含金量和质量吗?看它有没有符合奥林匹克的精神,因为我相信奥林匹克精神在开幕式那一天,罗格主席讲话中有一句很重要:赢得胜利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如何比赛。如何比赛是态度、过程的问题,以前我们可能太注重结果,结果是金牌,过程什么样我们都接受,但现在大家更强调程序正义,因为程序正义是在保证更多人的公平。

李晖:没错,你现在说的这个,我觉得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和理想,我很理智,我觉得这会儿我们应该掉头了,以前我们这条船就是奔向金牌,没拿国第一,拿了,以前没拿过第三,拿了,第三之后拿第二,第二之后拿第一,第一之后你还拿什么?现在我相对比较理智,咱们应该掉头了,就像你前面说的所有东西,我们应该去做,但是我们恰恰忽略了一点,这船能那么轻易条过来吗?还是需要一个过程,作为运动队来讲,四年奥运会的周期,他拿什么做评价?精神也好、道德也好,这些是虚拟的,它不好用……比如你吃十个馒头,你的精神就一定比我好,你要吃九个就比我差一点?

网易体育:有道德风尚奖。

李晖:那属于安慰奖。在竞技体育中,我怎么考核教练员的工作,只有金牌,上届奥运会你拿了三块,这届奥运会你拿三块或四块,证明你这四年的工作没白干,这个体制有过变动吗?

我还注意到,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肖天同志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说到,要注重项目的质量,在世界上受关注更广泛的项目上我们有什么提高、突破,实际上也是在讲我们不光要注重金牌的数量,还要注重金牌的质量,包括精神层面的,这个层面的很多东西是在强调,但这可不是……

网易体育:一朝一夕的事儿。

李晖:不是我们说出来,有美好愿望就能做到的,因为我们有体制,有巨大的中国特色的体制。

网易体育:专业体育。

李晖:这个体制没有改变,我们的全运会是存在的,我们的奥运会、整个训练的这一套体制,全都在那儿放着不动,我看短期内更不可能。

这么庞大的机构和队伍存在,他们做什么?我们苦练四年,投入这么多,不为金牌?不可能。

网易体育:您的意思是,因为体制、因为方方面面牵涉的东西都没有改变,所以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能说理所应当,但是很难以避免的,我也想说,一下子改变体制可能确实很难,因为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我们总应该不断地、至少一点点地去努力,尝试着一步步往前走,去改变这种唯金牌论、为了成绩不择手段的做法,希望大家在痛定思痛之后考虑一下我们的专业体制、宣传口径,以前唯金牌论的思想到底是不是有问题,可能这对于中国体育来讲也是很好的契机。

李晖:没错,这是一个挺难得的点,百年不遇的点,可以用这个点作很多文章,但还有一个项目特点,可能只有羽毛球我们太强大了,还不如乒乓球那么……远不到,但像你说的,我们有三对,在小组赛时才有这种选择的可能,如果只有一对,她也没有什么选择的可能,就打去呗,实际上这也是让你产生更多幻想、念头的基础。

网易体育:是基础,但至少从我的观点来讲,我是不能认同这种“赢家通吃”的做法的,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因为你的官儿比我大,社会影响力比我大,你就可以开车横行不遵守交通规则,这就是一种赢家通吃的心态吗?

李晖:不是的,大家可能还不太了解,女子双打羽毛球项目,在国际上、在世界上,你看看现在其它国家,对女子双打的重视程度并不高,我们投入的力量和女单、男单是等同的,但在国外,基本上对男单男双重视一些,女双基本处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那种,这也是长期以来中国女双能够在世界上独霸一方的因素所在,在亚洲,像韩国、日本,可能还做得好一些,其它就没有了,但你说,就因为我们努力了、我们投入了,这几年我们辛辛苦苦的,和男子项目一样重视,我们的成绩上去了,你不重视,你就说为什么你们这么强大?收拾收拾你。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场鲜明,首先还是应该站在中国队这一边,这次做错了吗?的确错了,为什么错?可能更多的重点要放在这里。怎么说呢,不是外界的人帮助中国人解剖,而是中国人需要自我反省解剖,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这是最大的收获,也就不会觉得你处罚我我委屈了。

这种委屈为什么而来?也可以理解,有人问过没有?为什么她这么委屈?我想不光她们俩,教练也一样,辛苦了这么长时间,突然一下就这样了,我也注意到李永波说,我们对规则没吃透,其实李永波在回答这个话时也是带了一定的情绪在里面。

网易体育:是吃得太透了。

李晖:不管吃透吃不透,不管什么样,出现这种消极比赛的情况,你就是错,这一点上你是永远不能回避的,至于怎么处罚,重了,轻了,不管,你是不是错?错了你先接着,回头自己总结去,自己解剖去为什么会这样。

网易体育:刚才提到女双非常强大,我们看一张图片就知道中国女双到底有多强大了。

李晖:世界排名。

网易体育:是的。这是我们从世界羽联网站上选出的7月26号当时的世界最新排名,我们看一下,男单是林丹,陈龙、陈金排前四位,然后女单就更辉煌了,我们占据了前四,只有男双项目是一对韩国选手占据了第一,然后才是我们的蔡赟傅海峰,女双是于洋/王晓理,然后才是韩国的选手,这次一处罚,排在第一位的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选手就都出局了,这对于羽毛球来讲肯定是巨大的损失,很奇怪的是,我们来倒这件事情的逻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韩国这对选手为什么在对于洋/王晓理消极?因为于洋/王晓理消极,而她们为什么要消极呢?是因为田卿/赵芸蕾意外输给了对手,虽然赛制有问题,但按我们的世界排名和实力,都应该是小组第一,其实她们只有在决赛才有可能碰面,当然,比赛一定会有意外产生,田卿和赵芸蕾绝对不是故意输掉比赛,她们也不想输,确实是由于状态不好导致输掉了,但她们的意外输球才导致了蝴蝶效应,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问题球出现,包括韩国队选手和印尼队选手,也是由于这个韩国选手不得不赢了比赛之后,她们就都想输,事实上我也很能理解为什么韩国代表团和印尼代表团最后提出抗议,因为她们觉得这事儿基本属于吃中国队的挂落,她们并不是主动消极的。

李晖:还是要说道德和精神,如果因为对手这样你就这样吗?这不是借口吧,就跟中国队说因为赛制这样我才这样的。

网易体育:两个人直接对抗的比赛,两对选手,如果一对故意这么打,作为另外一边的我我想使力都使不上,我怎么积极,你都不跟我打回合球?

李晖:情况不是这样的,包括世界排名第三这一队,她也是要拼命输球,类似于我们的赵芸蕾和田卿输掉以后就迫使王晓理和于洋,不想过早碰队友,只有输掉,能选的话我干嘛选你?可能选你八强都进不去,如果不能选,那就得硬着头皮干,突然赛制活了,能选,那我干嘛明知是死也要往里跳呢?我练了四年,倒没想着为国争光,我对自己有个交待不可以吗?这个人打十次我赢他九次,正常的摆在这儿,你说,作为一个运动员个体,我们先不评价人格怎么样,她有多高尚、多崇高,一个很自然的反应,那我肯定选择容易打的呀,没得选,那就打下去嘛。

我们现在分析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些事情其实不该我们分析,制定规则的人当初想过没有?当然,我们不是指责因为规则所以才这样,我们是说有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再承认和接受,然后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世界羽联处罚的不仅仅是中国一对选手,三个国家,八名选手。

网易体育:而且韩国比我们损失更大。

李晖:损失先不说,至少证明了你这个赛制是失败的,在奥运会这么崇高、最高规格的比赛上你拿这样不成熟的赛制来做实验?谁把这个东西视同儿戏的?谁对奥运更不尊重?他本意可能没有想到,但至少这件事情现在出来的结果,证明我觉得世界羽联这些人……

网易体育:要自我反省。

李晖:是无能的。而且多年以来,我们看了很多,我们看到的可能是李永波炮轰!炮轰!不断炮轰,李永波很多炮轰里总爱说一句,以前叫国际羽联,现在叫世界羽联,这些人,他们根本不懂羽毛球运动,他在不懂的前提下做一些尝试、改革,对羽毛球可能带来的是伤害,或者本来原来挺好,现在为了照顾贫困地区的选手,好,我们改一下吧。改一下,看看能不能,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

网易体育:至少应该先找一届比赛来做实验。

李晖:也不是做实验,算都能算出来,不同的种子选手入位以后,分在几个小组,打出来的前两名才进到十六,随便用脑子想想,随便想想,它就有可能会出现提前碰谁不碰谁的问题,原来没有预赛这种说法,不是第一、第二位进来,你是第一,就是上半区的第一,你排名第二,就是下半区的第二,上下两个半区这么打打打,对着线下来,什么事儿都不用。

你这么一改,实际上你是把相对比较完善、完美的赛制体系给打破了。

网易体育:我也看到了一些说法,说这次的处罚是历史上最严厉的处罚,一下取消了八位选手的参赛资格,但我看,说为什么这次会这么狠,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历史上都曾经不止一次地打“默契球”、让球,其实是很多的,光在奥运会赛场上,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当时半决赛,叶钊颖输给龚智超,就是让球,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也是马丁让张宁,最后的结果是龚智超和张宁都拿到了冠军,我们也不纠结了,但李永波在多年后的采访中也证明了当时就是让他们让球,这次说挑战规则,是因为你长期以来就没把它当回事,这次终于把把柄送到人家手里,人家肯定会重罚你,这是一个历史机缘的结果。

李晖:我觉得没有任何关系,2000年的悉尼和2004年的雅典,我们这样看这个事情,中国队这么做,比如咱俩都是队友,为什么让你让给我?难道总教练跟你关系更好一些?或者是让少部分人得到更大的利益?如果不是,好,我们看看是为什么。

网易体育:只是胜率的问题。

李晖:龚智超、叶钊颖,那边的马丁已经进决赛了,这会儿考虑的是我们这队谁与马丁交锋胜率高,一比,龚智超啊,真让龚智超摆开了打,不见得谁赢谁输,但这是一场恶战,第二天决赛,受损的还是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作出这样的选择,我相信他的初衷点不是私利也不是私欲,那会儿我们那么多年受到的教育是什么?得金牌,为国争光,让国旗在奥运赛场上飘扬,国歌在奥运赛场上奏响,我们都忘了吗?

网易体育:但是一个有污点的金牌难道是我们需要的吗?

李晖:这不叫污点呀,怎么说呢,中国的这种体制,我们可以说有它的弊病,但也有它的优势和长处所在,可能国力不是很强,但能够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国外是松散的,可能不能做到这样,但我们之所以举一国之力做这件事,这就不是个人行为,它首先保障的是团队的利益、团体的利益。

网易体育:但是从……

李晖:从面儿上看,让球了,多不容易啊,都是运动员,干嘛这会儿非得让他让,这东西在网球上越来越难实现,因为走了职业化的路,训练也好、比赛也好,你有自己的团队,你自己花钱聘,你的训练安排整个是用你自己挣来的奖金来支付的所有开销,如果这个比赛好,你选择去打。

当这样的形势成为普遍时,再碰上,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凭什么让你啊?让你干嘛?

网易体育:你觉得是因为国家帮你负担了所有开销,所以国家在需要时你就必须听国家的指挥?

李晖:我觉得正常啊,不管什么情况下,说小了,中国队,为了中国队的荣誉;说大了就是为了中国,那不是往我李永波身上写,那是五星红旗,奏的歌不是我编的歌,是《义勇军进行曲》所以我就说,在这个基础之上,以这个为前提,他们所做的任何事情,我们用过十年、二十年的更潮流的思维方式来看待这个事情,不公平,因为他们生存、生活整个系列是这样一个过程。你不能说50年是这样,不说别的,就说这10年,实际上他前面的成长需要20年。

网易体育:刚才往回倒这两件事情,并不是说当时这些事情有多么可耻,我个人感觉,以胜率来说,你应该输,让给胜率高的,其实我觉得是有点不公平的,因为胜率只是概率问题,并不代表是一定的实力差距,能够打到半决赛的选手,我相信他们每个人全都有实力去获得奥运会的金牌,人为地让一方输掉,保另外一方进决赛,我确实认为很不公平,以我个人的观点,我宁可希望他们真刀真枪地打一局,打得非常精彩,最后很惨烈角出一个进决赛的,哪怕最后进决赛的输了,那也是真刀真枪的输。刚才您说不应该用今天的观点回头往前看,但我希望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以我们已经在2008年辉煌过的成绩,拿到金牌榜第一,已经觉得金牌不是唯一的民族精神振奋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重新考虑我们的将来,能不能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不再出现这种小心翼翼的算计,去考虑怎样才能占最大便宜,只有金牌才是一切……如果这些观点能够在未来慢慢消除,我想可能这会让更多人真正体会到体育的魅力和乐趣,而不仅仅是金牌的魅力和乐趣,我们这次看到太多拿了金牌就如释重负,拿不了金牌就鞠躬道歉的,感觉中国体育很累。

李晖:对,中国体育背负了很多超出体育本身含义的东西,这也是历史造成的。当然不是一句“历史造成的”就推卸,让球这事儿,我估计在八十年代那会儿,最著名的乒乓球就有让球。

网易体育:六十年代就有吧。

李晖:这个事情,小山智丽,后来加入了日本籍,让她让,但她没有让,她也拿到了冠军,但她这种做法,在当时那个年代,八十年代……

网易体育:举国批判。

李晖:对,这才多少年?30年不到,这证明社会在不断往前发展,文明程度越来越高,很多人能更理性地看待事情,我觉得这种理性好,但不能隔断来看,这批教练也好、运动员也好,咱们把话放这儿,乒乓球、羽毛球,我们在世界上好象确实水平很高,优秀运动员很多,但这两个项目在世界上并不是风靡、流行的项目,是人家不台中市的东西,我们做了,但职业这个程度做不到,它还得依靠国家从基层开始不断地投入、扶持,最后才拔尖拔到这儿,如果这种体制改变不了的话,一个大的团队,怎么说呢,集体的利益肯定会永远放在前面。

网易体育:在这件事情出来之后有一种观点,以前大家都在讨论乒乓球的生存问题,现在有很多人在讨论羽毛球的生存问题,有些人认为世界羽联之所以这次罚这么狠,也是希望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羽毛球依然是……

李晖:其实这个担心大可不必,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当时中国队拿了四块金牌,那会儿就不断有传言,当时是说奥运会要瘦身,承受不了那么多项目,选哪些项目呢?当时说乒乓球、羽毛球都被列入危险项目中,但我记得哪年开研讨,说这两个项目也作为提案交上去,但实际到现在没有一次,这两个项目还没有到朝不保夕的程度,你看乒乓球,中国包揽多少年了?它依然生存得很好,不敢说很好,但还是在生存着。

羽毛球更如此,为什么中国队似乎显得很强大?你仔细看看,我们的女双、女单撑起来了,男单、男双,到现在我们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在欧美,即使羽毛球在极度萎缩,但它的男子项目还是很强,那些担心中国羽毛球队会像中国乒乓球队那样,不要有这种担心,只要其它国家的人还在玩,男子项目,你就永远只有去跟人家玩儿命拼。女子项目,现在我们领先优势快二十年了,是因为我们重视,对手不太重视,有朝一日人家也重视了,可能你的优势一下子被拽下来,我觉得不该我们去操心,这是杞人忧天的事儿,它有呢,我们就好好看,你喜欢羽毛球不应该是拿金牌了才喜欢这个项目的,我不反对有这种人在,但你要真正喜欢这个项目,欣赏就足够了,不要再看到这样的垃圾比赛。

网易体育:李永波在中国羽毛球队这么多年,培养了这么多世界冠军,但李永波指导一直是非常个性、非常强势,也非常喜欢说话的教练,外界对他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我相信李永波的执教生涯有多辉煌,同样也会有很多人非常反感他,不知道在您和他的接触中如何看待李永波指导,包括他一手指导的很多让球、钻规则空子的情况,相信这场比赛没有他的首肯,运动员不敢打成这种样子,现在事情闹这么大,您怎么看漩涡中的李永波呢?

李晖:我从1988年,李永波还是运动员的时候就认识他了,采访羽毛球,1993、1994年,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李永波从运动员一直到副总教练、总教练,我们私人的关系也还不错,而且他这些年风风雨雨、起起伏伏我也经历了不少,不敢说所有事情都经历到了,但真正对李永波来说的个人大事件,这次算第二件,第一件是1997年,当时是队伍发生了一些内部矛盾,这次……怎么说呢,赶上奥运会比赛的规则,出了这么“肮脏”,或者说“低级”的事件,我觉得李永波要经受一个考验,但我相信以李永波的能力,还是会把握好,其实这个人非常聪明,他非常清楚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就像你说,有些规则,我们在研究、去利用,好象国外不研究、不利用,其实规则摆出来,它在那儿放着,一放就是四年,你看了吗?看了,我呢,天天看,那我肯定比你研究得透,李永波本身是非常聪明的人,他对所有的细节和准备工作都不会放过,他说“规则没有吃透”,实际上我觉得是带了一定的情绪,但是我想给他一点时间,因为这事情太突然了,你前面也说了,如果赵芸蕾她们那一对不输,这情况不会出现,中国队不主动求败,后面的情况也不会出现,一点引爆,后面拽出一片,事情就这么在突然间发生,李永波也好,这些队员也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这一天多时间,他们所有的反应都是比较直接的,还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自己想了一天多,可能就在自己那圈儿里转,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沉淀下来、安静下来,我想他们会同样出色,这些年带队拿到这么多成绩,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网易体育:您觉得这样的突发事件会对我们羽毛球队在奥运未来的征程有何影响,会不会我们的羽毛球大滑坡,还是他们反而被这件事情所激发起来?

李晖:我相信后面,从92、93年李永波这一波年轻教练接手时,当时中国羽毛球是处于低谷,而且是青黄不接,中间的队员基本废掉了,小的、年轻的又太年轻,那会儿压力多大?他们从那会儿一步步干起来,我印象特深,接手之后就是1994年的亚运会,当时中国在亚运会上共七块银牌,男女团体再加五个单项,那是什么样的压力啊?专机回来,人家好赖都是金牌,亚运会,不是全运会的难度了,当时在机场,我去的时候,李永波跟我说了一句,“七银里要是给我换一块金牌,多好”,你看那会儿多艰难?1994年到现在……

网易体育:还不到20年。

李晖:18年,他已经有这么辉煌的发展了,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他们有这样的能力,也有这样的实力,我想这件事要是处理得好,应该成为中国羽毛球队在伦敦奥运会羽毛球比赛中的强刺激,应该更能激发他们比赛求胜的欲望。

包括这次参加奥运会的人,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新人也不新了,拿了很多冠军在身上,可能奥运会是他们的渴望,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轨迹,现在突然强刺激,他们又恢复了,这在他们身上是一种耻辱,他们还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更强,我觉得只可能是这样的,能够激发他们的斗志,我觉得李永波在这方面不会有问题。

网易体育:那就是说,我们其实并不需要担心中国羽毛球队在伦敦赛场上的表现。好的,我相信这个突发事件对于中国羽毛球队、对于中国体育来讲都是一个反省的、重新审视自己的好契机,当然我们也希望像李晖老师说的,运动员在伦敦能够以这次事件作为强刺激,让他们更加努力地在赛场上证明自己,我想,真刀真枪打出来的金牌是成色十足的金牌,这也是所有体育迷、所有网友更希望看到的。

我们也期待羽毛球队能够在未来为我们捷报频传,好的,今天谢谢李晖老师,也谢谢网友们。

这不叫污点呀,怎么说呢,中国的这种体制,我们可以说有它的弊病,但也有它的优势和长处所在,可能国力不是很强,但能够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国外是松散的,可能不能做到这样,但我们之所以举一国之力做这件事,这就不是个人行为,它首先保障的是团队的利益、团体的利益。

————李晖

往期回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