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美国《时代周刊》在最近的一篇报道中称,在中国,对于许多奥运选

手来说,奥运是生计而非兴趣。事实也的确如此,中国在奥运赛场

占尽优势的那些冷门项目中,其运动员大多出身寒门。在中国社

会阶层固化的大环境下,他们只能通过奋力拼金牌才能让自己

出人头地,为此他们付出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牺牲。[详细]

纵观中国奥运代表团夺金后各路媒体的争相报道,我们发现,大多数的寒门选手都集中在奥运会、乃至整个体育界的冷门项目中。

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体操一共有8个项目的比赛。

数据酷:中国奥运年轮:六大梦之队豪夺近8成金牌。[详细]

奥运本身大部分都是难以职业化的冷门项目:26大项仅11项成功职业化

在早期的奥林匹克原则中,非职业化原则占有统治性的地位。而在现在的体育领域内,非职业化运动的一大特点就是运动项目偏"冷",换句话说,就是参与的人数与商业潜力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即使进入七十年代以来,国际奥委会对这一原则的态度和立场逐步有所转变,但是这也改变不了奥运会大多数项目都偏"冷"的事实。

2012年伦敦奥运会共设26个大项,总计300个小项比赛。而在世界上大约有近40多个国家开展职业体育,其中较成功的职业体育项目只有11个: 篮球、棒球、拳击、自行车、高尔夫、滑雪、橄榄球、网球、花样滑冰、足球、冰球。而像举重、跳水、体操等大多数奥运项目都很难实现高度职业化的目标,相对应的就是收入的有限。例如两届奥运体操冠军丘索维金娜,为了能够筹钱为儿子治疗白血病,从2002年开始就复出参加各种体操比赛,2012年,37岁"高龄"的丘索维金娜又出现在了伦敦。田径游泳在奥运会已经属于绝对大项,但贵为"外星人"的博尔特从"彪马"那一年得到的赞助费用是160万欧元,耐克给迈克尔·约翰的合同是120万美元。再看看伦敦奥运的一万多名选手做出的统计,前13名中,有七名NBA球员,而在足球方面,甘索、穆尼亚因以2000万欧元排名TOP10的最后一名。 [详细]

中国的优势项目集中在冷门项目上:中国四大梦之队都是非职业项目

2012年年初,天王级羽球选手林丹,远赴英国出席了被称为"体坛奥斯卡"的劳伦斯奖颁奖典礼。归来后林丹对记者表示:"感慨万千。只有参与过才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国际舞台。我们的传统优势项目有些并不具备全球性,可能别人承认你是世界冠军,也承认中国体育很棒,但并不代表我们身处最抢眼的位置上。"

再看看8月1日前中国军团在伦敦奥运会上取得的13枚金牌的项目:游泳3枚、击剑1枚、跳水3枚、举重3枚、射击2枚、体操1枚。这其中没有一个项目在国内开展了职业联赛,全部是国家供养的专业运动项目。其实何止是这些项目,作为中国奥运历史上的六大梦之队:跳水、举重、体操、乒乓球、射击和羽毛球,一共夺得了中国163块金牌(伦敦奥运会前)中的近八成。而跳水、举重、体操、射击四个大项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既无职业化的苗头也无群众基础,其中乒乓球和羽毛球虽然也在中国有职业联赛,但是显而易见,这样的职业联赛远远谈不上成熟。国内的羽毛球超级联赛也是反反复复举办、停办、举办。 [详细]

一位基层举重教练表示,中国的举重人口正在日渐减少,因为这项运动不是适合群众体育发展的项目。举重项目与经济水平不相称,经济越发达,练得人也就越少。

王明娟走上举重这条道路,绝不是因为兴趣。而是正如他父亲所言,是为了生计和活路。

伦敦眼:练举重的孩子。[详细]

冷门项目缺乏学校教育及兴趣普及 王明娟学举重只因“寻活路”而非兴趣

一位举重教练曾经介绍,北京拥有18个举重训练基地,但是“城里的孩子愿意练的几乎没有,选材只能从农村去找,不过现在的孩子愿意练的也越来越少。”的确,相对于篮球、乒乓球和足球等体育项目,很少有孩子学习举重、跳水和射击这样的运动。一方面是这类运动本身缺乏足够的娱乐性和团队互动性,另一方面是由于绝大多数普通学校缺乏必要的场馆和设施,孩子很难接触到这类运动。很多学校开设足球、篮球、乒乓球等课程,但开设射击、举重、跳水等课程的学校几乎没有。

所以绝大多数中国的举重、射击、跳水运动员,都是在体校中学习生活的,而且也极有可能时非自愿。王明娟夺冠之后,她的父亲说出了如下的一番话:"当初之所以送王明娟去体校学举重,只是为了给出生在农村的她找条活路。"这话听起来有些残酷,而且让人心酸,可在中国,这就是大部分"冷门"项目运动员走上这条路的真正原因。王明娟在夺冠之后自己也说道:“2009年全运会时我一度练得看到杠铃就想吐。”显然,王明娟坚持举重至今,并非爱好,更多是因为冠军。

身体伤害大+长期艰苦训练,但凡家庭情况较好的都不会送去练

一位基层举重教练表示,中国的举重人口正在日渐减少,因为这项运动不是适合群众体育发展的项目。举重项目与经济水平不相称,经济越发达,练得人也就越少。的确,据“举重之乡”石龙镇前体委主任的黄锦田表示:“培养一个优秀的举重运动员需要10年左右的周期,这对人们的耐心是个考验……很多家长认为举重要挑战人体极限,对小孩的身体伤害较大,加之训练简单枯燥,因此不愿意让孩子从事举重项目。”

不仅仅是举重,其实跳水也是如此。据《中国运动医学杂志》数据表明:在作为调查对象的50名跳水国家队员中,有15人眼底不正常,其中视网膜脱离有8人!专家表示:“水面对眼部的长期反复冲击,可能使眼球挫伤,造成视网膜水肿、变形或出血坏死。”包括郭晶晶和胡佳在内的多名冠军便出现了视网膜脱落的情形,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在此情况下,要不是万不得已,家长肯定不会让子女从事这样的运动。不过对于穷人家而言,举重和跳水这些项目并不需要如足球、篮球那般出众的天赋才能成为世界顶级,只要能从小吃苦,摘金夺银的希望还是很大的。[详细]

为了生计、而不是为了兴趣投身于奥运冷门项目,根本原因在于社会阶层的固化。这种固化,简单来说就是穷人家的子弟很难通过奋斗摆脱自己的处境,而富二代和官二代们单凭"拼爹"就可以衣食无忧。

相对于一般“屌丝”,官员子女在找工作方面,优势非常明显。

一名厦门体校举重队的小队员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读书都比较差,所以来练体育。”

中国社会阶层的固化让寒门子弟的出路太少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各阶层间的流动一直比较活跃,早先三十年的社会变化基本上都在政治领域发生。随后20余年,由于改革开放,社会管制总体而言走向宽松,从底层穿行到上层的人也数不胜数。不过近年来,似乎世袭制度已经基本上接管了这个国家的财富和权力传承秩序,社会阶层逐渐固化。“官二代”和“富二代”子承父业随处可见,虽然国家竭力避免这种明目张胆的世袭制度,但是一种新型的“云世袭”却应运而生:即A的儿子被B安排去接替C,B的儿子被C安排去接替D……如此错综复杂的利益链,已经完全将平民老百姓的子女拒之门外。

在过去的30多年间,高考一直是从底层通向上层的通道。但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象,注定这一通道的作用极其有限。而且如今高考的通道作用也在逐渐减弱,一方面是诸多权贵可以利用走关系、加入学校董事会等方式使子女进入名校,或者直接送往海外名校就读。另一方面是考入大学成为所谓的“天之骄子”,也无法对抗所谓的“萝卜招聘”等行为。如此总总,穷人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可谓难上加难。

【延伸阅读】简直:“云世袭”让高考成为唯一希望

“读不好书练体育”:体育是高考之外为数不多改变命运一条路

相对而言,体育便成为穷人孩子出人头地的一大依靠。首先,在中国大部分地区,体育特长生可以获得额外的加分,对他们进入大学学习有很大的帮助。就拿北京来说,虽然今年的高考体育特长生加分被"瘦身",但包括跆拳道,乒乓球在内的十项体育特长生均可以加20分。甚至少体校部分成绩出色的学生,只需要参加学校单独组织的文化测试即可升入中重点大学,不用参加高考。据业内人士介绍,在男子举重队,如果正式入选北京举重一线队,户口关系可直接落入北京。一线队有编制的队员可享受每月2000元左右的补助,二线队中成绩很好,但是由于中专未毕业未能正式入选一线队的可以享受600至700元的补助,其他的队员则要每月上交400元的生活费,这其中包括食宿和训练的费用。

而且一旦能够得到奥运金牌,那就是一劳永逸的效果。不但可以获得丰硕的奖金,而且还能加官进爵,2010年山东省体育局便一举提拔杜丽、唐功红、张娟娟等9名奥运冠军晋升副处级干部。另外,还有不少奥运冠军凭借自己在体育领域的出色表现,成功跻身上流社会,譬如郭晶晶,如今已是香港百亿富豪霍启刚之妻。而“跳水女皇”伏明霞,早已嫁给了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详细]

今时今日,奥运会金牌早已不只是荣誉那么简单,那些运动员夺得奥运会之后的怒吼是情感的宣泄,而他们振臂欢呼之后迎来的则是财源滚滚和加官进爵。

北京奥运会后,邹凯获得泸州市政府300万奖金,随后他在庆功表彰大会上依法纳税了60万人民币。

伦敦奥运会冠军李雪英的姐姐李雪久,曾经在2002年刷新了女子53公斤级挺举世界纪录,但这并没有让她收获太多名利。

获得金牌,意味着丰厚的奖金、铁饭碗、一夜成名

从1984年国家体委给予奥运冠军6000元奖励,到本届奥运会的50万元,仅国家奖励这项,28年来已翻了83倍之多。其实不仅仅如此,有人曾给北京奥运会的“三金王”邹凯算过一笔账,他获得的奖励主要包括,香港英皇集团的72万;曾宪梓体育基金150万;霍英东体育基金会1公斤黄金打造的“金牌”和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10余万;此外还有国家体育总局105万,四川省奖励的150万。如果加上泸州市的300万和温江价值120万的住房奖励,以及上企业代言费,邹凯应该得到的奖励已超过千万元。即便是那些在北京奥运会上仅夺一金的运动员也不乏被奖500万的,郭晶晶、林丹以及秦凯等人的奖金都在此列。

除了现金奖励,诸多奥运冠军还赢得一个铁饭碗。据统计,过去的185位奥运冠军中,有57位获得官衔。众所周知的邓亚萍自不必多说,前不久的黄穗事件也让人进一步了解了奥运冠军退役之后得到的照顾,而像黄穗这样的奥运冠军退役之后在各省市体育局任职的情况相当普遍,包括葛菲(现任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熊倪(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在内的诸多奥运冠军得主不仅得到了丰厚的物质奖励,还因此在仕途上得到了一定的上升空间。

银牌、铜牌、甚至非奥运的世界冠军都难比一枚奥运金牌

现在,众所周知的李雪英摘下了伦敦奥运会女举53公斤级的金牌,等待她的注定是财富和名誉,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她的姐姐李雪久早在2002年就已经在世锦赛上打破挺举世界纪录并最终问鼎冠军,但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得到参加奥运会的机会,如今已经退役的李雪久也仅仅是河南省一位女举教练而已。

2003年,曾经被誉为“亚洲第一大力士”的才力在自己33岁的年纪离开了人世,在1990年亚运会上夺冠的他因为伤病过早退役,最终因为没有任何谋生技能而潦倒一生。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后来又出现了艾冬梅变身街头小贩、张尚武街头卖艺、邹春兰澡堂搓澡的各种悲剧,而2006年的亚运会跳水冠军唐颖在退役之后在找工作时甚至遭遇各种类似性骚扰的无理要求,最终不得不接受营业员的工作,每月工资800元……他们的遭遇很简单,他们只是全国冠军、亚运冠军,还不足以引起广泛的关注。[详细]

当奥运成为一种生计时,我们或许不难理解那些奥运选手在失去冠军时的失声痛哭,因为在他们的生涯里,或许从来没有享受过体育本身带来的快乐。

订阅本栏目

 RSS

 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第602期:钢管舞的奥运会之梦
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第601期:全能战士:灭不了的热火?
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第600期:别拿“软蛋”否定勒夫
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第599期:朱骏欠薪质变:从赔钱到吸金
“玩命”的体育运动
第598期:“玩命”的体育运动
“吃人”的非洲足球
第597期:“吃人”的非洲足球
编辑:钟方亮 | 策划:专题策划组 | 撰稿:刘跃进 夏梓行 | 零度角微博
推出:2012.8.1
分享到:
| 体育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